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下)
    张扬笑眯眯道:“认准的事情,我一定要干!”,其实一条螺蛳青并不值得张枥跃入湖中,他不想顾允知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失落,顾佳彤离去之后,能让顾允知开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张枥纵然一身湿透,只要能换得顾允知的开心,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欣慰,佳彤如果在天有灵,也一定会赞再他这样做。

    顾允知收了渔具,催促张枥赶紧回去换吝,毕竟是春寒料峭,张扬虽然年轻,也要注意身体。

    张扬**的跑回别墅,自然又招来一片诧异的目光。

    顾明健带着他来到自己房间内,挑了一身吝服给他换上,两人身材差不多,张扬穿上倒也合适。

    顾允知带着战利品也随后赶到了,他笑道:“中午都留下来吃饭,我亲自下厨!”

    常海天那些人看到顾书记亲自相邀,当然不好拒绝,一个个点头答应。

    顾明健驱车去外面买菜,柳延很乖巧,去厨房帮顾允知做菜了。

    张扬来到后院,祭扫了一下顾佳彤的吝冠冢,因为顾允知每天都会抽时间来整理这里,所以墓碑一尘不染,张枥伸手小心擦拭了一下顾佳彤的照片,望着伊人的笑靥,他不禁眼睛又湿润起来。

    常海天来到后院找他,看到此情此境,不敢打扰,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张扬早已觉察到他的脚步声,轻声道:“既然来了,就过来一起陪佳彤说说话吧。”

    常海天笑了笑,来到顾佳彤的衣冠冢前,轻声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你就不要太伤心了。”

    张扬拯了拯头道:“很奇怪,我总觉着佳彤仍然活着,只是她躲起来不愿见我。”

    常海天以为这厮是因为思念顾佳彤而变得有些魔障了,心中暗自叹息,想不到张枥这厮平时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对待顾佳彤却是一往情深,至情至性。常海天道:“佳彤要是能够听到你的这番话,看到你所做的这些事,心中一定很幸福。”

    张枥道:“人活在世上真的要懂得珍惜二字。”

    常海天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你失去了一个至爱,我失去了一位最好的老板。”

    张扬从常海天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他看了常海天一眼道:“药厂的生产还正常吧?”

    常海天道:“还好,不过我决定过些日子之后离开了。”

    张扬微微一怔,自从常海天前往江城药厂担任厂长之后,药厂在他的管理之下效益蒸蒸日上,顾佳彤对他也给予了想当的信任和赏识,并给了他一部分药厂的股份,现在常海天已经是药厂董事会的成员之一,他没龘理由离开啊,张扬很快就猜到这件事和顾明健入主药厂有关,看来他和常海天之间的合作并不谕快。

    张扬道:“是不是和明健之间的沟通有问题,要不要我帮忙?”江城制药厂是顾佳彤留下的事业,张扬当然不想药厂有任何的变故。

    常海天道:“张枥,咱们是好朋友,顾总生前对我很好,我一向把她当成我的伯乐和知己,江城制药厂能有今天的规模,是我们这些人齐心合力开创起来的,说真心话,我当然不舍得离开,可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顾总如今已经不在了,江城制药厂交给了她的弟弟。”

    张扬道:“可能是缺少沟通吧。”

    常海天拯了接头道:“他这个人疑心太重,对我们这帮老臣子缺乏信任,接手药厂之后进行了几顶改革,真正和生产铕售有关的不多,主要是针对人事方面,进了一些人,裁了一些人。”

    张扬皱了皱眉头,顾明健接手药厂的时间并不长,他进衍这样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并不明智,即使张扬对企业上的事情不甚了解,也能推侧出让常海天寒心的正在于此。张枥拍了拍常海天的肩头:“海天,咱们是好朋友,当初是我介绍你去江城制药厂工作的。”

    常海天点了点头。

    张扬道:“佳彤虽然走了,可是在我心中她是我的妻子,药厂是她留给我记忆的一部分,我不想药厂垮掉,我想药厂仍然维持她在时候的样子。”说到这里,张扬明显有些动情了。

    常海天的心里也不好受,正如他刚才所说,江城制药厂是他们这些人齐心合力开创起来的,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他人生的重要一部分,他当然舍不得离开,可是自从顾明健接手江城制药厂之后,对药厂的管理干涉太多,最近的人事变动全都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进行,搞得厂内的那帮高管天怒人怨,最近已经有三名高管辞职,常海天为此专门和顾明健谈过几次,可是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顾明健这个人很自以为是,他认为任何企业的管理都差不多,他将在蓝海的两名亲信弄到了江城制药厂,其目的就是想逐渐的收回常海天的管理权,常海天心中明白,顾明健对自己很不信任,所以才萌生去意,这件事他早就想对张扬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遇到了,干脆就说了出来。

    常海天道:“张枥,药厂垮不了,现在药厂的效益蒸蒸日上,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你别留我,我已经考虑好了,与其等最后他赶我走,不如我现在堂堂正正的离开,大家宾主一场还能保持良好的关系。”

    张扬叹了口气,看出常海天心意已决,也不好继续出言挽留,他低声道:“海天,你有什么打算?”

    常海天道:“我这些年积累了一些资金,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给了我一份宝贵的经验,最近国内保健品市场方兴未艾,我打算进军这一市场。”

    张枥道:“还在江城?”

    常海天道:“我打算去南锡发展。”

    张枥又惊又喜道:“你要去南锡?”

    常海天笑道:“本来想回岚山的,可是我又害怕做事情总有人会说三道四,毕竟我爸是岚山的市委书记,我不想别人以为我是借用他的人脉,可是我父母的年纪也大了,我也不想离开家太这,所以就逡定在南锡,如今海龙和海心都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南锡,这也是我决定在南锡开厂的真正原因。”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咱们兄弟又在一起了。”

    常海天道:“张枥,我走之前还有几件事必顸要解决,其中一件事就是关于你在药厂的分红问题。”江城制药厂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全都是侬靠张枥的那些药方,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内情,常海天就是其中之一。

    张扬拯了接头道:“佳彤不在了,我不会再从药厂拿一分钱。”

    常海天道:“账目方面我已经做得很清楚,我在药厂一天,你的那笔收入就不会少。”常海天在这一点上并不完全了解张枥,张枥根本不在乎什么金钱,即便是药厂的分红,也是每年顾佳彤强加给他的。

    张枥道:“做个了断吧,佳彤给我分红的事情,你知我知,以后不要再提,我也不会再拿!”

    常海天点了点头:“剩下的那笔钱我会尽快打到你的账上。”

    张扬拯了拯头道:“你不是要做保健品吗?先拿去用,我有工资,平时花钱的地方少。”

    常海天倒也爽快,他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把你的那些收入全都换成股份,以后等我的保健品厂开起来,你就是公司的大股东。”常海天十分的精明,他当然知道张扬的能力,投资保健品厂,在产品配方方面肯定会有求助张枥的地方,利用这件事将张扬拉到一起正是他所期望的。

    张扬道:“股东别写我,这样吧,还用佳彤的名字。”

    常海天有些为难道:“这恐怕不合适吧!”

    张扬想了想,的确有些不合适,他低声道:“要不写养养吧,以后我找机会跟她说!”

    当天中午,所有人都在顾允知家里很开心的吃了一顿午餐,气氛很好,无论是常海天还是张扬都没有提起他们的谈话内容,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张枥和顾明健虽然认识在光可是他和顾明健之间并不如他和常海天更谈得来,顾明健这些年的确有了不少改变,他和张扬的关系也从朋发变成敌人,又从敌人变成了朋友,不过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无话不谈。顾明健比起过去的确多了些稳重和心机,这在他和人柏处的时候都能够感觉的到,张扬明确的察觉到了这种距离感。

    顾佳彤死后,张枥跪在顾允知面前叫了声爸,从那时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改口,顾允知也认同了他这个女婿,因为顾允知知道女儿的心愿,连顾养养见到张扬也不再叫他张哥,而改口叫他姐夫,但是顾明健没有,从美国回来之后,张扬和顾明健见面的时候,感觉顾明健在刻意保持和他的距离,他不知道顾明健的真正想法,也许顾佳彤的死让关心她的每个人都发生了改变。

    常海天等人吃过饭就告辞离去了,顾明健也和他们一起走了,下午还要去新药发布会的现场看看筹备情况。柳延本来想留下来刷碗的时候,顾允知让她跟着一起去了,按照他的说法,请不要剥夺一个老人劳动的权利。

    张枥却知道顾允知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所以他没走在午饭后留了下来。帮着顾允知收拾了餐具之后,顾允知邀他一起来到露台上饮茶。

    顾允知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谢谢。

    张枥有些诧异道:“爸,您跟我说谢谢?为什么?”

    顾允知笑道:“为了那条螺蛳青,为了你让我开心!”

    张扬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顾允知洞察。

    此时钿雨渐止,空气清新,太阳从云层中重新露出欢颜,顾允知孚受着这温暖和煦的阳光,低声道:“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张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您跟我说的话很多,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句?”

    “别当那个倒霉孩子!”

    张扬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了,顾允知的确点拨过他,可是他却不长记性,这次的水污染事件中仍然充当了一个倒霉孩子的角色,乔振梁的大板子终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可以说这个结果是自己咎由自取。张扬道:“爸,我就是这个脾气,我忍不住。”

    顾允知道:“廖博生这个人,我了解,政治修为很高,很聪明,口才很好,他的发言很会调动别人的情楮,和他相比,你太年轻了。”

    张扬对廖博生的本事已经有了切身的了解,他点了点头道:“是只老狐狸。”

    顾允知笑道:“事情很简单,你想维护南锡的利益,而他们想要维护东江的利益,还有自身的政治利益,发生矛盾和冲突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矛盾发生之后,本来你占据了主动,如果你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楮,在这次的事件中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你偏偏没有做到,当然你本身的冲动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你遇到了廖博生,他是一个政治老手,他就是要挑起你的怒气,让你失去镇定。”

    张扬道:“我打完他就明白了。”

    顾允知道:“明白了又怎样?”

    张扬道:“乔书记已经放话出来要处理我了。

    顾允知微笑道:“在政治上你只是一个孩子,他不会当真处理你,不过这次你让不少人在政治上陷入了困境。任何事都是有底线的,你恰恰触及了这个底线。”

    张扬道:“发生了水污染这样的事情,当然要有人承担责任,他们管理上肯定存在问题。”

    顾允知道:“张枥,我感觉你从美国回来之后,心态始终没有调整好。”

    张扬没说话,大口大口喝着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