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8章 雷家珍藏的
    话音刚落,空气中的水分子仿佛已凝结成冰……

    赫翰世唇角微勾,眼底透出嗜血的怒气,满是一身杀气的靠近林别绪……

    被强大气势锁住的林别绪心里猛地一慌,双手不听使唤的微颤着,环抱起自己冰肌玉骨的双腿,整个人蜷缩在长椅的一侧。

    她微微低下了头,想避开赫翰世的眼神。

    赫翰世离她越来越近,修长的手指无情的捏住了她消瘦的下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林别绪的脸抬起。

    “嘶!”她痛得用手想扯开赫翰世的手指,但无济于事。

    下巴快要被捏碎了……林别绪痛得止不住泪。

    她原本的朱唇粉面也逐渐变得苍白憔悴,却因为肤白如雪,而显得格外令人疼惜。

    “求……求……你……不…不要……”眼看赫翰世冰冷的脸渐渐逼近,他的唇就要覆盖上林别绪可怜得肿起的小嘴。她紧闭上双眼,苦苦的乞求。

    “想见他?”赫翰世一脸淡然的在林别绪的莺唇上点了点,移向她的耳旁,威胁着问,嘴角浮现一丝邪笑。

    林别绪自然听懂了他指的是雷涛威。

    她吃力地点了点头。

    赫翰世皱了下眉,“呵”的一声冷笑,放开林别绪的下巴。直接将她拽起走出了办公室。

    林别绪不用问便知自己要被他带去哪里。

    在去的路上,林别绪微微缓过神,用手轻轻地擦拭着脸颊的泪痕。

    赫翰世则神情淡然的坐在一旁。

    正在开车的册岑眼珠一溜,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

    却在瞬间对上了赫翰世犀利的眼神,他机敏的迅速收回目光,胆颤心惊。

    ……

    车子在一处废墟边上停了下来,林别绪看了一眼四周,荒无人烟。

    便跟着赫翰世走进了废墟。

    “唔……!唔……!”残旧的空间里不时传来一阵凄凉惨痛声。

    “我们大佬的女人你也敢调戏,这是吃了多少的熊心豹子胆啊。”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说道。

    “唔!!唔……!”紧接着又是一阵惨兮兮的苦呐声。

    “大佬好!”一见到赫翰世,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齐刷刷的站直致敬。

    赫翰世面无表情的摆了下手。

    “是!”大汉们井然有序的退出了审讯室。

    林别绪看着被铁链五花大绑的雷涛威,一阵舒心的喜悦油然而生,完全忘却了双唇的隐隐作痛。

    “唔!唔!唔!”雷涛威看见林别绪,激动不已的挣扎着。

    他的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根本说不出话。

    全身遍体鳞伤,最可怕的是散落在血泊里的10个手指甲……

    林别绪看了看雷涛威因失去指甲而变得血肉模糊的十指,突然一阵反胃,转过身去干呕了几声。

    赫翰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用蔑视的口吻说:“不过如此。”

    “你什么意思?”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林别绪问向他。

    赫翰世没有做出回应,淡漠的将双手插进裤袋里,转身扔出一句:“给你1分钟,听他遗言。”便扬长而去。

    “遗言?你是说……”没等林别绪说完,她回过头已不见了赫翰世的踪影。

    但很快她的脸从惊讶的表情立刻转变成了阴险。

    “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定要好好珍惜。”她一脸戾气的逼近雷涛威。

    “唔!唔!!”雷涛威神情慌张,瞳孔放大到极限。

    林别绪悠然的将塞在雷涛威嘴里的卷布取出,狡黠的眉眼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与其等你请我吃饭,不如我现在就陪你好好的聊聊。”

    “女神!不!女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就是赫董的女人!你绕我一条狗命吧!日后我定做牛做马来报答你!”雷涛威失魂落魄的哀求。

    林别绪瞥了他一眼,微微冷笑,悠哉的摆弄着她洁白晶莹的指甲,淡然的问道:“噢?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上天遁地!赴汤蹈火!我都在所不辞!”雷涛威的语速很快。

    “呵~你有那本事吗?不过……”林别绪故意加长了语气,吊一吊他的胃口。

    “不过什么?只要你吩咐一声!我绝对舍命相搏!”雷涛威从林别绪的话里看到了生还的希望,他定然会献尽殷勤。

    林别绪嘴角扬起,用乖巧的口气说:“我想要你们雷家珍藏的玉礼渊先生所有字画。”

    说到“珍藏”二字的时候,林别绪咬着牙顿了顿。

    ……

    玉礼渊?全程紧盯着审讯室监控画面的赫翰世略有所思的微微皱眉。

    他早已识破林别绪并非心仪雷涛威,便安排一个让他们独处的机会。

    眼下,他完全读懂了林别绪接近雷涛威的真正目的。

    “调查玉礼渊。”他平淡的命令电话的那头。

    “是。”项雀恭敬的答复。

    ……

    审讯室里,雷涛威一脸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家有玉礼渊的字画?”

    “这重要吗?你搞清楚现在的立场再开口。”林别绪显得有些不耐烦。

    “是是是!”雷涛威麻利的讨好,但犹豫了一下又变得吞吐起来:“可…可是,他的字画已经没了……”

    “怎么会没了!”林别绪突然变得情绪失控,双手紧紧的抓住雷涛威的肩膀,指甲尖已经渗进了他的肉里。

    却突然被一个强劲有力的大手拉开……

    她转头一看,是赫翰世。

    雷涛威被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极力解释却变得语无伦次:“绕……饶命!我……字画!我……家……”

    他越说越紧张,裤裆突然浸湿了……被吓尿。

    赫翰世一身怨气,冷眼道:“说、清、楚。”

    雷涛威急促的深吸一口气,恍恍惚惚的眼神里充满着深深的恐惧。“我…我家公司有阵子经营不善,急需注入巨额资金,就…就……”

    “就什么!你快点说啊!”林别绪激动不已。

    “就把玉礼渊的字画全都拍卖了!”雷涛威紧闭上眼,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

    “全…都…拍卖了……”林别绪喃喃自语着,黯然失色。

    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她苍白无力地摊着身子。

    赫翰世顺势一挽,将快要瘫坐在地的林别绪抱入怀中。

    此时的林别绪没有排斥赫翰世,反而更像一只落了水的小猫,安静的蜷缩在他温暖的怀里。

    “处理了。”走出废墟,赫翰世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大汉们早已列好队形等待指令。

    “放过他吧……”林别绪微微抬起头,一脸请求的看着赫翰世冷峻的轮廓。

    大汉们听到声音,犹豫的停下脚步,看向赫翰世。

    “留下他…他若死了,线索就断了。”林别绪再次请求着,眼神坚定。

    赫翰世低头看了她一眼,冷漠的丢出两字“放了”便抱着林别绪上了车。

    “是。”大汉们面面相觑,但没敢多说什么。

    一路上,林别绪也没有挣扎的意思,甚是乖顺的呆滞在赫翰世怀中。

    全都拍卖了……她默默的在心底重复着这句话。

    “回家。”

    随着一个沉闷声响起,林别绪像被电击中一般醒悟过来。

    “收到。”册岑点头。

    林别绪微微动了动,眼神涣散,“赫翰世,请你送我回学校吧。”

    赫翰世僵硬着身体,神情淡然,并不理会她的话。

    “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看到赫翰世冰冷着脸,林别绪的情绪开始有了波动。她咬了咬牙,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你有事瞒我。”赫翰世沉声说道。

    林别绪开始变得有些敏感,“纵使我有事也是我个人的,与你无关。”

    说罢,她动身想从赫翰世的怀里移开。

    赫翰世环住了她的细腰,没有让她得逞,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你这辈子休想见字画。”

    “你有玉礼渊先生的字画?”林别绪的双眸泛起了微光。

    “看你表现。”赫翰世嘴角微勾,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林别绪冷笑一声,懵然大悟自己刚才被他带偏了话题。

    她挑了挑眉,眼角多出一丝桀骜不驯,“想用玉礼渊的字画威胁我啊?好让我乖乖的成为茉莉的替代品?”

    “噗~咳咳咳!”册岑忍俊不禁的笑岔了气。

    谁是茉莉?什么替代品?册岑听得云里雾里。

    他自然知道有一个叫莫离的女孩是赫总深埋在心底的情伤,但也只是从项雀那里打听到过一言半语。

    从他的角度来分析,莫离是赫总的初恋。而对于这个空降在赫总人生中的女孩,应该就是能治愈赫总心伤的幸运儿。

    这么理解之后,册岑露出一副“姨母笑”式的容颜。

    赫翰世冷冷的蔑视了林别绪一眼,转头沉声:“再想就给我滚。”

    册岑顿时瞪大双眼,紧抿起双唇,摒住了呼吸。

    “我错了,我什么都没听到,我只知道开车。”过了一阵,册岑一脸讨好的回答。

    赫翰世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林别绪此时没有留意他们的对话,心里想着昨天运用的激将法难道失效了?

    她认真的思索着如何解围……

    有了!她撩人的双眼灵机一动,双手捂住小腹,一脸虚弱的表情,轻轻说道:“赫翰世,我来那个了。”

    “哪个?”赫翰世皱了下眉。

    听到赫翰世的反应,册岑立马有点坐不住了。但想到刚才的教训,他只好继续当透明人。

    林别绪听了也满脸的不可思议,只好说得透彻一点:“我生理期来了,你家里有卫生巾吗?”

    赫翰世冷眼看着她,仿佛在说“早这么说不就清楚了吗”。

    “还不快派人去买!”他没有直接回复林别绪的话,而是对着册岑发号施令。

    说完,赫翰世将双手覆盖在林别绪的小腹位置,低头关切的问她:“需要我怎么做?”

    “是!我马上派人!”册岑闪电回复。

    林别绪继续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弱弱的说:“我用的卫生巾在国内没有卖……”

    “立刻把Y国所有品牌空运回来!”没等林别绪说完,赫翰世反应极快的又向册岑发出指令。

    “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啊?”林别绪抢在册岑将要回复之前说了一句,便补充道:“不用空运那么麻烦的,宿舍就有。你带我回学校拿了,我们再一起回家好不好?”

    她一脸真诚的说着,语气诚恳得让人毋庸置疑。

    赫翰世心疼得轻啄了一下林别绪的双唇,抬头对册岑说:“调头。”

    车子立马转头向珑大的方向驶去。

    不知是因为说谎而愧疚了,还是此时突然变得温柔的赫翰世令她很不习惯。

    林别绪的脸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红润……浅浅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