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跑出我人生 > 第八章 秋收 上
    父子两人坐在家门口歇息,没有再说话。不一会的时间,母亲叶青梅从厨房出来喊吃饭。

    晚饭是三菜一汤,一盘青椒炒蛋,一盘芋头丝炒小鱼干,一盘榨菜肉丝以及一个丝瓜汤。依旧是苏祖熟悉的口味,不知道是菜肴还是少年时代特别能吃,连扒了四大碗饭才算吃饱。

    其实在他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家庭条件虽不宽裕,但父母双亲健在,一直被照顾得很妥帖,没吃过什么苦头。反而是刚工作在各个城市闯荡那几年碰得一头包,火车站被偷过钱,租房遇黑心中介,被同学骗过传销,最穷时啃馒头喝开水,睡了几晚的肯德基。

    慢慢的阅历渐长,工作有了起色才真的好起来。

    在家门口的井旁提了两桶水洗完澡,母亲叶青梅将衣服收拾去洗,苏祖也没阻拦,只是在旁边陪着说了会话,操弄晚一干琐事一家三口也就准备睡觉。

    父母房间里有一台十四村的黑白电视,装了闭路线,能收七八个台。以前回家苏祖总是要看会电视剧,现在当然考虑到父母劳累一天,而且这时候也没什么节目可看的,干脆直接回房睡觉。

    苏祖的房间和父母房间隔了一堵墙,陈设也简单,一张床,一个书桌,零散的放了一些杂物。

    在床上躺了每几分钟,他就直接安然入睡。原以为会心潮澎湃,构想未来,统统抵不过困意。这是在家里。

    这一夜苏祖睡得特别踏实,瘫痪的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重回到了年时时代,有了一个系统,父母双亲身体健康,没什么比这更安稳的了。

    再次醒来,听到父母房间里的西洋钟“铛铛”的响了五声,接着是一阵窸窣的穿衣声。

    苏祖明白这是到了清晨5点,母亲起来做早饭。昨晚吃饭的时候听到父母讲家里的稻谷还没打完,要早点出门。

    苏祖起床后,帮着母亲叶青梅拎了两桶水,便被赶出了厨房。本来还想着帮忙烧火做饭,但叶青梅根本不让他碰,让他回去再睡会,等天亮了些再读会书。

    苏祖无奈地在家门口的长凳上,看了看蒙蒙亮的天色,也不准备睡觉,干脆开始晨练。

    既然真的准备向一个职业运动员发展,那还是要持之以恒的坚持,一分一毫都不要浪费。而且,老天让他重生,又给了一个训练系统,不充分利用起来,简直是种罪过。

    前世里,他接触了不少业界的佼佼者,也跟过几个上市的大老板,耳濡目染之下早已经明白,每个有所成就的人都有着一些特质,坚持和决心。

    他正是在这些人的影响下,后面在做自己的事业时,才等到了风口到来,有了起色。

    就像麦当劳创始人雷·克拉克说的那句,“世上没有东西可以取代坚毅的地位,才干不能,有才能而失败者比比皆是;天才不能,才华横溢又毫无进取者不胜枚举;单靠教育不能,受过教育但潦倒终生者充斥世间;惟有坚毅与果断者能够无所不能,得到成功。”

    苏祖先是在门口伸展了下筋骨,活动了下手腕关节,才开始锻炼。因为没有器械和场地,就直接在原地做俯卧撑,一组三十个,来回做了五组。中间夹杂着深蹲,收腹跳和原地高抬腿。

    本来想要跳绳,但一时没找到,就找了个台阶,做双脚的抬腿,脚步变换和前后滑步。这是他后来有钱去健身学来的拳击里的基础步伐训练。

    苏祖一番折腾持续了快一个小时,天色渐渐大亮,门口水井旁提水的人多了起来,有提水的叔伯姑婶好奇的瞟了他两眼,倒也不在意,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不就是这样精力旺盛,使劲折腾不是。

    苏祖对这些更是无所谓,反倒是他父亲苏元化经过门口看到皱起了眉头。

    吃早饭的时候,苏元化看着苏祖那满头汗的样子,就点着筷子不满地说道:“今天我和你妈去田里打稻谷,你在家里好好的复习下功课,别老是搞那些有的没的,蹦踏个什么劲!”

    “爸,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干过了。”苏祖将嘴里的饭咽下,也不理会苏元化的责怪,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是实打实的农家子弟,但从小到大苏祖农活干得真不多,父母一直怕他辛苦,脏活重活几乎从不让他沾手。

    “你?”苏元化没想到苏祖主动提起,接着摇了摇头,“你不用去了,你有什么劳力。”

    一旁的叶青梅也附和道:“就是,你又干不动,没一会就累了。你好好在家看书就行了。”

    “妈,没事,我又不可能一整天都看书。”

    “你做不来的。”

    “你教我就好了。”

    来回说了半天,苏元化和叶青梅最终同意苏祖一起下田打稻谷,对于他们来说不管能做多少,有这番心意已经很让他们颇为欣慰。而且真的要是累了,直接让苏祖回来就好了。

    对于苏祖来说,穿越回来还不到一天时间,想马上改变家庭情况肯定不现实,但自己毕竟不再是那个懵懂不知的少年,能够面对父母辛苦而袖手旁观,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帮父母分担多少是多少。

    ——

    苏祖拉着空板车,脚步轻快地跟在苏元化和叶青梅身后。

    这种板车是乡村最常用的一种人力载货工具,大江南北的乡村几乎都有。后世网络上,还有一个以拉货为生红极一时的板车哥,用的就是这种。

    一路沿着田野间的小路穿梭,小路不宽,也就堪堪板车通过。道路两侧的田野间,却早有人活动的身影,弯腰低头将稻谷割下码放整齐。这个时候晨间的露水浓重,直接用打谷机打的话,一来太重,二是太湿不容易打干净,会有很多谷穗颗粒浪费。

    打谷机也就是脱粒机,用来将农作物籽粒与茎秆分离,这个时候的脱粒机多数是人力驱动的半机械化工具,就是一个人蹬踏一根木板,通过齿轮驱动木制的圆筒滚轮,圆筒滚轮上有铁丝交错排列形成的锯齿。

    机械化的动力脱粒机,在苏祖的记忆里,应该还要四五年才大规模出现,大型的收割机应用,差不多要2010年以后。

    小麦和稻谷差不多都有一个脱壳去杆的过程,最早的老方法是连续地拍打,使谷物和杆分离开,使用打谷机脱粒的话,人踩动木板,圆筒滚轮转动,只需要将割好的稻谷一簇一簇放在上面,直接就能够脱粒。

    后世的新闻上,有张08年的时候领导在江西调研的亲民照,在稻田里也是拿着稻穗,踩着打谷机,与农民一道分享丰收的喜悦。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