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道之权色撩人 > 第069章 站队
    实因上架初期急需订阅。【 |我|搜小|说】

    ***********************

    坐在陈忠的身旁,唐天宇一阵苦笑,原本想回夏余镇处理公务,没想到yin差阳错遇见了谭林静,并遇上了老酒厂。事情解决之后,陈忠暗呼,唐天宇不愧是自己的命中贵人,只要他在身边,果真是万事大吉,任何事情都会转危为安。难得见到了唐天宇,陈忠哪里肯让唐天宇离开,拉着他便上了车,又要与他拼酒。

    陈忠知道今天的这件事情,如果唐天宇不在现场,就算事情能够解决,那也不会这么轻松。陈忠暗道唐天宇如果去做刑侦,那一定比自己做得还要出se,唐天宇心细如发,观察能力很强,尤其是在寻找线索的时候,经常能够抓到问题的关键位置。

    陈忠并不知道唐天宇的特别之处,或许是重生的缘故,凡事会不由自主地抽身出来待问题。视觉不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就不同,这一切就显得唐天宇很特别。

    被陈忠死命地拽着,唐天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推不过,便跟着陈忠来到了大三元休闲中心,王洁妮见唐天宇又折回来吃了一惊,听陈忠讲了方才遇见的事情,她轻轻地拍了拍高耸的胸脯,掩口笑道:“原来是这么一番波折,我还以为你怕我虐待你妹,故意回来监督我的呢!”

    陈忠被王洁妮这一笑,惊艳得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了一眼唐天宇感觉自己有点失态了,他心中暗叹这王洁妮跟半年之前已经有了大变样,所有的变化都是从唐天宇进入夏余镇开始。虽说王洁妮不承认和唐天宇有情侣关系,但陈忠与唐天宇、王洁妮关系不错,几次接触,从一些细节发现唐天宇跟王洁妮直接绝对有着些猫腻。[ 无限升级]

    男人和女人有时候眉目传情,自己是万万发现不了的,但是旁观者清。陈忠知道王洁妮这惊世骇俗的媚笑,并不是笑给一般人的,只有面对情郎,才会表现出来。陈忠对王洁妮如今也是很欣赏,知道这寡妇如今光鲜亮丽的背后,过往却是艰辛无比。

    “丹妮,她还在房间里面么?”唐天宇也是心细如发的人物,从陈忠若有所思的表情中猜出了些门道,虽然不想隐瞒两人之间的关系,但觉得转个话题比较好。

    “是啊,好像在倒时差呢。对了,你这个妹妹,可不能到处乱跑啊。”王洁妮在前面引路,回头笑道,“完全就是一个狐狸jing,不但勾引男人,还勾引女人,我见了她都想保住她亲上两口。”

    “胡说什么呢?”唐天宇摆了摆手道,心中却想,这秦丹妮长得的确太妖孽,还是得好好地照顾,不能让她到处乱跑。

    坐在包厢内,王洁妮帮着点了几个菜,便婷婷袅袅地出去了。

    陈忠吃着花生米,轻声问道:“你跟老板娘这是……”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她是我的女朋友。不过她好像不太赞成公开,所以没有承认。”唐天宇淡淡笑道。

    陈忠心中却是心思百转,他虽然是一个大老粗,但在官场上也混迹了多年,知道凭唐天宇这相貌与才气,找一个有地位和背景的女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若是跟王洁妮在一起,会不会影响他的前途?当然,这话陈忠不会说出来。

    陈忠不再跟唐天宇纠缠王洁妮的关系,便说起如今陵川的乱势,他皱眉摇头道:“我现在在陵川的ri子不好过啊,谁都我不顺眼,想把我踢出去。”

    唐天宇狐疑道:“按照现在县里的情况来,凌安国落马,杜江书记和谭琳静县长之间的关系还处在亲密期,一把手和二把手相安无事,你又怎么不好过了?”

    “新局长马坤不太懂基层的工作,跟常务副局长申容和关系闹得很僵。我这没地位的副局长自然要几处受气。”陈忠摇头道。

    唐天宇对马坤还是有所了解的,原本是市组织部长的秘书,被安排到陵川来历练,过一段时间再回市委很有可能会在重要部门担任一把手。因为在市里关系足够硬,所以下县之后,处理工作的时候,难免会有骄纵之气。那申容和本来以为周宏下台之后,自己担任局长那是板上钉钉之事,没有想到半路冲出一个程咬金,被马坤抢了自己的位置。

    两人斗得厉害,其他人要嘛变成靶子,要嘛变成了枪。陈忠不太喜欢站队,更是里外不是人,所以局里面的脏活累活丢人现眼的活儿,一股脑地全部丢给了他。陈忠虽然上去大大咧咧,但并非天生的受气包,酒一多,便在唐天宇面前疯狂地吐槽。

    唐天宇听陈忠将县公安局的情况说完,他用手指敲了一下陈忠那有些微凸的脑袋,摇头道:“现在两方人马之所以折腾你,其实是因为你不站队的缘故,想要解决问题,你必须要站队。”

    “站队?马坤和申容和都是俩二*逼,屁股都不干净,跟着他们早晚得倒霉。”陈忠酒喝多了,或许在唐天宇的面前,便有些口无遮拦。

    “你个鸟人,以后说话还是得注意一个词,祸从口出啊。”唐天宇夹了一块菜,轻声道:“站队,不一定要站他们两人的队。你得从县委那些常委中入手,找到根深蒂固的,然后扎稳脚跟。”

    “那些常委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谁会得上我这个大老粗?”陈忠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倒不是谦虚,陈忠的名声在陵川县的确不是很好。

    “此一时彼一时。凌安国被撂倒之后,常委必定会有所变动,想要巩固自己的力量,必定要选择奇兵。你,身上有奇兵的潜质。”唐天宇不急不缓地说道,这架势颇有当年在商场上指点江山的味道了。

    陈忠原本就很听唐天宇的话,见唐天宇说得信誓旦旦,不由深信,放下了酒杯,询问道:“如何站队,还请唐镇长教我!”

    唐天宇不说话,用筷子的尾端沾了酒水,在桌上写了两个人名,陈忠指了指其中一个,唐天宇笑着摇了摇头,在旁边写了一个“虚”字,陈忠恍然大悟,不由得竖起了拇指,笑道:“果真比我得长远。”

    唐天宇摇了摇头,道:“不过是你身在局里,我身在局外罢了。”

    陈忠心中郁结释然,不由得酒兴更浓,便多喝了几杯。喝了约莫八两白酒,陈忠拍着唐天宇的肩膀笑道:“唐镇长,你知道么,我师父曾经说过,我会在三十二岁的时候遇到自己的命中贵人,如今来便是你了。”

    唐天宇笑道:“没想到你这人还挺迷信的。”

    “不是迷信啊!你过我的身手吧?这都是我师父所教。我虽是侦察兵出身,但与我那师傅相比,简直就是三岁小孩。我曾经过他出手,寸许厚的红砖被他用一根手指头就给洞穿了,真心让人不得不佩服啊。”陈忠谈到了自己的师父,便有话讲,“我师父就是一个世外高人,当年给我的那些判语,一一都实现了,神人啊,神人……”

    酒后醉话,唐天宇当然一笑了之,见陈忠着实喝多了,便喊来王洁妮安排人将送进了房间。

    唐天宇自觉自己酒量见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他今天喝了八两白酒,却只是身体有些发热,暗叹果然酒量都是酒缸里泡出来的这句话当真不假。

    他心中念着那从天而降的秦妹妹不知如何了,便起了身,直奔秦丹妮的房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