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5章 还是那么讨厌我
    十年前,为巩固赫氏新晋的五大产业在Y国的企业形象,赫翰世和父母一同出席了在安索托孤儿院举办的慈善之夜。

    收到邀请函的各界巨头们争先恐后的前来赴约,场面空前的隆重。

    各大新闻媒体记者从凌晨起,就把整个孤儿院外围堵得水泄不通。

    尽管赫氏的做派十分低调,但名望早已享誉全球。更何况这次慈善之夜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赫氏首办晚宴,能沾上边的已是翘楚。

    在层层保镖的护送下,赫翰世的父母走向孤儿院专门为他们置办的贵宾休息厅。

    大门口,院长带领全体员工笔直的站立,恭迎许久。

    向来不喜宴会场合的赫翰世则很快脱身。他半举右手示意保镖不必跟随后,走向孤儿院一侧狭长的小路,打量着陈旧的建筑物。

    因为赫翰世以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很快让院里的孤儿们纷纷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好看的人总是备受瞩目,赫翰世早已习惯,冷漠无视。

    孤儿们很想跟上去,与这个玉树临风的少年为友。但同时又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冷傲气质威吓,不敢亲近。

    ……

    不远处的草坪上,有一个女孩弯着腰似乎在着急的找寻什么。

    衣着邋遢,但容貌却尤为的惊人,精致的五官像是经过了精雕细琢般。一双雪白的小手在草地上不停的翻动着。

    赫翰世并不想靠近孤儿,但眼下这个女孩却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大步向前,走近女孩,俯视着问她:“在找什么?”

    女孩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警惕的看了一眼,男孩气宇不凡。但她并没有打算回复他的话,而是低头继续找寻着她丢失的玉蝶项链。

    “我在问你话。”赫翰世从记事起就没人敢无视他,向来享受着众星捧月的他被女孩气到咬牙,直接伸手拽起正在找寻失物的她。

    “嘶!”女孩痛得叫出声,双眸惶恐不安,像受到了巨大惊吓的小鹿。

    女孩紧咬着微微发紫的唇瓣,另一只小手使劲掰开男孩紧抓着她的手。

    “回答我。”女孩的反抗与沉默让赫翰世艴然不悦,他手劲加重,怒视着女孩。

    女孩的力气明显无法挣脱,她吓得小脸微青,猛地朝男孩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赫翰世对女孩的撕咬并不在意。但看着她万分恐惧的状态,心里一颤,脸色微变。

    他将另一只大手覆盖在女孩的头顶,轻轻抚摸,想让她不再担惊受怕。

    女孩警惕性很高,她立即松开了紧咬着男孩的小嘴,身体后倾,想避开男孩。

    赫翰世感受到女孩不停地颤抖的双手,他双唇微抿,用略带安抚的口吻说:“你回答我就放开你。”

    女孩努力控制住内心的不安,泪眼汪汪的看着男孩,微微点头。过了半分钟,她用手指了指男孩身后的方向,默默回答:“你能去那里帮我找找项链吗?”

    不过一条项链,至于紧张兮兮成这样。赫翰世眉头一挑,顺势松开女孩的手腕,转身往女孩指的方向走去。

    “项链对你很重要?”赫翰世走了几步,回头问女孩。

    可刚刚还在原地颤抖的女孩却凭空消失了……

    赫翰世顿时怒发冲冠,犀利的双眼不停侦察着四周。

    女孩趁其不备,拔腿就跑,娇小的身躯迅速地钻进了茂密的灌木林里。

    这时候,一声叫唤让他迅速恢复冰冷的面孔。“翰世,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妈妈找了你好久。”一个温婉得体的女人徐徐走来。

    “我要领养孤儿。”赫翰世简单通知一句,看着女孩留下的两排牙印,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好呀,我们翰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爱心了?”赫翰世的母亲黎巧心一脸愉悦。

    赫翰世没有理会黎巧心的话,径直朝孤儿院的院长办公室走去。

    “我要领养她。”赫翰世开门见山,把手机里的照片拿出。

    原来在走向女孩的时候,赫翰世已决定要领养她。偷拍下女孩的背影,就是方便跟院长进行沟通。

    院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照片,向赫翰世介绍女孩的情况:“赫总,照片中的女孩名叫莫离,是昨天才来到孤儿院的。只是她的性格比较孤僻,不愿与人沟通……”

    “把她叫来。”没等校长介绍完莫离的情况,赫翰世直接开口。

    院长微愣,连忙点头附和:“是,好的,赫总,我这就去叫莫离。”便加快步伐走出了办公室,长舒了一口气。

    “你通知大家帮忙找莫离,叫她到我办公室一趟。”到草坪看了一遍的院长没有发现莫离的踪迹,只好电话求助其他工作人员。

    “奇怪,莫离这孩子不是一整天都在草坪这找什么东西的吗?”院长喃喃自语着,打算去别处继续寻找莫离。

    找不到莫离,他根本不敢回到办公室面见赫翰世。

    ……

    时间已过去了半小时,院长急得在人群中不断的搜寻着莫离的身影。

    今天的宴会聚集了各界名流,他自然不能表现出慌张的情绪。但额头上早已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院长,我们把孤儿院里里外外都找了三遍,确实没发现莫离。”一名工作人员小声的汇报,面露难色。

    院长两手一摊,焦急起来:“院子总共就这么点大,她能跑哪去啊!这下该怎么跟赫总交待!”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一个威胁声从院长的身后袭来。

    院长猛然回头发现赫翰世已经站在身后,眉头紧锁着怒视他。“是,是,是,赫总息怒,我们这就加派人手继续找莫离。”刹那间,院长面如土色,偷偷转头对身旁的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

    两人行色匆匆的继续搜索着孤儿院的每处角落。

    赫翰世也启用了所有的黑衣人开始扩大范围搜寻照片里的人。

    按照流程,原本要在慈善之夜致辞的赫翰世此时已毫无心情,他脱掉西装外套,把系得整齐的领带扯到一边。

    不顾父母的劝阻,赫翰世执意走出孤儿院,直接驱车离开。

    他一整夜都没有回别墅,而是在孤儿院周围一遍又一遍的盘旋,不放过任何一处能找寻莫离的角落。

    黑衣人和孤儿院全体员工扩大了范围进行地毯式搜索,也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视频。尽管如此,莫离还是毫无踪影。

    仅与赫翰世有过一面之缘的她,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十年……

    而他对莫离的执念却与日俱增……

    ……

    赫翰世漠然回神,看向监控。视频里的莫离焦躁着坐在饭桌前,气派的长形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八珍玉食,却无法得到她的垂涎。

    尽管现在的莫离跟十年前一样,对赫翰世并无好感。但他无所谓,对他而言,只要莫离待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已足够。

    赫翰世起身来到餐厅,淡漠的看了一眼林别绪,在她身旁坐下。将松露伊比利亚火腿卷放到林别绪面前的碗里。

    “吃饭。”赫翰世的语气明显缓和不少,深邃的眼眸里映出林别绪的面容。

    林别绪看了一眼碗中精致的美食,毫无食欲。她轻叹了一口气,用商量的态度开口道:“赫翰世,时候真的不早了,你让我回学校吧,我是真的不能住在这里。”

    林别绪心里很清楚,她千方百计来到珑京大学的目的是寻仇。不可能因为眼前这个人而影响到自己的报仇计划。

    学校,林别绪是一定要回的。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近雷涛威。

    赫翰世脸色下沉,一丝怒气涌起。停下手中为林别绪割好的牛排,靠着餐椅,淡漠的回了一句:“这事由不得你。”

    “由不得也得由,要是让媒体知道大名鼎鼎的赫董软禁交换生,会是什么下场?”林别绪挑挑眉,双眸浮现一丝狡黠。

    “随你。”赫翰世最不屑的就是威胁。

    “你!”林别绪双手握拳,但还是咬紧牙关控制住自己,毕竟她清楚使用武力对付赫翰世,无异于以卵击石。

    还是改变了策略,一脸乖巧的开口:“就算你真的喜欢我,也要给我一定的时间来接受你吧。你看,今天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粗暴无礼,很丢印象分的哦。”

    “今天,是我们第二次相见。”赫翰世态度依旧冷漠,拿起酒杯微微晃了一圈。

    林别绪心里一阵冷笑:“你别告诉我,之前我们在梦里就见过了。”

    “安索托孤儿院的草坪,那时你叫莫离。”赫翰世语气认真。

    “我现在就正式告知你,我不叫什么茉莉!如果你仅仅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一位故人,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林别绪很无奈的澄清。

    不过安索托孤儿院这个名字确实有点熟悉,但时隔多年,加上林别绪当时只在孤儿院待过两天,她自己也记不清当年的孤儿院叫什么了。

    “呵。”赫翰世冷笑一声,没有继续理会她的话。

    无论林别绪怎么说,赫翰世都是一副冰山形象。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早已躁郁不安的情绪了,眼下唯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做为突破口。

    就是需要利用一下那个叫茉莉的女孩。

    林别绪故作姿态,突然站起来无理取闹道:“我林别绪只想做唯一的我,不想当任何人的替身。赫翰世,你得不到茉莉就拿我当影子来凑合,不觉得恶心吗?我本不该与你有任何交集,是你非要生拉硬扯的把我拽到这里,摆出一副只手遮天的样子给我看,这样自欺欺人何必呢?退一步讲,假如我是茉莉,我也根本不会喜欢你这种自私狂妄的人。”

    话音刚落,周围一片阴森森的死寂……

    站在一侧的几名保镖早已目瞪口呆。

    林别绪的手心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赫翰世忿然作色,他起身一把抓住林别绪的双肩。

    嗜血的眼神死死的勾着林别绪的明眸,一字一句开口:“你、还是那么讨厌我。”

    空气凝固……

    林别绪此时的心跳声早已冲破喉咙。她微微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试图减轻自己的恐惧感。

    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成功激怒了赫翰世,但火候还是欠佳,需要再添油加醋一番。

    “不是讨厌,是恨!你是不是王子病泛滥?觉得所有女孩都会对你投怀送抱?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林别绪不会!更不可能心甘情愿做茉莉的替身!一想到今天的吻就让我反胃!反胃到现在都毫无食欲!”林别绪一鼓作气把心里不爽的情绪发泄了出来。

    赫翰世勃然大怒,却松开了紧锁住林别绪肩膀的双手。

    转身握起酒杯,“啪”的一声,酒杯被赫翰世捏碎了……破裂的玻璃把他的手掌割破,鲜血直流。

    这下彻彻底底的吓坏了林别绪,她双手微微颤抖着……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黑衣人赶紧上前想帮赫翰世止血,处理伤口,却被他一个眼神示意退下了。

    “滚。”赫翰世没有再看林别绪一眼,只扔出一个冷漠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