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盘龙 > 第三十五章 目标,混乱之领!
    风吹拂,吹动了林雷的发梢,而林雷本人安静地坐在着眼睛静修着。心灵跟那大地,跟那风完全契合。

    “哗哗~~~”林雷感觉到在地底深处,那炽热的岩浆在流淌着。

    “呼呼~~~”林雷感觉到天空中风速的改变,高空的风很疾,不过帝都中府邸内的风却小的多,风的变化,一切映在林雷心里。

    ……

    林雷很享受修炼,每一次领悟,每一次突破,都是灵魂的一次升华,都是心灵的一次蜕变!

    那种感动,让人心颤。

    “武神当初说的可能是正确的,集中精力沿着一条路修炼。大地法则浩瀚无边,而这‘大地脉动’应该是其中比较高深的一种。”林雷看得出来。

    那黑德森跟自己同样是领悟大地法则,走的路跟自己却不同。

    可自己的震动波攻击,却明显比对方要更高效!

    “咚!”“咚!”大地那奇特的脉动又将林雷完全吸引了,林雷再一次沉浸在感悟中,努力地解析着其中的玄奥。

    xxxxxx

    自从林雷跟黑德森一战后,林雷已然成为整个玉兰大陆公认的最巅峰的强者之一,已经跟黑德森、光明教皇、黑暗教皇等一批人并列,在帝都赤炎城中,巴鲁克家族的地位也愈加的超然。

    显然,虽然名声大,也没什么人敢来打扰林雷。

    “每一次去领悟,都有不同的感受。”林雷睁开了眼睛。脸上也不自禁地有了一丝笑容。林雷心底也惊叹:“连大地脉动,都如此的玄奥深不可测,那‘大地法则’又是如何的浩瀚呢?”

    也难怪,达到神域那么的艰难。

    连武神如此了不起的人,达到下位神五千多年,依旧是下位神。

    “哥!”沃顿、巴克五兄弟跑过来了。

    “知道你们几个过来了。”林雷笑着站起来,感悟大地脉动,当沃顿几人走来,林雷自然也感觉到。

    众人吃完午餐后。

    “赛斯勒。”林雷直接起身。对着赛斯勒笑着招呼一声,带着赛斯勒来到自己庭院,二人相对坐下。

    “林雷大人,有什么事情吗?”赛斯勒疑惑询问道。

    林雷表情很复杂,叹息道:“赛斯勒,你对我巴鲁克家族的事情应该知道了吧。”赛斯勒在这伯爵府这么久,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赛斯勒当即点头。

    林雷淡漠道:“我父母都死去,罪魁祸首就是那光明教廷。当日。我离开赫斯城就发誓,终有一日要将光明教廷连根拔起。”

    赛斯勒也知道林雷这个目标。

    林雷看向赛斯勒:“我知道,我自己的实力处于稳步提升中。特别是加上贝贝、黑鲁,以及巴克五兄弟……我有自信面对光明教廷。我准备,开始对付光明教廷!”

    “开始了?”赛斯勒一惊。

    林雷要正式对光明教廷下手?

    “林雷,我们的实力虽然算是强。可是那光明教廷根基也很坚实……”赛斯勒连忙劝说道,他虽然也想毁掉光明教廷,可必须明智。

    林雷微笑摆手道:“不。我当然不急着跟他们正面对决。”

    “我听你上次谈到混乱之领,说光明教廷对那很看重?而且在那实力很强大?”林雷继而询问道。

    赛斯勒可是八百多岁了,当年在混乱之领也生活了很久。

    “当然看重!”

    赛斯勒详细说道。“林雷,根据我对光明教廷地了解。他们除了要献给光明主宰纯洁的灵魂外。光明主宰需要的就是足够的信仰!信徒越多,信仰才越多。光明教廷一直高喊,让主的光芒照耀更广阔的大地,其实就是这个目的。”

    林雷微微点头。

    赛斯勒扳着手指说道:“林雷。整个大陆,比较混乱的地方,也就极东大草原。混乱之领,北域十八公国!”

    “其中,极东大草原,连连杀伐,草原骑兵以残忍著称。骨子里有着好战地血液,他们怎么可能信仰光明教廷?草原勇士们的本性,决定了光明教廷根本不可能在那成功。”赛斯勒侃侃而谈,“至于北域十八公国,那北域十八公国,实际上是信奉冰雪女神的。”

    “冰雪女神?”林雷对于北域十八公国的确不太了解。

    “对。”赛斯勒点头道,“虽然北域十八公国相互争斗,可冰雪女神殿在北域十八公国,有着绝对的掌控力。而且冰雪女神殿深不可测……加上,冰雪女神殿也没野心,一直蜷缩在北域十八公国。光明教廷,自然不会去惹这个大敌。”

    林雷笑了。

    林雷一直有些疑惑……北域十八公国,是处于黑暗之森北方的。他们唯一接壤的国家就是‘奥布莱恩帝国’。北域十八公国,也就相当于一个行省多点。以奥布莱恩帝国的国力,要征服不难。

    可为什么不征服?

    林雷现在明白了,看来是跟冰雪女神殿有关。

    “这两个地方不可能,只剩下混乱之领!”赛斯勒感叹道,“混乱之领,非常地乱。乱的可怕。”

    “怎么个乱法?”

    赛斯勒感叹道:“第一,当年统计过,混乱之领一共四十八公国。当然这是当年统计的。这混乱之领,战乱频繁,每过几年,公国数目就变了,或许现在有五十几个。或许有四十个。难说。这是第一个乱。”

    “第二乱,是周围环境。他们分别跟奥布莱恩帝国、罗奥帝国、极东大草原毗邻,这三大势力都打他们地主意!”

    “第

    光明教廷、黑暗教廷也一直妄图征服混乱之领。在这两家实力最强。影响力最大。两大教廷天生对立,彼此争斗不休。”

    林雷听了感叹,混乱之领,这样如果还不乱,就没天理了。

    “还有第四乱!”赛斯特感叹道,“在混乱之领的北方就是浩瀚地黑暗之森,黑暗之森中的魔兽,比魔兽山脉也少不了多少。每数十年,或者十几年。都会有一次魔兽浪潮……无数的魔兽,从黑暗之森中冲向混乱之领。那不是一般地惨啊!”

    林雷脸色一变。

    魔兽暴动?

    神圣同盟经历过‘毁灭之日’,林雷知道大量的魔兽冲出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那绝对是末日。

    “当然,虽然说是魔兽浪潮,不过数目不可能像‘毁灭之日’那么可怕。”赛斯勒笑道,“黑暗之森涌出来地魔兽,大多是中级、低级的,高级的很少。而且数量虽然多。可是混乱之领那时候,各大公国都会齐心合力,还是能够将魔兽杀干净地。”

    林雷心中了然。

    高级魔兽少,那破坏力就低得多了。加上数量应该远不如神圣同盟那次。破坏力也就不算太可怕。

    “林雷,跟原来神圣同盟不同。这黑暗之森的魔兽浪潮,不是只发生一次。而是数十年,或者十几年,就发生一次了。这种频率,也使得混乱之领也无法和平下来。”赛斯勒感叹道。

    林雷暗叹。

    这四大原因,的确是使得混乱之领会不断地乱下去。

    “公国虽然小。可是四十八公国加起来,领土就大了。混乱之领,绝对赶得上奥布莱恩帝国一半。甚至于,混乱之领,跟如今的神圣同盟应该相差无几。”

    林雷也点头。

    神圣同盟经过‘毁灭之日’。领土只有过去的三分之二。加上奥布莱恩帝国本来就是领土最大的一个帝国。

    混乱之领,能赶上奥布莱恩帝国一半,也赶得上如今的神圣同盟了。

    “如此大的领土。自然让光明教廷眼热。光明教廷、黑暗教廷在那里地高手都很多,根基也很深。”

    林雷听到这,却笑了。

    一个跟如今的神圣同盟相差无几的领土,光明教廷会派出多少人?

    “如果光明教廷有二三十个圣域强者,他最起码会派出五六个,或者七八个圣域强者在那边吧。”林雷心中暗道。

    圣岛中,绝对是光明教廷最强高手的聚集地。

    而混乱之领中的强者,应该不是最顶级的。

    “等我弟弟大婚,我们便出发去混乱之领。”林雷看着赛斯勒,微笑道,“对光明教廷的战争,就从混乱之领开始。”

    毁掉光明教廷在混乱之领数千年的根基,绝对会让光明教廷气地发疯的。

    “混乱之领?”赛斯勒眼睛亮了,“好!”

    林雷微微一笑,要在混乱之领拔掉光明教廷经营数千年的根基,绝非一年半载就可以地。

    “一边修炼,一般对付他们。等灭掉了光明教廷在混乱之领的人马,我人形状态估计也踏入圣域了,那时候对‘大地脉动’的理解,肯定更高。到时候……也可以直接跟光明教廷对战了。”

    林雷心中有着一个很清晰的计划。

    按部就班,不急不躁,一步步将光明教廷连根拔起!

    xxxxxx

    沃顿当初说了,不等林雷、黑德森大战结束,他无法开心地跟尼娜去大婚。而现在他们已经定下婚礼日子——9月15日。

    而如今,已经进入九月,伯爵府、皇族,都开始准备这一场大婚了。

    婚礼宴会,可是要比订婚那一次要隆重的多。

    伯爵府,林雷地庭院中。

    “林雷,我们的船队要回玉兰帝国了,我也要跟我老师回去了。”迪莉娅看着林雷,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原本微笑的林雷笑容一下子凝滞了。

    知道迪莉娅要走,林雷不由地心中一痛。

    迪莉娅跟自己相处的这几个月,应该是林雷这十年来最轻松的一段日子,每一天自己都是充满笑容的。

    “要走了?”林雷挤出一丝笑容,“那祝你一路顺风。”

    迪莉娅却笑了,她看得出来林雷心里舍不得:“不过,我又跟我老师说了,让老师他先回去,我就以私人的身份,在这继续留着。”

    “啊。”林雷哭笑不得。

    “你不高兴?”迪莉娅眉头蹙起。

    “高兴,高兴。”林雷连道,旋即林雷郑重看着迪莉娅说道,“迪莉娅,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迪莉娅期待地看着林雷。

    “等我弟弟大婚后,我应该会去混乱之领。”林雷说道。

    “哦,那我也跟去。”迪莉娅毫不犹豫地说道。

    可就在这时候,几道兴奋地大叫声在远处响起,几道身影快速地冲到了林雷庭院门外,盖茨那大嗓门第一个响起:“大人,我四哥他也突破,达到九级了!”

    巴克五兄弟中,出现了第四个圣域了。

    “又一个圣域?”林雷脸上情不自禁浮现笑容,这巴克五兄弟的确是很容易给人以惊喜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