<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奇才 > 第1050章 新的女王!
    阮英秀的夺权过程,顺利的让秦方都觉得意外的,尽管这件事完全是他在后面作为主导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阮英秀特殊的身份起到的便利了,谁让她的亲生父亲是原缅甸远征军后裔的领袖呢。

    或者说,完全是阮文忠自己给自己埋下的巨大隐患,他生前自然可以弹压,可现在他突然死去,这个隐患在秦方有意的挑拨之下,便立即爆发了出来,以至于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事实了。

    就这样,这边大势已定,基本上一切都会回到正轨,虽然阮英秀的这个身份或许名不正言不顺的,但这都不重要,只需要形成既定的事实就行了。

    阮文忠对于手下军队的掌控力度一直都很强,安朗政府方面不是没想过要夺权的,可惜谁来都没用,无非是白白送死而已。

    他这个安朗北方王可不是白给的……

    如今不过是换了一个人而已,虽说阮英秀在军中的声威远远达不到阮文忠的那个高度,但是作为女神一般的存在,她的支持者也是非常多的。

    再加上这些遍布于军中的缅甸远征军后裔的诸多军官的支持,就算是有人想反对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再说话的。

    “父亲……”

    就在这一切都瞬间平息下来之后,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呼天抢地一般的哀嚎声,只是那粗大的嗓门实在是太刺耳了,让人一听就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的。

    阮家的人也就那么多而已,阮文忠、阮有林先后挂掉了。如今也就只剩下阮英秀和阮英梅这两个了。

    而阮英秀就在眼前。外面那个粗大嗓门的,毫无疑问就是那号称人间极品的阮英梅阮二姐了……

    她来得似乎是稍微晚了一些,毕竟阮文忠的死也是太突然了,事先完全没有半点征兆的。

    从她得到消息,再赶到医院来,她的速度其实已经不算是很慢了……

    阮英秀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便立即迎着走了出去了。

    “二姐……”

    双方就是在医院的长廊上撞到了一起,阮二姐一看见阮英秀,那一双眼珠子都快要完全瞪出来了。似乎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尤其是她注意到,阮英秀的身后跟着相当多的人,基本上都是军中的各个层级的军官,以及她父亲阮文忠的贴身亲卫。

    看着这些人的样子,阮二姐这到了嘴边的话,都突然间顿住了,隐约之间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其实,她自己过来也不是一个人的,她也是带了不少人过来的,其中不乏一些军中的年轻军官。基本上都是曾经跟她有过**一刻,然后被她提拔上去的……

    只是这些人能够升官都是靠关系,准确一点是靠裤带比较松,真正的本事真没有多少的。甚至在军中的地位也是最底层的,连一些比较硬气的小兵都不鸟他们的!

    这些人往阮英秀这边的军官面前一站,那气势顿时就被挫掉了一大截了,眼看着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没办法,阮英秀这边的军官,虽然级别不一。或许有人的军衔比他们都要低,但是在军中的威望却很是不简单的。

    其实,这也是阮文忠当初的无奈之举,真正敢打敢拼的还就是这些来自于缅甸远征军后裔之中的,反倒是安朗本地人,翻脸咬人那是一等一,可真要到了打仗的时候。那都全是一帮孙子,所以他对于这些人也是爱恨交加的。

    不敢太过于倚重,也不敢把他们压制的太狠了,以至于军中的中层军官几乎全是他们的人……

    阮文忠还在世那自然是没问题,可现在一死,这些中层军官出来整事儿,还真没有多少人敢说一个不字的。

    至于这件事闹起来,军中的那些高层将领要闹点什么小动乱,只怕也调动不了几个人的……

    “小妹,你也在啊……”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阮二姐也不是那种蠢人,隐约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那一张丑脸上挤出了些许难看到极致的微笑,腆着脸跟阮英秀道了一声的。

    阮二姐这时候也拽不起来了,她最大的倚仗便是她的老子阮文忠,可现在阮文忠已经死了,手下的那些士兵居然都拥戴阮英秀成为新的安朗北方王……

    这让她嫉妒非常的同时,也是非常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阮英秀不是她的亲生姐妹,甚至因为黎耀南的死,阮文忠亲自下令将她丢进了水牢,这几乎是一个必死之局。

    可是阮英秀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一般来说,阮二姐肯定会叫嚣阮文忠是被阮英秀害死的,她大可以要求阮文忠的那些旧部将阮英秀抓起来,甚至是枪杀,然后拥戴她为新的女王……

    只是阮二姐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相比她们姐妹俩的名声,她绝对算是臭名昭彰的了,估计有不少人都恨不得杀了她才高兴呢。

    这时候跳出来惹事,绝对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的……

    这一点,只要看看阮英秀身边的那些军官的姿态就知道了,很多人的手都已经按在枪上了,似乎只需要阮英秀一声令下,便立即将她这边人全部开枪射杀了。

    “嗯!父亲……去世了!”

    望着这个丑的出奇的极品女人,阮英秀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的。

    阮二姐算是阮家最后一只血脉了,按道理是应该斩草除根,这样就不会有任何后患了……

    可问题是,两人相交十多年,虽然关系远远不算和睦,可多少也还是有些感情的,加上她的心性也没有恶毒到无视人命的那种程度,自然是下不去这个手的。

    “你去看看他吧……”

    最终,阮英秀还是没有动这个手,只是身子略微一偏,让出了一条路,让阮二姐进去看望那已经死去了的阮文忠了。

    阮二姐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独自一个人向着里面走了进去,那肥硕的身躯缓慢的走动着,显得格外的落寂。

    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在萝城可以呼风唤雨的阮家二小姐了……

    阮英秀没有在医院这边多做停留,只是深深的看了阮二姐一眼,然后便立即动身去了军营那边了。

    虽说主要的中层军官、以及阮文忠手下最精锐的亲卫都拥戴她成为新的安朗北方王,可这还是他们私下里做出的决定,军队那边还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这时候过去便是要平息军中的一切谣言,或是正式通报这样一个消息的,顺便也是要提前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一群人簇拥着阮英秀过去了,倒是没有人注意到,阮英秀的身边自始至终都跟着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子,似乎是她的贴身护卫似的。

    这个人当然就是秦方了。

    阮文忠一死,他自然也就可以“活”过来了。

    他是阮英秀贴身亲卫这个事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虽然闹出过阮有林带队抓他这样的一幕,但现在是阮英秀掌权了,以前的事情自然也就不需要在意了。

    没有人知道秦方在这件事里面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虽然很多人都怀疑阮有林、阮文忠这父子俩的突然死亡跟阮英秀有着很大的关系,但谁也不会愚蠢到说出来的……

    而事实上,哪怕是阮文忠的那些贴身亲卫都觉得这个事情似乎不太可能,因为他们几乎亲历了阮文忠、阮有林这父子俩的突然死亡的。

    先不说阮文忠,光是阮有林那离奇的死亡方式,已经被法医证实了是身中一种极为罕见的奇毒,并且这种奇毒跟降头术没有任何关系,也基本上可以排除阮英秀的嫌疑,……

    更别说当时阮英秀已经被阮文忠丢进水牢里面了,就算是出来了,也不可能接近阮有林的……

    有了这一批中层军官的支持,阮英秀的上位就变得容易了许多,基本上军中的那些士兵对阮英秀还是非常拥戴的,更别说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倒是一些高级军官、将领里面出现了不少很不和谐的声音,只不过没等这些声音形成规模,就直接被人扼杀在萌芽状态了。

    强权有时候就是需要血腥才能够完成的,比如这一次的权势的过渡便是这样的。

    有秦方这个人形测谎仪在旁边,谁说的实话、谁只是在虚与委蛇,他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

    那些个要闹事、或是不服阮英秀统治的高层将领,在暗地里要搞一点小动作,还没等他们开始准备,秦方便直接将他们给完全暴露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阮英秀也没有半点客气了,女王的气质一览无遗,直接以最为雷霆的手段将这样的危机完全扼杀了。

    连同这样的危机的根源,也是一起扼杀了……

    这一点,她倒是很有点阮文忠的气势了,对于这种潜在的威胁,她也是不敢有半点松懈和仁慈的……

    否则,一旦这样的威胁形成规模的话,哪怕是她掌控力不弱,却也是为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损失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