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先见之明
    三十五万两白银,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忽悠我吧,三十五万两啊,将近二十吨的重量,哪是那么容易拉走的,你以为是开卡车的?

    徐渭见他神色,便知他不信,无奈的摇摇头,苦苦一笑说道:“起初老夫也不相信,但此事乃是山东八百里快马亲自报来,皆是忠诚可靠之人,由不得我们不信。何况,谁会拿这掉脑袋的事情开玩笑?”

    见老徐急得脑门子上直冒汗,林晚荣神色渐渐的变了。三十五万两白银不翼而飞,妈的,这是断了李泰大军的粮饷啊,没了这些银子,还跟胡人打个屁啊,直接饿死得了。

    江南的税银,林大人的酒楼出力不小,虽然对苛捐杂税颇为不满,但总不能把老百姓的血汗拿去喂贼吧?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向来只有老子抢别人的银子,还没有人敢抢我的呢。

    “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昨儿个怎么还没听说?你禀告皇帝了没有?”林晚荣小心翼翼问道。缺了这三十五万两白银,李泰就得歇着,胡人趁机南下侵入中原,再加上内部的不和谐,大华就真的是岌岌可危了。只是老皇帝现在身子骨弱,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

    “事情发生在前天夜间,昨日夜里山东快马才将消息送到,除了山东那边,便只有你知我知了。皇上那边,现在还没有得到机会禀报。”徐渭看他一眼道。

    前天夜里?那不就是老皇帝遇刺的前一夜?这边皇帝遇刺,那边粮饷被劫,阴谋,大大的阴谋!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徐为什么不急着禀报皇帝,反而先来和我说?就算银子被抢了,也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吏部副侍郎,在我前面站队的还有几十个呢,何况吏部和银子完全不挨边啊。

    徐渭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叹了口气道:“不是我刻意向皇上隐瞒,实在是此事体大,一个不小心,便要有成百上千的人头落地啊。何况,这件事又是发生在山东——”

    “山东?山东怎么了?”林晚荣奇怪道。

    “这事出在山东,出在济宁。”徐渭微微一叹,满脸的茫然。

    “济宁?你是说洛凝?哦。不是,是洛敏?”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同时心里暗自惭愧。为什么老子每次首先想起的就是女人,其次,才是正事呢?

    “是洛敏还是洛凝都无所谓了。”徐渭苦笑道:“在济宁境内出了事,又是三十五万两银子的大案,若你是皇上。你会怎么办?”

    林晚荣心里打了个冷战,摊上这事,没得说。老洛小洛都完蛋,可怜我的凝儿小宝贝,还没来得及享受人间最快乐的事,就要香消玉殒,不行,绝不能允许这件事发生。想到这里,他才明白,老徐顶着压力暂不上报,那是在为洛敏争取时间。是在救洛敏全家的命。

    “现在你明白了?”徐渭的笑容里满是苦涩,他在帮洛敏不假,代价是他自己的身家性命。

    林晚荣竖起大拇指,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讲义气!老徐,你够哥们,我代我老丈人谢谢你了。”

    “我与洛兄相交多年,现在他遇到难事,我怎能袖手旁观?再说了,现在不是什么谢不谢地问题,关键是怎么追回银子。”徐渭摇摇头,长嘘口气:“遇上这事,洛兄远在济宁,老朽身边无一个可商量之人,唯有林小兄你了。小兄弟你博学多才,智计百出,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今天一早便在这里等你了。”

    老徐的马屁功夫都上来了,林晚荣点点头道:“徐先生,我又不在现场,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遥控断案啊。不过,我林某人平时喜欢糊弄,关键时候绝不忽悠,洛凝是我女朋友,洛敏是我老丈人,老丈人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能找到银子还好,若是找不到,我林某人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救凝儿一家——徐先生,到时候找你借个十万八万的,你可不要吝啬啊。”

    徐渭一阵愕然,林小兄的嘴巴真大,开口就是十万八万,别说是我,就算是皇上老爷子,要一下子拿出十万,那也绝非易事。不过像林小兄这样的敛财高手,又是酒楼又是香水的,身家数十万是不成问题的。

    林晚荣笑着打了个哈哈,与老徐胡侃一通,释放了一下心中的压力,凝儿要救,家财也不能丢,否则,老子以后怎么养活这么些老婆啊?为什么每次都要遇到两难的事,做男人,真他妈不容易。

    “林小兄,你看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徐渭愁眉不展的说道。他是户部尚书,如果这三十五万两银子真的寻不回来,筹备饷银的任务还是要死死压到他头上,反正是跑不了的。

    “眼下这事,我们也慌不得。徐大人,下面就要委屈一下你了。”林晚荣满面正色说道。

    徐渭疑惑不解的看他一眼:“委屈,如何委屈?!!”

    林晚荣牙一咬,哼了一声道:“你现在就进宫去,将事实如实向皇上禀报,一字一句,老老实实,什么都别落下。”不管老皇帝刚才是真的在斩人还是玩虚的,估计听了徐渭的消息,不真斩两个,那是绝对不会消火的,但愿他能撑得住。

    徐渭倒抽了一口凉气,难怪林小兄说要委屈我了,这不是一般的委屈,是要命的啊。皇上昨日受了重伤,今日又得到这个消息,到时候到底会出现个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林小兄,我现在禀报了皇上,那洛兄他——”徐渭脸色苦闷问道。

    你想瞒,你瞒得住老爷子吗?他是八爪鱼,触角无数,什么东西能瞒住他?林大人摇摇头苦笑道:“徐先生,你跟随皇上多年,你觉得皇上这个人怎么样?”

    徐渭是皇帝身边的第一策士,对皇帝知之甚深,闻言微微一叹,简简单单四个字概括:“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说的好。徐先生,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连昨夜你与苏姐姐缠绵了几次,皇上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相信吗?”林晚荣嘻笑着说,脸上却满是正经之色。

    徐渭老脸一红,再一细想,脸色却是黯然下来:“我明白小兄弟的意思了,皇上耳目无数,这件事是绝对瞒不过他的。既如此,老朽就向皇上如实禀报好了,若皇上真的要立斩洛老弟,我就算舍了这一身性命,也要救洛老弟一家。”

    林晚荣摆摆手,缓缓踱了两步,才转身道:“先不要说的这么光棍,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你去禀告皇帝老爷子,就说我林三打了包票,二十天之内,一定把银子寻回来。”

    “二十天?这个是不是太晚了点?”徐渭疑惑的看他一眼说:“过二十多天,李泰大军都要出发了。”

    靠,这老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跟皇帝说二十天,他就会准我二十天吗?这个就是市场上买菜,若他只压缩我一半的时间,那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徐渭哦了一声,终于明白了过来,继而道:“可是,若是在规定的期限内寻不回来呢?”

    “寻不回来?”林晚荣苦笑着摸了下鼻子:“老实说,后果我还没想过。最差的也就是我砸锅卖铁,唉,我好久没数我们家的银票了,也没看巧巧记的帐了,不知道最近的收入是正还是负。***,我官职太小,没人给我送礼,要不然,三十五万两银子还不是轻轻松松?徐大人,你要是不想我找你借银子的话,你就跟皇上说,让他升我的官,我只贪三十五万两,别的就不要了!”

    老徐哈哈大笑,与林小兄一番话下来,只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仿佛世间已无任何难事可以难倒他们。

    “那就这样说定了,老朽这就进宫去,哦,对了,林小兄,你何不与我一起进宫,凭皇上对你的赏识,没准可以多延迟一段时间?”徐渭信心满满,似乎凭他在皇帝跟前的面子,一说一个准。

    林大人嘿嘿笑道:“你以为我傻啊,去见皇帝等着挨骂的事情也干?”

    徐渭一愣,好小子,这不是骂我嘛,见怪不怪,也懒得与他计较了,便笑道:“那你做什么去?”

    “我的事情很重要。”林大人满脸郑重之色,喃喃说道:“我去看看杜修元练兵练的怎么样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真太他妈有先见之明了!仙子啊,我的好宝贝,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看杜修元练兵?这也算是正经事?什么先见之明,什么仙子,搞不明白林小兄在说什么,徐渭摇摇头,大步一迈,进宫面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