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跑出我人生 > 第三百六十章 不想出局
    “苏祖赢了!”

    观众席上,中国接力队四名队员在看到苏祖冲过在终点线的瞬间,几乎原地跳了起来。

    太精彩,太激动了!

    尽管这个冠军,所有人心里都有想过,苏祖是很有机会再次卫冕的。

    苏祖今年在200米项目上虽然没有参加太多的比赛,但仅仅是大阪大奖赛的那一场200米比赛,成绩就已经足够耀眼。

    而没想到的是,苏祖在这场比赛里的表现更加惊人,跑出了新的个人最好成绩和赛会纪录,即便是离迈克尔-约翰逊的世界纪录相差也不大了。

    大家都是短跑运动员,对于男子一二百米世界纪录的变迁很清楚,这还是十年以来,最接近迈克尔约翰逊200米世界纪录的成绩。

    那种在场外,坐在观众席上观看比赛的焦急和等待的情绪,甚至比他们自己在赛场比赛还来的紧张。

    而胜利之后的喜悦,与有荣焉的骄傲感,更是在这一刻溢满胸间。

    苏祖再次夺得了男子200米世锦赛冠军,两届世锦赛,四枚金牌,而且是分量最重的金牌,这样的成绩,几乎让同为运动员的他们有着难以形容的震撼。

    苏丙天、章裴孟、文勇易、陈宇航几人在这一刻看着赛场终点线前的苏祖,眼神中,内心里,都想是被一点火星引燃的干柴。

    一团名为冠军的火焰在灼灼燃烧着,身上的血液在沸腾着。

    “苏祖,冠军!”

    “中国,加油!”

    苏丙天和章裴孟两人先后大喊出声。

    那激荡在胸口的火热情绪,通过了这一声声的呼喊传递了出去。

    运动员的战场就是赛场,在明天,他们也将要踏上战场,男子4x100米接力赛的预赛即将开始了!

    ……

    终点线前,苏祖在冲过终点线后,缓缓地放慢了步子。

    方才最后的冲刺因为太过投入,他并没有用去注意其他选手的情况。

    这一组男子200米跑,可以说他发挥得十分不错,但并非达到了极致和完美的状态。

    苏祖可以自己清晰地感觉到,他在200米项目的弯道技术并不够好,比起同样其他几名专项的200米选手,他在200米弯道阶段本可以加速得更快,更充分,以此甩开其他竞争对手。

    但为了保证身体重心的缘故,在某种程度上,他弯道的表现差了一些。

    200米和400米项目因为比100米多了弯道,所以对于运动员的要求除了绝对速度和超强的速度耐力外,还要有十分精湛的弯道技术。

    在有弯道的项目里,无论是200米和400米还是更长距离的800米1000米,弯道超越对手都是一个很大的学问。

    苏祖虽然在04年练接力赛的时候,有训练过一段时间,但弯道技术并不算最顶级。

    19秒37!

    苏祖在冲过终点线后,看到了黄色半人高的计时牌上跳出来的成绩。

    “果然没能破纪录?!”

    苏祖站在跑道上长出了一口气,对于这个结果不算太过意外。

    男子200米的世界纪录是迈克尔-约翰逊1996年在亚特兰大奥运会创造的19秒32,而他离这个成绩还有0.05秒的差距。

    如果自己的力量再强一点,速度保持能力再提高一点,弯道技术再好一些,还有,对手的刺激,再多一点,或许有机会吧!

    苏祖心中浮起了一个念头,脸上倒也没有什么沮丧之色,只是微微略微有些感慨,相比起一再刷新的男子100米世界纪录,男子200米世界纪录和男子400米世界纪录已经有超过10年的时间未曾有人打破。

    从某种角度上也说明了迈克尔-约翰逊创造的这一纪录是何等的惊人,而跑200米的难度也比100米大得多。

    “恭喜你,苏!”

    正在这时,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朝苏祖扑了过来,苏祖几乎来不及反应,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个熊抱。

    “你赢了,19秒37,这个成绩太让人吃惊了!”

    高大的黑人青年,放开了苏祖,伸着手去揉苏祖的脑袋。

    “谢谢,尤塞恩,你是我最强的对手!”

    苏祖看着对方那咧着嘴微笑的表情有些无语,一直是这个动作,在后世苏祖曾经看过的比赛里,博尔特在每场比赛结束之后,都会习惯性的去揉队友或者对手的脑袋。

    博尔特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苏祖关于最强对手这个话,而是转身直接抛开。

    在比赛之后庆祝冠军是运动员比赛约定成俗的习惯,而他尤塞恩-博尔特也并非输不起的人,祝福对手获胜,承认对手的实力,这是他从世少赛、世青赛之后一步一步磨练出来的良好心态。

    只有正视自己,正视对手,才能够奋起直追。

    只不过,如果可以赢,谁也不愿意失败者是自己。

    “下一次,下一次,苏,我会在站在终点线前,等你来向我表示祝贺。”

    而另一边,此时泰森-盖伊神色阴沉,右手握拳狠狠地空中甩了一下,嘴唇微微动着,似乎在发泄着对于这场比赛的不满。

    但这一场比赛,泰森-盖伊并没有如同之前的100米决赛一样直接走开,尽管他的脸上挂着不悦的神情,但还是走到了苏祖面前,淡淡地表达了恭喜之意。

    苏祖看得出泰森-盖伊内心对于冠军的追逐和对胜利的执着与渴望,没有这份永远不甘弱于人的心态,泰森-盖伊不可能在一步步走到今天。

    翻开泰森-盖伊的履历可以清晰地看得出,他比起同龄的鲍威尔和加特林两人,他们在04年05年就已经名动世界,而泰森-盖伊在05年离开大学才不过刚刚谈上职业田坛。

    而且一开始他的成绩也并不如何醒目。

    在他22岁时,ncaa男子室内田径锦标赛60米是第四名,200米是第五名。在2005年ncaa的冠军系列赛的总决赛,他的200米输给了自己的训练搭档斯皮尔蒙。

    但就是在这样各种强大的竞争氛围之中,泰森-盖伊越挫越勇,凭借着天赋和训练,一步一步,逐渐到了现在成为了全世界前二前三的最顶级短跑选手。

    而此时现场大屏幕上,男子200米决赛的运动员成绩也逐一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1.第五道,苏祖,中国,反应0.143,成绩19秒37;

    2.第四道,泰森-盖伊,美国,反应0.143,成绩19秒58;

    3.第六道,尤塞恩-博尔特,牙买加,反应0.159,成绩19秒63;

    4.第七道,华莱士-斯皮尔蒙,美国,反应0.144,成绩19秒96;

    5.第八道,罗德尼-马丁,美国,反应0.186,成绩20秒06;

    6.第二道,库兰蒂-马蒂纳,荷属安的列斯,反应0.144,成绩20秒28;

    7.第三道,马文-安德森,牙买加,反应0.171,成绩20秒29;

    8.第九道,克里斯托弗-威廉斯,牙买加,反应0.154,成绩20秒57;

    “阿萨法,你以后恐怕很难有机会再登顶世界第一了。”

    永井体育场观众席的另一边,一个衣着体面的光头黑人双手抱胸,看着现场大屏幕上出现的成绩,皱着眉头说道。

    阿萨法-鲍威尔似乎不笑的时候,一直都是那副苦瓜脸的模样,在听到自己的经纪人说出这番话时,他也没有马上反驳,只是无声地沉默着。

    相比起2005年的世界短跑田径运动员,上一代飞人莫里斯-格林已老,他正值进入巅峰,打破了格林的百米世界纪录,排在了百米短跑项目的世界第一,而紧随他身后的是奥运会冠军加特林和苏祖。

    到了2006年,加特林和苏祖两人刷新了他的纪录,然后加特林禁赛,苏祖开始爬升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他是第二位,后面又有泰森-盖伊的崛起。

    而到了今年,苏祖在国际田联世界第一的位置依旧不可撼动,但他的位置已经被泰森-盖伊所取代,爬到了第三。

    而从现在的情况看,他很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跌。

    因为牙买加内部的又崛起了一个天才的短跑运动员,尤塞恩-博尔特,从对方开始准备跑100米项目开始之后,这种激烈的竞争态势就已经开始了。

    在欧美田径圈,或者说在牙买加,除了运动员之间的竞争外,教练和教练、俱乐部和俱乐部之间都存在竞争。

    有时外界会以为,田径运动员是一群只有个人英雄注意到个体,但实际情况截然相反。一个运动员取得的成绩既关乎团队荣誉感,也涉及利益纷争。

    在体育界不同项目的竞争规则,如曼联和切尔西的竞争、费德勒和纳达尔的竞争,激烈程度和背景是截然不同。

    而鲍威尔的前教练斯蒂芬-弗朗西斯和现任教练弗拉诺,与博尔特的教练格伦-米尔斯都存在着竞争关系。

    由金斯顿科技大学负责评选的最佳速度,最强俱乐部或者最有价值运动员等奖项,都是双方角逐的要点。

    格伦-米尔斯在跑者俱乐部执教,相当于为西印度群岛大学供职,所以两家所面临的竞争都是基于运动员的成绩和学校教育体系突破等等。

    这也是牙买加田径能够迅猛崛起的原因之一,内部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教练员,或者是俱乐部和大学之间,都存在着极强的竞争关系。

    哪个俱乐部的运动员在重大赛事拿的金牌最多,每四年一届的奥运预选赛的焦点不是谁将代表牙买加出站,而在于俱乐部有多少位短跑运动员和mvp能够完胜。

    阿萨法-鲍威尔也很清楚这里面的水很深,他的教练弗拉诺和格伦-米尔斯之前是同事,后来两人不知道为什么结仇,为了一个“最有成就教练”头衔争得你死我活。

    在博尔特专项100米的时候,鲍威尔第一时间就通过弗拉诺得知了这个事情。博尔特现在的100米成绩还并没有对鲍威尔构成什么威胁,但方才刚刚结束的200米决赛,鲍威尔感觉到了几分心悸。

    从起跑线开始到进入弯道阶段,博尔特所展现出来的惊人速度,比之苏祖和泰森-盖伊并不见得弱到哪里去。

    如果是在跑100米,那可能会是一个让他也吃惊不已的成绩。

    “特里,世锦赛后面的大奖赛和全明星邀请赛我不准备再参加了。”

    良久,阿萨法-鲍威尔才和自己的经纪人开口道,“我家里的那几辆车也麻烦你回头帮我处理了。”

    “嗯?”光头黑人中年有些吃惊地看着鲍威尔,“处理掉你最心爱的玩具,你不是开玩笑吧?”

    相比起其他运动员各种糜烂的私生活,阿萨法-鲍威尔在这位熟悉各种商业操作的体育经纪人眼里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至少在大多数时候还能够保持住自己的训练,不会完全的堕落在声色犬马里。

    而鲍威尔的最大爱好也和速度有关,就是改装车。各种各样的改装车,从日本欧美进口的车辆,自己动手或者找职业改装师提高引擎动力。

    这也是鲍威尔曾经被一些牙买加媒体诟病的原因之一,但那时候的他依旧我行我素,而现在,竟然提出了要处理掉那些他心爱的“玩具”,这由不得这位体育经纪人感到吃惊。

    “我上次回去的时候,斯蒂芬和我说过,我一直是在用天赋在跑,而没有将自己的所有专注度都放在比赛上。”鲍威尔声音略有些低沉,目光穿过了田径场,追逐着披着红旗正在绕场接受欢呼的苏祖。

    “明年就是奥运会了,我已经找到了自己心态失衡的原因,懂得怎么去承担压力。这次世锦赛让我充分认识到我的对手们都非常强,我不希望自己一直在这样输下去。”

    阿萨法-鲍威尔慢慢地说着,语气里带着此前从未有过的求胜欲望,在从03年就和他就开始接触的经纪人特里看来,这一个多月以来鲍威尔的内心成长到了一个他刮目相看的阶段。

    而鲍威尔自己,也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不是其他观众或者媒体对于他成绩要求的压力,而是一种时不我待,再不奋起即将被时代抛弃的压力。

    他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他在离开赛场之前曾无声地落泪。

    他曾经是世界纪录保持者,而伦敦奥运早已不是他的时代。而立之年的他拼尽全力却遗憾受伤,眼看着自己的同胞博尔特奥运卫冕和布雷克摘银的喜悦,他就像一只被遗弃在阴影的猫,独自舔舐着伤口,怯生生地看着跑道,而拥挤的人群几乎忘了他的存在。

    而这一次,他已经早早地醒悟了过来,在他还正值巅峰的时候,他不想让开舞台。

    2008年,男子100米跑道上有太多的对手,苏祖,盖伊,博尔特,以及那还有几个月就将解除禁赛的贾斯汀-加特林。

    在这样风起云涌,堪称男子短跑最伟大的时代里,他不想成为第一个出局的选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