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皇道盟
    看到白骨真君的样子,张铁冷笑一声,打开囚室的门,走了进去,一声不吭,运指如剑,闪电般的在白骨真君的身上不同的部位点了十多下,然后就站在一旁。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装了一个月死狗的白骨真君那僵硬的身体就变得火红,然后就在地上扭动起来,随后白骨真君就醒了过来,大声惨叫,不断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在指甲在自己的身上抓出一道道的血槽,似乎整个人痛苦无比,犹如身在炼狱。

    “啊……你怎么会知道《龙蛇藏息**》的破解之法……啊……你到底是谁……”

    《龙蛇藏息**》,是大荒门的秘术之一,《大荒经》上有着完整的修炼方法和破解方法。

    这种秘法一施展,整个人就会进入到假死状态之中,在这种假死状态内,施展者无法感受到自己身体带来的任何异常,但却对周围的环境保持着敏锐的感知,同时整个人消耗的生命能量非常非常的低。

    《龙蛇藏息**》原本是大荒门骑士应急时候使用的秘法,一个骑士施展《龙蛇藏息**》,动辄可以在这种状态下保持数月,长的甚至可以保持几年,如果一个骑士不小心陷入到绝境之中,这个秘法可以让那个骑士在这个绝境之中坚持足够长的时间,等待救援到来,同时,这种秘法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可以让大荒门的骑士在被俘虏或者身不由己的时候,可以用这个秘法隔绝身体的痛苦和恐惧,顽抗到底。

    白骨真君正是准备这么做的。

    当然,在张铁面前,白骨真君施展的《龙蛇藏息**》只是班门弄斧。

    《龙蛇藏息**》很难被破,但是一旦被破的话,那么,它的整个作用就会逆反过来,施展秘法的人的生命能量开始急燃烧,整个人会感觉皮肤之内万蚁撕咬,瘙痒难耐,犹如蟒蛇蜕皮一样,情不自禁就会想用手把自己的皮肤撕开,来缓解那种痛苦和瘙痒,同时,秘法带来的身体的感知状态变得敏锐十倍,这个过程的痛苦也就会增加十倍。

    用燃烧生命能量的方式去体验十倍的剥皮的痛苦,这就是白骨真君这个时候正在经历的炼狱。

    《大荒经》原本早已经失传,破解《龙蛇藏息**》的秘诀,就在大荒经上,连白骨真君自己都不会,正因为如此,白骨真君才有恃无恐,但是,白骨真君做梦都不会想到,他在张铁面前施展《龙蛇藏息**》,在张铁看来,简直可笑至极,等到白骨真君明白张铁千机真君那千机两个字的外号到底怎么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张铁看着白骨真君像被放在烙铁上的水蛇一样的翻滚着,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自己把自己撕得衣衫褴褛,浑身鲜血淋漓,胸口,后辈,大腿之上,到处都是他双手留下的一道道的血槽,他身上的皮肤,许多都被他撕扯了下来。

    “啊……救救我……救救我……停下……快让我停下……”

    装了一个月硬汉的白骨真君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崩溃,整个人在地上打着滚,翻转哀嚎,涕泪齐流,整个人已经失禁,犹如烂泥,他的鲜血和失禁后的尿液混合在一起,弄得囚室的地面和他身上到处都是,犹如厉鬼一样,连乞丐都不如,《龙蛇藏息**》反转后带来的剧烈痛苦,足以摧毁那些意志最坚强之人的意志力。

    如果张铁不停下,那么,白骨真君最后会把自己全身的皮肤完全撕下来,接着会撕扯自己的肌肉,最后则自己掏空自己的五脏六腑,用世界上最痛苦的方式完成这个自杀的过程。

    张铁冷冷的看着白骨真君在自己面前哀嚎,眼中没有半点同情,一直到张铁感觉差不多了,他才开口。

    “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让你活下来……”

    “啊……你问……你问……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快停下……”白骨真君翻滚着,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他的一只手,已经把另外一只手的手臂处的皮肤撕下了一块,鲜血****,露出手腕皮肤下的肌肉和血管……

    “殿下是谁?”

    这个问题似乎越了白骨真君现在正面临的痛苦,这让白骨真君哪怕在巨大的痛苦之中都有了一些犹豫。

    张铁转身就走,根本不和白骨真君废话。

    看到张铁的一只脚跨出了囚室的大门,白骨真君终于彻底的崩溃……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白骨真君翻滚哀嚎着,“殿下是太夏的三皇子……轩辕无极……”

    虽然张铁早就预料到那个所谓的殿下,极有可能就是太夏皇室之中的一员,但是,直到听到白骨真君亲口承认,张铁还是心中巨震,感觉囚室之中的温度陡然冷下来了一些。

    前段时间在轩辕之丘的时候张铁就听说过这个三皇子,整个太夏皇室之中,能有资格和轩辕长缨争夺皇位,让轩辕长缨都感觉有威胁的皇子,就只有两个,这两个人,一个是三皇子轩辕无极,还有一个就是九皇子轩辕烈。

    “那日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幻影骑士是谁?”张铁不敢完全肯定白骨真君这个时候说的是真话,所以又问了一个问题,算是试探。

    “啊……那个人是齐州水银堂黄家的太上长老烈火真君黄柏涛……”

    张铁接着又问了黄家和齐天门的两个问题,都是试探,白骨真君不知道黄家和齐天门现在已经覆灭,就把黄家和齐天门的情况都说了出来,都是真话,没有撒谎……

    看到白骨真君没有说谎,张铁又用手指在翻滚的白骨真君的头上的一个部位点了一下,白骨真君十倍的痛苦,在这一下之后,就差不多减少了一成,让他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你们为何会听从轩辕无极的命令?”

    “……因为轩辕无极……是皇道盟的领袖……我和黄柏涛都是皇道盟的成员……”

    皇道盟,这三个字对张铁的冲击,远远过白骨真君刚刚暴露出来的轩辕无极的身份。

    “皇道盟的宗旨是什么,当初的大荒门覆灭,是不是皇道盟做的,你的驭兽之术,是不是来自大荒门的经典,除了你们之外,皇道盟中还有什么人?”张铁的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死死的盯着白骨真君,感觉白骨真君那句话,瞬间就在他面前揭开了一个惊天的序幕和阴谋,在连续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张铁又在白骨真君的身上点了一下,又让白骨真君的痛苦少了一成,有了回答的动力……

    “……皇道盟的宗旨是让轩辕无极成为太夏人皇……当初南疆大荒门的覆灭,还是血魂寺的覆灭……都是皇道盟做的……我的驭兽秘法也是来自皇道盟从大荒门缴获的秘籍……除了我们之外,皇道盟的势力遍布太夏,其中支持皇道盟的,就有太夏六大宗门之中的太乙……”

    话说到这里,正在地上翻滚的白骨真君的印堂中间,突然飞出一个奇异的蓝色符文,那个奇异的蓝色符文从白骨真君的印堂之中飞出,电光石火的刹那,几乎就是千分之一秒内,张铁感觉到不远处元素深渊的四大元素就往那个符文汇聚过来,充实到了那个蓝色的符文之内,随后那个蓝色的符文一下子下沉到了白骨真君的眉心之内,整个白骨真君的脑袋,一下子就爆炸开来,这也让白骨真君想要说出的关于下面的话一下子戛然而止。

    几点鲜血飞到了张铁的脸上,张铁没有去擦脸上的鲜血,而是看着一下子变成一具无头尸体的白骨真君,犹自游戏不敢相信白骨真君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刚刚那个从白骨真君眉心之间飞出的符文,在那个符文飞出之间瞬间汇聚在符文之中的四系元素,这一切,是显得如此不可思议。

    不知什么时候,海勒已经站在了张铁的面前,脸色凝重。

    “这是极强的秘法威力,是一种类似精神契约的诅咒,这已经是法则力量的展现,那个秘法的符文种子就藏在白骨真君的识海的最深处,连我也都是在那个种子跳出来凝聚四系元素的时候才现,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黑铁之堡与主世界是隔绝的,这个隔绝就相当于一个时空屏障,正是这个时空屏障,延迟了这个精神契约的诅咒的爆时间,让它晚了那么两分钟,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在这个人意志崩溃,开口想要回答你的问题的时候,它就已经爆了……”

    海勒平静的解释着。

    “这就是说,如果在外面的世界,我根本不可能从他的嘴里问出任何东西?”

    “是的!”海勒点了点头,“控制那个符文的法则之力非常强,这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甚至无法察觉自己的识脑袋里被人藏了一个定时炸弹……”

    张铁看着那具狼狈无比的无头尸体,突然叹了一口气,“我突然有些后悔了,这个时候,我宁愿我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当初就应该把这个家伙一锤给碎了,一了百了,有时候,傻子才是最幸福的……”

    白骨真君的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但听在张铁的耳朵里,其实已经算是说出一半来了,太乙玄门就是皇道盟之中的一员,太乙玄门居然已经卷入了太夏皇室的皇位之争,支持轩辕无极成为太夏人皇,这实在太令人惊心,如果轩辕大帝知道太夏六大宗门胆敢卷入到太夏皇室的事情,那绝对要天下大乱,而更让人心惊的是,除了太乙玄门之外,六大宗门之中是否还有别的宗门卷入,张铁也不知道,因为按照白骨真君刚才的语气,他完全可能在说出太乙玄门的名字之后,跟着来一个“和”字……

    除了几大宗门之外,地方上的豪门大族和各个门派卷入的又有多少,皇道盟凭什么收买了这些人,让这些人敢放心卖身投靠,这些都是问题。

    怪不得大荒门那样强,都一夕之间就覆灭,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强到让张铁都有些心寒。

    ****!

    张铁这个时候,心里也只有这么一句话了……

    海勒也叹了一口气,“堡主大人也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我也只能暂时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了!”张铁沉默了一阵,只能无奈的开口说道。

    “堡主大人还是要尽快恢复实力,甚至是尽快进阶苍穹骑士,这才是最保险的……”

    ……

    第二天,张铁从闭关的密室出来的时候,白素仙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打扮得漂漂亮亮,就等着张铁今天早上出来和她一起返回南疆了。

    “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白素仙看了张铁一眼。

    “没事,大概是昨晚太用功了……”张铁无奈的揉了揉脸。

    “走吧,我刚刚已经和捧山真人他们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要送行了……”

    张铁看了看,现果然没有人来送行,捧山真人他们没来,燕飞晴和郭红衣更没有来,他也只能点头,“好,走吧!”

    白素仙露齿一笑,直接拉着张铁,两个人飞到了早已等候在天空的张铁的那艘皇室级的飞舟之上,然后就让飞舟往南疆飞去。

    “这飞舟太招摇了,为什么不用别的?”上了飞舟,张铁问白素仙。

    “就是这样才好,你看到那些上门女婿,谁第一次到老婆家里不装点下门面?”白素仙妩媚一笑,直接拉着张铁的手,把张铁带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起了门来。

    “啊,你要干什么?”

    “从这里到南疆坐飞舟都要一周,你现在又不能修炼,难道你打算这么长的时间就在飞舟上呆!”白素仙说着,在张铁面前转了一个圈,拉着裙子,摆出一个可爱的姿态,“你看我美么?”

    “等到晚上行吗?”

    “不行!”白素仙说着,就走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张铁,用牙齿轻轻咬住了张铁的耳朵,“燕飞晴是不是怀孕了,我也要孩子……”

    (未完待续。)8

    </br>

    </br>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