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2章 消失的胎记女
    “快!赫董严令围堵月澈堂!看住所有出口!坚决不能放过监控里的胎记女!”电梯外传来紧急的调令声。

    赫董?胎记女?林别绪大吃一惊,莫非刚才那个被她袭击的男人就是珑京大学的董事长?也可能他大名凑巧就叫赫懂呢……林别绪停止了飞转的思绪,立刻打开电梯门,低头冲进附近的女洗手间。

    真是时运不济,刚想卸妆的林别绪突然想起行李包被遗忘在顶楼的长椅上……她看向洗手台旁的洗手液,只能这么办了。

    ……

    顶楼的办公室,赫翰世拎起长椅上的小包迟疑了一下,他并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爱好,但这个长得像莫离的胎记女确实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关于她的一切,赫翰世都想知道。

    他直接打开小包,包里整齐的叠放着几件衣服、一个小化妆盒、报道流程单、护照和身份证等证件。

    赫翰世拿起护照打开一看,顿时双手紧握!照片上的女子姿容秀美,倾国倾城,白嫩的脸上没有胎记,那双温婉如水的眼睛……若发起狠来就是莫离当时的眼神……

    刚才近距离看胎记女,就发觉她的胎记和鼻子很突兀,果然不出所料。

    “林别绪。”赫翰世嘴角微提,双眼坚定的看着照片里的女孩,像是锁定了猎物。

    然而林别绪这个人,也是他今天来珑京大学的原因,按照惯例,校董要亲自给国际交流生献花,以示两校学术上的友好往来。

    “彻查林别绪。”赫翰世吩咐电话那头。十年间,能让赫翰世穷追不舍的,唯有与莫离相关的一切而已。

    ……

    镜子前的林别绪恢复了素颜,也脱掉了身上的“胖体画皮”道具。一丝丝秀发在窈窕的腰间轻柔地飘动,格外惹人怜爱。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把“画皮”扔进了垃圾桶。从这一刻开始,林别绪决定不再伪装自己,一方面是为了躲避楼下的追捕,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她将要利用美人计去勾引一个叫雷涛威的男生。

    而这个男生,就是林别绪实施报仇计划的突破口。

    她走出卫生间,看向转角处摆放着的两盆大型观赏树,便伸手折了一小断树枝,熟练地将长发盘起,将小树枝插入固定好发髻。

    楼下依旧被保安和黑衣人围得水泄不通,林别绪正发愁之际,身后突然出现一个沉郁的男声:“林别绪。”

    真是阴魂不散了,林别绪咬咬嘴唇,改变了策略。开启回眸一笑百媚生模式,轻柔地说:“偷窥女生的包包是不礼貌的行为哦。”

    林别绪冰雪聪明,自然能猜到这个冷峻的男人,定是翻看了她的证件才知道名字。

    林别绪果然是莫离。十年之后的她愈加亭亭玉立,就算穿着普通,也不难看出她窈窕柔美的曲线。精致的五官,白得反光肤色,漂亮到炫目,让人浮想联翩。

    只是眼中的戾气更强烈。当林别绪转身笑对赫翰世的一瞬间,他的喉结再次吞咽……

    但很快恢复冷傲的面孔,阴森的语气:“你所谓的礼貌就是擅闯我办公室。”

    完全是肯定句,且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你是说顶楼的观景台是你的办公室?”林别绪睁大双眼问,完全一副惊奇。难怪有一张浮夸的办公桌,情况好尴尬,好在她灵机一动,怼上一句:“有大长椅的办公室果然很舒适。”

    赫翰世挑挑眉,修长的手臂一把搂住林别绪的柳腰紧贴向他,嘴角一侧微提,坏笑道:“一起试试?”

    “快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林别绪吓得用力挣扎,但无济于事,他的臂力是练过的吗。

    赫翰世冷峻的脸正在向她靠近……直到林别绪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变得急促的呼吸声……

    林别绪隐隐低下头想躲过去,她的长发却突然间散落了下来。

    赫翰世摘下了别在她头发里的小树枝,随后放开了被他缠住的细腰,恢复冰山脸把林别绪想行刺他的发簪拿出,向林别绪使了个“赏你的”眼神。

    林别绪一愣,恍惚间小心翼翼地双手去接住发簪,“呃……谢谢,刚才不小心用额头撞到了你的鼻子,真不好意思啊。”她抿了抿唇小声地说,便熟练的把长发梳理好。

    “怎么补偿。”赫翰世的脸上仿佛挂着“不可一世”四个大字。

    呵,真是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家伙。林别绪心里不爽,但还是装出一副无辜相,娇滴滴的说:“这本来就是无心之过,况且我已经道歉了。既然已经认了错,也请你把我的行李包还给我吧。”说完向赫翰世投去可怜的小目光。

    “妄想。”赫翰世一句冰冷的话不禁让林别绪感到后背一阵阴风。

    “你的鼻子是假的吗?一撞还能歪了不成?”好话说尽不奏效,林别绪只能翻脸了。

    赫翰世挑挑眉,稍微低头对她说:“自己看。”

    “看就看!”赫翰世太高了,林别绪只好踮起脚尖让自己跟他的脸凑近些。

    “没歪……唔……!!”

    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彻底打断了林别绪的声音,霸道地占有着她红润的双唇……

    林别绪拼命想要挣脱,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一般,可完全动弹不得。双手和身体早已被赫翰世紧紧的箍住……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正极具上升……

    林别绪的泪水不禁涌出,滑落在她白嫩的脸颊。

    一阵阵痛感直击心头……夹杂着一丝丝的血腥味让林别绪倍感绝望……她不愿妥协,尽管全身用力的挣扎也束手无策。

    “别、动……”赫翰世双唇依旧紧咬着林别绪的红唇,发出低沉的威胁声,他的手臂力度稍微加重,在林别绪的双臂上留下了明显的勒痕。

    林别绪不愿接受,但她开始注意到赫翰世的身体僵硬……

    她意识到那是什么,也不敢再轻易乱动,害怕身体的挣扎会适得其反。

    林别绪精致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渐渐停止挣扎的她心中充满了愤怒与绝望……充满戾气的双眼怒视着赫翰世。

    不知忍受了多么漫长的时间,林别绪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出现了缺氧的现象,身子变得沉重下来……

    赫翰世似乎也觉察到了,慢慢松开林别绪的身体,单手环住她的腿弯,另一只手轻松抱起她柔弱的肩膀,让林别绪依偎在他的怀里……

    直到林别绪的呼吸渐渐的恢复正常,开始极力挣开他的公主抱,赫翰世才肯松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空旷的楼层,是林别绪在报复赫翰世。

    她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突然夺走她初吻的男人,打完赫翰世的手悬在半空中微微颤抖,泪珠不禁夺眶而出。

    赫翰世却像没事人一样面不改色,伸手想为林别绪擦拭眼泪。

    “你走开!”林别绪慌忙退后两步,挥手挡开了赫翰世将要触碰到她脸颊的手指。

    “初吻刚给你,就让我走?”赫翰世挑了挑眉,语气泛着阴森。

    林别绪冷笑一声,轻哼道:“明明是你夺走了我的初吻!”

    “很好。”赫翰世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嘴角轻微提起。

    “不可理喻!”林别绪绕开他,走向洗手间的镜子。

    她仔细漱口和洗脸,抬头细细看了看自己变得红肿的嘴唇,双唇都有被咬破的痕迹,碰到就会隐隐作痛。

    镜子的画面还有一张冷峻的面孔,死死的盯向她,双眼充满了嗜血的愤怒……

    “你怎么敢进来!这是女厕!”林别绪吓得停止了洗脸的动作。

    “再洗试试。”赫翰世用双指捏起林别绪的下巴,声音令人发指。

    “…放……唔……!!”林别绪尖尖的下巴快要被捏碎般疼痛,一个猝不及防的强吻,跋扈的霸占着她可怜的小嘴。

    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梦醒时分是安然无恙的……

    林别绪刚想挣扎却发现身体早已被紧紧锁住,无法动弹,她只能祈祷这一切若只是梦魇该有多好……

    赫翰世粗暴的享受着林别绪已经红肿的朱唇,像是要把她生吞一般……

    弥漫着血腥味的吻……被咬破的吻痕不时引发阵阵痛楚……此时的她只剩绝望。

    赫翰世的喘息声愈发急促,也越来越浓烈……双手突然难以自控,一股想要撕开林别绪衣服的冲动涌上心头……

    ……

    一瞬间,赫翰世突然推开林别绪,转身走出……

    林别绪被推力摔到了地上,她揉了揉被勒红的双臂,吃力地站起来。

    她用手轻轻地擦拭着唇瓣,刚才的教训让她不敢清洗,也不敢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刚走出洗手间就看到赫翰世的背影,林别绪欲言又止,现在确实不是索取行李包的时候……她放慢脚步,想悄悄地远离这个让她不寒而栗的人……

    “站住。”赫翰世的声音平静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后脑勺也长了眼睛吗?林别绪双眼紧闭,抿了抿唇,还是停下了脚步。

    林别绪转过身看着赫翰世的背影,以为他还会有下文,但等了几分钟还是沉默,便吱吱呜呜的开了口:“那…那个我要…走了……”

    她双手紧握,两个小拇指紧张的扣着……恨不得自己有凭空消失的本领。

    “去哪。”赫翰世没有转身,冰冷的陈述句。

    还能去哪,当然是远离啊!复仇之计千千万,最不该使美人套路啊,现在赔了初吻又不能吊打他,林别绪心里无声的呐喊着。

    “我……我要去…报道……”明明心里是理直气壮的,但林别绪说出口的话还是断断续续。

    “跟我走。”赫翰世说完直接走向电梯间。

    林别绪的内心是抗拒的,但双脚还是没出息的跟了上去。

    显然,眼前这个背影,她不敢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