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0章 莫离就是玉幽依,也叫林别绪
    “嗨!少夫人!”

    林别绪正慢条斯理的吃着饭,突然被一个爽朗的声音稍稍吓到。

    她微微抬头,原来是刚才在车上,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教育”她的册岑。

    出于涵养,林别绪礼貌性的露出一丝官方笑容,没有停下手中的筷子。

    册岑脸上掠过片刻的尴尬,但很快他变得一本正经的样子,模仿着动漫人物的声音开了口:“我们见过几次面了呢,今天终于让我逮着个机会做自我介绍。在下名唤册岑,乃赫王的御前带刀侍卫。敢问赫皇后尊姓大名啊?”

    “扑哧……”林别绪被他滑稽的表现逗得笑出了声。

    “找、死。”赫翰世突然出现在餐厅门口,一脸浓烈的杀气。

    刚想给册岑答复的林别绪瞬间自觉的紧闭上嘴。

    此时的册岑早已被赫翰世阴沉的声音吓得魂不附体。

    只见他踉跄着转过身去,一副负荆请罪的姿态,就差跪在赫翰世面前了。

    “新…新手机买…买了…”低垂下头,吞吞吐吐的说着,微微颤抖的手缓缓指向客厅的宝寇蒂木茶几。

    死气沉沉的氛围让册岑的额头很快布满了冷汗,但他不敢擦,也没敢抬头。

    赫翰世眉头紧皱,无视他一般走到林别绪边上坐了下来。

    顾婶立即使了个颜色,佣人便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盘清水。

    赫翰世慢悠悠的洗了洗手,再不疾不徐的拿起纸巾擦拭着双手。

    林别绪悄悄地瞥了他一眼,又偷偷抬眼看了看册岑。

    册岑还是一动不动的鞠躬哈腰背对着他们,像被石化了一样的杵在原地。

    “滚。”直到赫翰世拿起餐具,他都没有看册岑一眼。

    “是…是…”册岑抖了抖身体,仍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对赫翰世鞠了个躬,便一溜烟消失了。

    林别绪尴尬的跟着赫翰世动起了筷子。

    “看来你心情不错,还会笑。”赫翰世神情变得淡然,沉声说。

    听到一声火-药味十足的话,她刚拿起筷子的手就立马将筷子放回了原位。微微呼了口气,支支吾吾道:“礼貌而已,我吃好了,你请慢用。”便轻轻的站起了身子。

    “坐下。”赫翰世单手拿着一碗汤,吹了吹汤面散发出的热气。

    林别绪嘟了嘟唇,提防着坐回了原位,没敢再碰筷子。

    她侧目悄悄看着赫翰世。他安静吃饭的样子,是一副皇室贵族的做派,与平时一点就着的脾气完全不搭。

    “再吃点。”

    “我有点累了……”

    过了片刻,俩人同时开口说道。

    赫翰世淡漠的看了一眼林别绪的碗。

    林别绪紧张得中止了还没说完的话,但很快又谨小慎微的开了口:“我饭量比较小,那个…我想休息了。”

    “带她回房。”这次赫翰世没有拒绝她的申请。

    “是,少爷。”顾婶微微点头,走向林别绪,“少夫人,请跟我来。”恭敬的做出请的手势。

    林别绪想要再沟通些返校的话题,但又说不出口。只好顺从的起身跟在顾婶的后面。

    在经过一层无与伦比的复式大厅后,穿过一条宽广华丽的过道。林别绪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番,这简直就是龙宫啊。

    “少夫人,这是您的卧室。”顾婶祥和的说。

    “谢谢顾婶。”林别绪淡雅的微笑着。

    顾婶一脸欣慰的看着眼前这个宛若仙子又知书达理的姑娘,恭敬的说道:“请少夫人好生歇息,我就先退下了。”

    林别绪微微颔首。

    她轻手轻脚的推动了门把手,大门一开,瞬间膛目结舌……

    整个空间气派奢华,无一不精雕细琢,富丽于一体。看起来奔放且舒适的超大圆床稳稳居中。

    林别绪继续目瞪口呆着,走向接近200平的衣帽间,里面整整齐齐的布满了全球限量版和定制版的奢侈品,至尊至贵。

    卧室整体画面震撼得触动人心,让她突然产生一种穿越到童话故事里的错觉。

    直到看向一张雍容华贵的梳妆台后,林别绪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镜子里的她穿着被赫翰世逼迫换上的运动衣,款式俗不可耐。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林别绪很快选中了一条白色长裙,心情愉悦的走进卧室的卫生间里。

    “哇塞,连卫生间都比宿舍大好多。”她不禁自言自语道,缓缓走向沐浴区。

    ……

    洗罢,林别绪换好一身白裙,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玲珑有致。伴着依稀的水汽,显得格外的妩媚娇俏,飘飘然宛如仙女下凡。

    她莞尔一笑,打开卫生间的门,准备想拥抱大圆床,悠哉的小憩一会儿。

    不料,目光立即锁定了坐在大沙发上看着她的赫翰世。

    林别绪紧张得转身想要躲回卫生间里,却瞬间被赫翰世一手轻松的搂住了她的细腰,将她反转一圈,紧贴向他的怀里。

    “放开我!你都不知道敲门吗?”她气得小脸红扑扑的,一个劲的挣扎想要脱身。

    “进自己卧室需要敲门?”赫翰世勾起嘴角,凑近她的耳畔沉声问道。

    林别绪一脸的恐慌,急声问“你说这是你的房间?”

    “我们的。”赫翰世淡淡的回了一句,低头就要吻向她红润的双唇。

    “走开!”看到赫翰世的脸正向她靠拢,林别绪赶紧将她的头转向一边。

    就在赫翰世想捏住她下巴的那一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少爷,项特助求见。”是管家庞叔。

    “滚。”赫翰世声音很沉,并没有停止要捏住林别绪下巴的动作。

    “他已在门口等候许久,说是有关莫离姑娘的事,今天必须要见到您啊。”庞叔硬着头皮把话说完。

    一听到“莫离”二字,赫翰世犹豫一秒,便松开了林别绪的下巴,搂住她腰间的手也渐渐变轻了。

    林别绪见状急忙使尽全力猛然一推,逃开了赫翰世的魔爪。

    赫翰世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到房门被关起的那一刻,她冲过去把门反锁好,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地。

    ……

    “老庞,有些规矩不用我说,你要懂。”赫翰世背着双手走在前面,语气冰冷。

    庞叔认真的低下了头,态度诚恳道:“少爷教训的是,我本不该擅闯。只因听到是有关莫离姑娘的消息,我怕是项特助已寻到她的踪迹,便不顾及规矩逾越了,是老夫鲁莽。”

    “念在你初犯,仅饶一次。传他来书房。”说罢,赫翰世直接走进了书房。

    “多谢少爷海涵,是。”庞叔对着即将关闭的书房门,深深的鞠了个躬。

    ……

    “咚咚”一个简短的敲门声。

    “进。”赫翰世平淡的应允。

    在项雀进门的那一刻,赫翰世直接威胁道:“你最好给我想知道的。”

    “必须是赫总最在乎的。”项雀胸有成竹的继续开口:“我把玉氏所有成员和当年涉案的相关人员都彻彻底底的调查了一遍,包括寻找当年的尸检报告。均证实了玉礼渊先生的死并非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蓄意谋杀。而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雷氏集团的总裁雷千炙。这是我收集到的暗线,请您过目。”说完便将一大叠资料递到赫翰世跟前。

    “就这些?”赫翰世沉声问道,脸上没有一丝的惊讶,仿佛早已知道了这一切。

    项雀微怔了片刻,继续答道:“还有就是关于玉礼渊的独女玉幽依。从当年的报道来看,尸身已被焚烧得面目全非,也有媒体公布过其DNA的检测报告,证实是玉幽依本人。但经我核实,当年的尸检报告所提取的DNA成分并不是死者身上的,而是有专人负责提供了玉幽依的发丝。”

    他边说边观察着赫翰世的微表情,但丝毫找不出那张冷峻脸庞有任何波动。

    只好无奈的接着往下说:“就在玉氏被大火焚烧当晚,周边的监控隐约拍到了一个身形类似莫离的女孩身影。于是我在各个出口和站点进行了逐一的排查,终于在奉郁市的国际机场监控中搜到了那个女孩的踪迹。她乘坐了当晚飞往Y国的飞机,而几天后,你就在安索托孤儿院邂逅了莫离,这时间段刚好吻合。所以说,莫离姑娘极有可能就是玉礼渊之女玉幽依。我已经让Y国那边调取了当年的机场监控,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赫总,我讲完了。”看到赫翰世毫无表情的冷脸,项雀温馨的提醒了一句。

    “莫离就是玉幽依,也叫林别绪。”不一会儿,赫翰世淡漠的开了口。

    “什么?赫总,你是怎么知道的?莫离姑娘的事不是一直由我在查吗?”项雀觉得有人轻而易举的抢走了他的功劳。

    “对,查了十年。”赫翰世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书房。

    “奇怪,没有道理啊。”徒留项雀还在苦苦的纠结。

    ……

    赫翰世走到卧室前准备要开门,发现已被反锁。

    他唇角微勾,朝门锁按了下指纹,门瞬间被打开了。

    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的林别绪正侧身沉睡在大圆床上。

    赫翰世径直走向她,坐到床边,将依附在她脸上的一丝碎发捋到耳后,又把被子轻轻的覆盖过她的肩膀。

    俯下身对着林别绪白里透红的脸颊深深的一吻。

    顿时赫翰世的喉结动了动,深邃双眸迷恋的看着她,低沉的唤了声:“玉幽依。”

    过了好一会儿,赫翰世才起身返回到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