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圣手镯 > 第二二六章 假亦真时
    铁匠铺的面积不大,只有半间铺面的大小,乒乒乓乓的声音从里面不停发出,好在路面足够宽敞,斜对面的柳苑倒是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这里并不是什么繁华地带,因为一座狩猎场的存在,更加拉低了周围的商业气息,所以能够看得出,这间铺子也只是小本买卖。

    三五个大汉正光着膀子汗流浃背捶打着铁器,看到一个衣衫整洁的客人突然进来,其中一个中年汉子擦了擦两颊的汗水,哈着腰笑道:“先生是要打兵器吗?”

    白衣青年摆了摆手道:“我是来找人的,听说你们这有个老头是个万能通,我有些事情想要找他打听一下。”

    听到他说明了来意,那名中年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对身后几名铁匠道:“竟然还真有人来找哈库里那个疯子……”

    几名铁匠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见到他们这副神情,墨大卫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这也未免太过无礼了。

    中年男子见到他脸上有些不悦,立刻解释道:“先生您不要生气,小的并非是在嘲笑您,实在是哈库里那个疯子真不值得您相信他,我劝您还是回去吧。”

    墨大卫的脸色这才好了些,不过他还是坚持道:“不管是不是疯子,至少也要先见一见才不会留下遗憾,还请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中年铁匠见没办法劝阻,便只好回答道:“他整天疯疯癫癫的,这会儿应该是跑出去玩了,等到晚饭的时候应该会来铺子里,若是您不介意的话,那就在这里等一下吧。”

    墨大卫点了点头,淡淡道:“我还是出去等吧。别耽误了你们的生意。”

    他刚想要转身离开,却被那名中年铁匠拦住道:“我们这里也没什么生意,先生您在铺子里等就行了。我去给您倒杯茶。您自己找个板凳坐一下。”

    说完他转身回到铺子里,其他的铁匠也没有大惊小怪。说笑一番后便接着干活了。墨大卫扫了眼这间小小的铺子,终于确认了刚刚的中年汉子并没有恶意。

    普通的铁杯,里面放了一些茶叶,中年男人脸上带着几分憨笑,将杯子递给了白衣青年。可以看得出,他虽然是个粗汉,但也懂得人情世故。

    在嘈杂的铁匠铺里。墨大卫与中年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也渐渐知道了一些关于哈库里的事情。

    首先这个老头确实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个修炼者,并且修为等级还不低。至少在白银级别以上,因为按照中年汉子的说法,早在他爷爷的时候,这个人便来到了他们铺子。

    “他跟您一样,也是个外地人。不过这些年呆下来,本地话已经说的比我还顺畅。大概是六十年前,我爷爷与他成为了至交好友,并且叮嘱我们家世世代代都要侍奉他。”

    他脸庞被火炉映得通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本来我们的日子过非常平静,也没有什么人打扰我们,不过自从哈库里说出治疗大公主的办法后,一切就都变了……”

    接下来,他解释了一下关于大公主的事情。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当时大公爵的姐姐——大公主阁下身患重病,举国上下束手无策之际,卢森大公决定颁告天下,只要有人能够治好大公主的病,便可以获得二十万金币的重赏!

    而当时中年汉子的父亲刚好在为铁匠铺发愁,他们已经没钱续租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哈库里消失了,三天之后他回到铺子,直接掏出了二十万金币给中年汉子的父亲。

    靠着这笔钱不但让他们不但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店面,更是还清了许多年欠下的旧账。不过幸福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多久,接着烦恼的日子就接踵而来了。

    因为这件事情,哈库里的名声一下子传了出去,无数达官贵人出现在他们这间小小的铺子,都是来找哈库里来治病或解惑的,起初哈库里还能应付一二,不过传闻却越来越邪乎,几乎将他吹捧到与上古先知一样的地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哈库里忽然疯了,整个人说话开始神神忽忽,渐渐再也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于是这个疯子便开始被人渐渐遗忘了。

    中年汉子说话的时候一脸遗憾,不过眼神中却偶尔会闪过一抹狡黠。不过他隐藏的很好,白衣青年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不过哈库里的身影却依然没有出现。墨大卫已经站起身来,在铺子打量了一段时间,又来回踱步几番之后,终于开始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中年汉子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停下了手上的活,对着他劝道:“哈库里那个疯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如先生您先回去,明日再来吧。”

    墨大卫却坚定道:“实不相瞒这位大哥,我这次来找哈库里前辈是有要事讨教,并且情况比较急迫,所以一天都不想再耽搁了。”

    中年汉子听到他这番话不禁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终究是拿起了手中的铁锤,继续开始敲打了起来。

    又过了许久后,天色彻底黑了下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直站在铺子外面凝望空中皎月的墨大卫立刻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视野里,面容略带几分苍老,不过头发倒是一丝不乱,这一点让墨大卫不禁有些失望,看来这个人也应该不是“疯子”哈库里。

    那名老者走到铁匠铺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里面大吼道:“普尔!饭做了好没有!老头子已经饿了,快要饿死了!快要饿死了!”

    接着他好像是突然发现了墨大卫一样,立刻大叫道:“这个穿白衣服的人是谁?难道他也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中年汉子摇了摇头道:“哈库里,这个人是来找你问事情的,你能不能不要大喊大叫……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你吃了!”

    哈库里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门口的白衣青年,两个眼睛里忽然放出精光,极为猥琐道:“又有人来送钱了?!想要问东西也行,不过要给先给我十个金币!”

    墨大卫仔细观察了他一阵,心里总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沉吟了片刻才道:“金币好说,只是希望前辈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

    那名老头连忙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只要你给我金币,什么问题我都能回答你……”接着他又故作神秘道:“小兄弟你不知道吧,我可是曾经救治过大公主的人,天底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他说话的样子活脱脱像是一个神棍,仿佛是巴不得骗钱一般。但是墨大卫心底却闪过一丝明悟,他立刻答道:“那就多谢前辈了。”

    他右手探入金币囊内,直接数出了二十枚金币递了过去,淡笑道:“这些钱还请前辈收下,若是不够的话在下这里还有。”

    谁知道那猥琐老头将金币接过去之后却立刻变了脸色,他略带遗憾道:“小伙子你误会了,我只是说收你的金币,却从来没说一定会回答你的问题。”

    接着他极为得意地晃动着手中的金币,对中年汉子道:“普尔!看看这是什么!金币!我都跟你说了几百遍了,这天底下总会有这样的傻瓜,可惜你从来都不相信!哈哈哈……”

    普尔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铁锤,一路小跑到墨大卫的面前,极为尴尬道:“先生您千万别和这个疯子一般见识,我现在就帮您把钱要回来……”

    墨大卫脸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他依然淡笑道:“普尔大哥您客气了,这些小钱还不至于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只要哈库里前辈高兴,那一切就都值得了。”

    哈库里的脸色稍稍变了一下,不过立刻就掩饰了过去,他没有继续理会墨大卫,而是低着头走进了铁匠铺,一脸悻悻道:“真没意思,赶快吃饭!”

    普尔歉意地看了眼墨大卫,低声道:“真是抱歉先生,这个老头就是一个疯子,您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墨大卫却饶有兴趣打量了他两眼,似是而非道:“既然普尔大哥觉得在下没有诚意,那我也不勉强,不过明天我还会来,希望您到时候会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说完他淡淡一笑,翻身上马飞奔离去,只留下一脸错愕的普尔站在原地。半响之后普尔忍不住揉了揉下巴,低声喃喃道:“没想到竟然被他识破了,到底是哪里出了破绽……”

    当他再次转身返回铁匠铺子里的时候,原本那些一直默默打铁的铁匠立刻停下了动作,齐刷刷靠拢成一排,好像是在等候他的吩咐。而原本疯疯癫癫的哈库里也挺直了身躯,再也没有了半分猥琐的样子。

    普尔眼神微微眯起,淡淡道:“看来没能骗过这个小家伙,卢森公国终于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他话音落下,背后一阵冷风拂过,原本孤零零挂在两边的门板“砰”的一声自动关上,所有火炉再也刹那间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