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仙子的发现
    正文第三百九十二章仙子的发现

    回到营帐中的时候,洛凝正在收拾打理,见了他的情形顿时大吃一惊,急急拉住他的袖子:“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哦,刚才走路太急,不小心摔了一跤,落到坑里去了。”林大人眼也不眨,笑嘻嘻的说道,心里却在回味着徐小姐的妙臀酥胸带来的舒爽味道。

    “掉坑里去了?”凝儿上下打量他一眼,显然不太相信:“大哥你走路一向龙行虎步,今日为何这般不小心。瞧你这一身的泥水,快点换下来我为你洗洗。”

    有个老婆就是爽啊,什么都不用操心,林大人嘻唰唰的脱掉外套,连带着内衣一起扔掉,洛凝脸儿一红,嗔道:“大哥坏死了,谁让你脱的如此干净,难怪徐姐姐说你脸皮厚呢,咦,这是什么?”

    她目光聚集到林大人颈上,只见那里红通通一片,印满一排整齐而干净的牙印,还有些淡淡的唇彩,在灯光下看的甚是分明。

    “哦,掉坑里的时候,不小心让刺猬咬了,没什么大不了,明日就好了。”林晚荣急忙捂住脖子,嬉皮笑脸说道。

    “哦——”洛凝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纤纤玉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笑着道:“原来是让刺猬咬了,刺猬咬人倒是百年难得一见,大哥的运道着实让凝儿羡慕不已。不过有一件事凝儿颇觉奇怪,怎地芷晴姐姐方才回来之时也是浑身湿透,满身泥泞,大哥,她难道也掉到水坑里去了,

    这丫头聪颖灵慧,想要瞒也瞒不过,林大人哈哈笑了一声腆着老脸道:“可能吧,那水坑大的很。掉下十个八个的不成问题。凝儿,有热水没有,几天没洗鸳鸯浴了,思念的很,不如今晚我们就共浴吧,顺便大哥再教你一个新鲜玩意儿,叫做推油,很有创意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虽然明知道他是借故转移话题,但听相公如此调笑。洛小姐即便内心火辣也不敢应言,洁白修长的脖子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嗔道:“莫要胡说,芷晴姐姐便在隔壁,小心叫她听着,还不羞死人了?”

    羞人,羞人个屁,她刚才还为我做了个“胸推”呢。比你更放得开,林大人嘿嘿一笑,不再言语了。

    吩咐几个军士烧好了热水,先给隔壁的徐小姐送去几桶,洛凝便服侍大哥洗浴起来。

    春雨春夜,深闱红妆,阵阵的热气升腾,将凝儿如玉的脸颊映衬的娇艳欲滴,便似抹了上好的胭脂一般。林大人心里骚痒,自桶里伸出手去在洛小姐身上一阵摸索,处处柔软滑嫩,就像抚摸一匹上好的丝绸。

    我的小凝儿的皮肤。不比那徐长今差啊,林大人摸得心旷神怡,大手前引,正覆在她酥胸上轻轻一按,洛凝嘤咛一声娇躯发软,含羞瞅他一眼:“大哥,莫要如此作弄凝儿,凝儿承受不住。”

    见这妮子眼神媚的似要滴出水来,林大人心如火烧,正要去拉她,洛凝咯咯一笑着避开:“大哥莫要作怪,先洗完才是正经。”

    二人嬉闹一番,虽是行军途中,却有一种别样的乐趣。洛凝细细擦洗他的背膀,见他脖子里那一排牙印深深入肉,顿时心疼地抚摸一阵,嗔道:“这到底是谁做的好事,怎么下的了如此毒手?”

    林大人泡在桶里,舒服地喘了口气,双手在水面上拍了一下,朵朵水花溅在洛凝身上,引得凝儿一阵娇呼。

    “凝儿,你还不相信大哥么,你看大哥我是会吃亏的人么?”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脸上泛起一股荡笑:“那刺猬咬我一口,我却拔去了她身上的刺,我们打平,谁也不吃亏。”

    洛凝当然知道他的性子,天底下能叫大哥吃亏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不过能将大哥弄得如此狼狈,那人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二人卿卿我我抓抓摸摸,好不容易洗完,洛凝娇声道:“大哥,我去隔壁看看芷晴姐姐,她身子弱,又淋了雨,可别染了风寒才好。”

    想起徐芷晴那倔强的样子,林晚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道叫凝儿去看看也好,免得那丫头胡思乱想。他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从百宝箱里找出跌打药酒递给洛凝:“徐小姐脚扭了,你去看看吧,顺便给她抹点药酒。我再叫人弄些姜汤,你们两个都喝一点,去去寒气。这春雨连绵的,没个三五天停不下来,照顾好身体才最要紧。”

    洛凝甜甜一笑,抱住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羞涩道:“相公,你真好!”

    林晚荣嘻嘻笑着在她柔软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老公当然好了,尤其是对我的凝儿小宝贝。你去跟你徐姐姐说,要她多向你学习,学习你的温柔可人、火辣多情,那样才能找到我这样的好老公。”

    洛凝咯咯娇笑,美目白他一眼,小臀一扭,风情万种的去了。

    前方有险情,胡不归率领着人马不断向前推进,每隔半个时辰都会派人回报,却一直未发现敌人的动静,就连那放烟火报信的斥候也不见了踪影。林晚荣心里有些着急,躺在床上睡得甚不安稳,仿佛前面有一件天大的祸事在等着他。

    洛凝这丫头去了徐芷晴帐中,过了许久也未返回。凝神细听,只闻隔壁帐篷里传来两个女子轻轻的说话声,还不断有娇笑声飘过来,也不知道这两个丫头在说些什么,竟会如此开心。

    林晚荣迷迷糊糊睡到半夜,忽觉一只柔软地小手轻轻推动着自己,一个娇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醒醒,你快醒醒!”

    “凝儿。你回来了,快些钻进被窝,大哥给你暖暖。”林大人睡眼惺忪的翻了个身,一把将那女子搂进怀里。一阵幽香扑鼻而入,这身体柔若无骨,摸着甚是舒服。

    “你找死!”那女子怒斥一声,手中银光一现,正中林晚荣臀上。

    “啊——”林大人似是**着了火般从床上一弹而起,怒吼一声道:“谁扎我**?来啊,拖出去重打一百大板——”

    那女子白衣如雪,淡淡扫他一眼,静静立于帐中一动不动,对他的威胁,便似没听见一般。

    “是你?”待到看清那女子的绝色面容,林大人睡意瞬间全消,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盯住她不放:“神仙姐姐,好久不见了,小弟甚是想念。来,抱抱!”

    宁雨昔轻身一闪,躲开他的熊抱,秀眉微微扬起,漫不经心道:“你不是要打我板子么?怎地,改变主意了?”

    “哪能呢?”林大人脸上泛起一丝**:“打神仙姐姐板子。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怎么干得出来的,要打,也是我亲自来打啊。哇,仙子姐姐,几日不见,你白衣胜雪,长发飘飘,静静立在我帐中,便如贞子临世,让小弟弟心脏噗通噗通乱跳,真乃神仙中人也。”

    宁雨昔可不知贞子是谁,不过听他话意,应该是称赞自己,想来那贞子也应该是天上的仙女吧。被人恭维惯了,宁仙子也不以为意,望着他一笑:“我不是神仙,倒是林大人你,却越来越神了,便凭这一张嘴,便可翻江倒海,叫人不得不服啊。”

    “过奖过奖,”林大人眉开眼笑:“小弟弟俗人一个,只是混口饭吃,养家活口而已。哪比得上神仙姐姐你,仙子一般的人儿,不食人间烟火。对了,神仙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来山东走的匆忙,还以为你没有跟上来呢。”

    他边说话,便往宁雨昔身上打量,心里却甚是懊悔,若早知是她,老子刚才假装未醒,手上加劲直接把她推倒,那多省事。这宁仙子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似是比徐小姐还要胜上几分啊。

    “我‘玉德仙坊’一言九鼎,既是答应要保护你周全,自然不会置你一人于不顾。这一路跟随你到山东,你又是撒网又是捞银的,动静可不小啊。”宁雨昔似是没见着他的目光般,神态安静,缓缓言道。

    见了宁雨昔那安定祥和的神态,林大人心里颇是纳闷,这宁仙子到底是什么做的,长得漂亮,一年四季都穿白衣倒还罢了,为何这一路下雨,别人都淋得像落汤鸡似的,她孤身在外行走,身上却无丝毫泥泞,就连雨点也没溅上一滴。怪了!

    “原来姐姐与我一路相随,生死相许,情比金坚,不离不弃,小弟弟实在太感动了。”林大人感激涕零,关怀道:“外面天冷,怕是冻坏了姐姐。快请被窝里坐一坐,小弟与你叙些知心话。”

    宁雨昔柳眉一扫,轻哼了一声:“休要卖些口舌之利,你若不想死的话,便跟我走。”

    “跟你走?到哪里去?”林晚荣一惊:“雨昔,你把话说的清楚些。我最近欢爱过度,头脑一时还不清醒。”

    这人天生就是一个无耻坯子,宁仙子秀眉一拧,不由分说,拉住他袖子,便往外行去。此时才是三更天,夜色深沉,雨滴不止,徐小姐的帐篷里还有些弱弱的灯光,想来是凝儿还在与她说话。

    方一出帐,雨滴夹着寒气扑面而来,林大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见宁仙子一言不发往前急行,他急忙停住脚步道:“雨昔,你要带我到哪里去!这外面又是雨水又是泥巴,我才刚刚洗澡换过衣服的!”

    “闭嘴!不准再叫我雨昔!”宁仙子脸带薄怒,纤手一扬,一根银针正刺中他**。林大人哎哟一声轻哼,心道,每次都扎我**,看来神仙姐姐也是美臀爱好者,与我倒是同道中人。

    宁雨昔带住他衣袖,身如青燕般随风而起,足不沾地,在连绵地帐篷顶上踏雨疾行。

    林大人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既然宁雨昔能够如此轻易踏进我的营帐,那别人也一样可以。若是敌人中有这样武艺高强的人物,老子岂不立刻完蛋?***,保卫力量还是太弱了啊。幸亏雨昔是我的人。

    他脸色瞬间变得严肃无比:“宁仙子,请问天底下,能够如此轻易进出我营帐的,除你之外,还有多少人?”

    宁雨昔傲然一笑:“天下之大,可视十万大军如无物的,唯两三人耳。除我之外,安师妹或许可以。怎么,你怕别人来行刺你?”

    听说能杀进来的不过两三人,其中两个还与自己有些勾搭。林大人心情立即转好,嘻嘻笑道:“来杀我我也不怕,有仙子姐姐保护呢。姐姐,小弟弟真的很脆弱,你一定要时刻待在我身边哦。”

    宁雨昔微微一叹,摇头道:“真不知青旋怎会看上你?若她想选婿,天下奇伟男子多的是,为何偏偏选中你?”

    听她说起青旋,林大人立即怒火中烧,冷笑一声道:“宁仙子,青旋可比你有眼光多了。这世间男子千千万万,能与她贴心的唯有我林三一人而已。你脚不沾地,高高在上,如何能体验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

    说到青旋,便捉到了林三的痛脚,他脸色黑的像炭一样,连调笑宁雨昔的心情都没有了。

    世界总算清净了,见他不说话了,宁仙子淡然一笑,和这家伙斗智斗力都甚是劳神,搬出青旋便万事大吉,莫非真有万物相克之理。

    宁仙子白衣如雪,柔美的身影快如一道闪电,拉着他一路急行,竟是上山而去。有了这武艺高强的女子在身侧,再也不用担心掉到泥里,比起与徐芷晴一起上山多了些安全感,却少了许多温馨。

    若是徐小姐得知我半夜不见了,也不知会是个什么心情,该是拍掌欢呼吧,林晚荣摇头笑了一下,侧脸往宁雨昔看去,只见宁仙子长发飘起,如玉俏脸闪烁着一层淡淡萤光,映照的她的脸颊甚是美丽动人,撩人心扉。他安静了一会儿便心里骚痒,偷偷伸出手,顺着衣袖往宁雨昔皓腕摸去,刚要触及,便闻一声微哼,宁仙子手中银光一闪,银针迅捷飞至。林大人眼疾手快,匆匆收回鬼爪,便觉一阵凉风划过,那银针又落回了宁仙子手中。

    林大人嘿嘿奸笑:“我只是你做个实验,仙子姐姐不要介意。经过我这一摸,终于验证了仙子姐姐反应奇快,武功高强,小弟弟跟在你身边甚是放心。”

    “嘘——”说话间,宁仙子地脚步停下,纤细白嫩的小指竖在唇边微哼一声:“不要说话。”

    他二人此时立身处正在山顶之上,奇石嶙峋,突兀挺拔,景象甚是雄伟。这山顶却是一处断崖,自中间处一分为二,两边各伸出一截,相距数十丈。两边断崖光滑陡峭,甚难攀爬。这断崖之下,便是万丈深渊,冷风吹过,呼呼作响,叫人胆战心惊。

    林大人站在断崖边,往下一探头,视线还未触及多远,便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他浑身发冷,咬紧牙关,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仙子姐姐好情致,三更半夜拉我上山来,难道是要与我一起看星星吗?”

    宁仙子看了他一眼,轻抚耳边秀发,淡淡道:“你怕么?”

    “站在万丈悬崖边上,我要是不怕,那我就不是人,是鬼了。”林晚荣大方承认:“可是仙子姐姐,你半夜拉我到这里来,只怕我没有被敌人刺死,先要被你吓死了。”

    “难得你诚实一回。”宁仙子点了点头微笑道:“吓死?你只有这么小的胆子么?欺负人家徐小姐的时候,我见你胆子比天还大呢。”

    宁仙子武艺高强,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什么事情想瞒过她自然很困难。林大人心里忽然一阵兽血沸腾,既然仙子姐姐什么都知道,那我与凝儿进行“后进式”的时候,她是不是也躲在一边偷偷观摩学习呢?

    有此一想,心里仿佛有几百只蚂蚁一起爬过,骚痒难耐,正待开口,忽听宁仙子道:“你看,那是什么?”

    宁雨昔手指的地方,正是对面断崖的峭壁处,离崖顶数十丈的距离,盘旋的官道正从下方不远处经过。

    “什么东西,我没有看到嘛!”林大人眼光溜达了一圈,远处情形甚是模糊,看的不太清晰。凝神一阵,便见对面悬崖光滑陡峭难以攀爬,宁雨昔所指之处,却似有点点的萤光透出。那光芒极弱,若不是他目力超强,又经得宁雨昔指点,绝计看不出那里有什么异常。

    “岩洞?”这一次他看清了,那光亮透出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岩洞,洞口小,地形隐蔽,又位于陡峭的悬崖半腰,几乎无人可以发现。

    “你们派出去的斥候,有几队怕是找不到了。”宁雨昔语气中带着平淡,俏立于石壁之上,微风拂动她的长发,恍如莅世的仙子般缥缈动人。

    “你怎么知道?”林晚荣一惊:“你见过他们?”

    宁雨昔没有回答他的话,微微一叹道:“见没见过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们发射了烟火,让后面的人提高了警觉,斥候的任务完成,他们也算死而无憾了。”

    她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小纸袋丢给他:“你看看,这是什么?”

    揭开纸袋,一阵呛鼻的味道扑面而来,袋里装着细细的灰色的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林晚荣抓起一把,仔细抚摸一阵,脸色陡变:“火药!这是火药!***,这是火药!”

    听他口出粗俗,宁仙子眉头一皱,看他一眼,点了点头:“总算你还有些见识,这的确是火药,一般人可不认识。”

    “仙子姐姐,这火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林晚荣神情凝重,眉头紧锁,心里压上了一块重重的大石。

    见他满面忧色,宁雨昔没有回答他的话,笑道:“还记得我方才说过的话么?不想死就跟我走,我是否骗你?”

    “好吧,雨昔,你对了。”林晚荣嘿嘿一笑:“请你告诉我,这火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宁仙子恼怒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在这样关键的时候,那家伙一定会出言阻拦的,她心里想道。走了几步,并未听到有人出身,她偷偷回头,只见林三站在原处不动,正在朝她微笑。

    “仙子姐姐,你有走的权利。不过,万一我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十几个老婆还有兄弟,就会到处宣扬,‘玉德仙坊’欺世盗名,言而无信,唉,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林晚荣挤眉弄眼道。

    “小人得志!”宁雨昔暗哼了一声,神色恢复正常,平静道:“我比你早不了几刻到达这里。这火药是在对面山崖上发现的,似是一些残留,只是不知道他们弄些火药做什么。对面岩洞里的匪徒甚为警惕,我无法靠近,又担心有变,便下山寻你去了。”

    ***,这次可真是多亏了宁仙子啊。敌人藏在一个如此隐蔽的地方,一般人很难搜寻。前面派出的斥候,定然是因为偶然发现了这个岩洞,才被灭了口。

    不过,这些匪人要火药做何用途?这一点火药能做什么?难道是烧火烤野鸡?

    眼光落到那透着暗光的岩洞上,他想了想开口问道:“仙子姐姐,你说匪徒藏身这岩洞,他们是如何下去的?”

    “这有何难?”宁雨昔微微一笑:“便从山顶上绑一个大的吊篮,缓缓放下,不要说是几个匪徒,就是千斤大石,也能放下了。”

    吊篮,岩洞,火药。他目光缓缓下移,望着盘旋山腰的官道,头脑中灵光一闪,惊道:“哎哟,不好,他们要炸平这山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