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1章 你不会知道你多令我着迷
    林别绪醒来时已是晚上9点,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里是赫翰世的城堡。

    她光着白嫩的脚丫走到轩敞的窗前,拉开了一扇看起来高贵典雅的窗帘。

    虽然赫翰世的城堡坐落于临海的市郊,但此时却给人一种华灯初上的感觉,修葺得整齐精致的绿植在灯光的衬托下熠熠生辉。月色朦朦胧胧,流淌的河水将一切倒映成一副灵动的画卷。

    而远处正在喷发出五颜六色水柱的喷泉池仿佛为这副画卷注入了鲜活的生命。

    林别绪被这美妙的一切深深吸引住了,忽略了没有穿鞋的双脚便打开了房门,往喷泉池的方向走去。

    夜晚的城堡虽然灯火辉煌,但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安静得有些可怕。

    ……

    “主子,女主子已出房门。”书房的监控机器人发出了警报。

    赫翰世神情淡然的看向监控,心又不受控制地砰然一动……

    但他还是强忍着,克制住了想去到林别绪身边的冲动,低头继续处理着手头的文件。

    他当然不是担心林别绪。

    整座城堡延至围墙内外都布满了24小时无死角红外热感监控,分别连接着3台智能监控机器人。而高耸的围墙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电网,任何一只昆虫碰到都会立马变成一团焦黑。

    外墙还设有3重戒备森严的保镖将偌大的地盘铸成了铜墙铁壁。远处的巨型雕像实则是一座能360度监测所有异动的岗哨,无懈可击。

    林别绪纵使有十八般武艺也插翅难逃。

    “主子,女主子位于喷泉池。”监控机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

    林别绪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气派华丽的喷泉池旁,仰头望向高高的水花柱伴随着悠扬动听的轻音乐,不停地变换着,忽而上下,忽而左右,忽而左右交叉,忽而变成心形,忽而变成了一朵绽放的百合……

    一切都美妙得像十年前的一天……

    那天刚好是林别绪的12岁生日,当时的她天真活泼,笑声动听得像银铃般清脆悦耳。双眼亮得像星星,拥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玉幽依。

    笑靥如花的她是玉氏的掌上明珠,是爸爸和奶奶的心头血。

    也是妈妈的心肝宝贝。至少在12岁之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爸爸!爸爸!你快来呀!这有个喷泉池!”正满12岁的她兴高采烈地蹦到爸爸跟前,拉起爸爸的手。

    “哇,我们依依发现了一个充满魔力的喷泉池噢!”爸爸弯下腰对她温柔的说。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单纯的看向正在喷着水柱的喷泉,认真问道:“魔力在哪里呢?”

    “魔力是无形的,但许愿之后它就会帮你实现心意。”爸爸摸了摸她可爱的小脑袋瓜子。

    “噢,我知道啦!这是个许愿池!”她笑得很灿烂,双眸绽放出迷人的光芒。

    “那我就许个愿吧,我希望今天妈妈不要那么忙碌,能抽空来参加我今晚的生日派对哦!”她白皙细嫩的十指交叉紧扣着,态度虔诚,充满希望。

    爸爸心疼得抱起她,语气温和的说:“能否邀请我们能歌善舞的依依公主跳一支舞啊?”

    “好呀!”她满心欢喜的答应。开始在喷泉池旁翩翩起舞,舞姿优美动人。

    很快便吸引了路过的众人,大家纷纷驻足围了上来。不时的赞美着这位穿着碎花洋裙的清纯少女。

    爸爸则在一旁,安静的提笔作画。

    ……

    “爸爸……”回想起往事,林别绪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忘却痛楚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注意力。

    她看了看周边,四下无人。

    伴随着悠扬的乐声,林别绪轻轻地扬起了纤纤玉手,迈着优雅的步子,婀娜多姿,曼妙柔美。

    她生在奉郁市享有名气的书香世家。很小的时候便开始练习着琴棋书画,受到祖上簪缨世胄一直沿袭下来的礼仪熏陶,让林别绪始终散发出名门千金独有的风范。

    在外人看来,林别绪这种独特的高贵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的。

    ……

    而这一切都被赫翰世尽收眼底。

    当监控机器人报出林别绪位于喷泉池时,他便再也按捺不住了。

    不到半晌的功夫,赫翰世就来到了喷泉池附近。

    他并没有直接上去打扰她,而是略有所思的看着正在发呆的林别绪。

    直到她开始翩翩起舞,赫翰世看着身段优美的她衣袂飘飘。顿时喉结一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开始慢慢走向正在跳舞的林别绪……

    林别绪跳得有些忘我,在一个美不胜收的旋转姿势过后,她的身体不偏不倚的碰到了正在向她靠近的赫翰世。

    赫翰世随手一挽,将她揽入怀中,动作尽现亲密。

    林别绪吓得停止了舞步,霎那间面色微红。“你放开!”她奋力挣扎,却发现完全无济于事。

    “不可能。”赫翰世的声线很低沉,极富磁性。

    他根本不会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

    “赫翰世!你混-蛋!”林别绪明知她的力道在赫翰世面前只能是花拳绣腿,但她不想就这样被他抱着。

    赫翰世英气俊朗的轮廓在灯光的映衬下,完美得无可挑剔。

    但在林别绪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更像是恶魔的化身。

    “你只能在我面前跳舞,也只能跳给我一个人看。”赫翰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听起来更像是亲密动人的情话。

    林别绪又气又急,冷言道:“你不配!”

    “是么?”赫翰世挑了挑眉,轻松的将她扛到了肩上,径直往卧室方向走去。

    林别绪彻底失控,躁郁不安的她瞬间感受到赫翰世克制已久的怒火气息。

    “赫翰世!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她不停的捶打着赫翰世坚硬的后背。

    赫翰世没有吭声,完全不痛不痒。

    刚进卧室,赫翰世便立即将林别绪按在门上,低头深深地吻上了她娇艳欲滴的唇瓣。

    林别绪的双手被他一只大手轻松的举起箍住,丝毫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

    林别绪惊恐万分的双眸变得憔悴黯淡。

    “别怕。”赫翰世嗓音低沉,强势的将林别绪甩到床上,压住……

    他贪婪得一次又一次的要着她……

    剧烈的疼痛让林别绪渐渐的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玉幽依,你不会知道你多令我着迷。”天蒙蒙亮的时候,赫翰世动情地看着林别绪,声音沙哑。

    一张精致的美人脸,长眉连娟,微睇绵藐。

    当林别绪渐渐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

    她微微睁开双眼,感觉身体像被巨型坦克碾压过一般,浑身酸痛,动弹不得。

    全身遍布着或粉或紫黑的痕迹,在她白皙透亮的肌肤上显得暧昧。双腿似乎丧失了行走能力一般软趴趴的。

    床单上分布着的血迹,格外的刺眼。

    “醒了。”赫翰世低头在林别绪变得更性感的双唇上啄了两下。

    “我恨你!滚!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林别绪这才意识到此刻的她正被赫翰世紧紧的环抱在怀里。

    她恶狠狠的怒视着赫翰世,冲动绝望。

    “话,说出口就别后悔。”赫翰世的语气出现了怒意。

    林别绪激动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副豁出一切的神情,生硬道:“绝不后悔!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赫翰世刚想用手帮她擦拭眼角的泪珠,林别绪立即把头转向另一边。

    “很好。”他冷笑,起身准备走向浴室,却在浴室的门口驻足。转过身,微微挑眉,冰冷至极的双眸傲视着林别绪,沉声威胁道:“看来《少女与喷泉》完全没有存留于世的必要。”

    “你有那副画的……啊!”一听到“少女与喷泉”五字,林别绪忘却疼痛般撑起身体,想要冲向赫翰世。

    却在双脚着地的瞬间,袭来一阵锥心的刺痛,双腿松软无力,很快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倒在床边。

    赫翰世冷脸朝林别绪走近,像早有预谋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语气冰寒:“还闹?”

    “你有那幅画的线索?它现在在哪里?”林别绪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吃力的想要爬起来。她仰头与赫翰世对视,眼神执着,显得楚楚可怜。

    赫翰世一把将她拽起,收入怀中。“看你表现。”他沉声,抱着林别绪走进了浴室。

    林别绪强忍着想要排斥的冲动,逐渐变得安静,低低的埋下了头。

    那副《少女与喷泉》是她父亲送给她12岁生日的礼物,也是父亲生前为她画的最后一副画。

    一想到能有机会再见到那幅画,林别绪的心就开始微微颤抖着。

    “你先告诉我那幅画现在在谁手里好不好?”虽然很想紧闭双眼无视掉眼前这个外表英气十足,却让她倍感厌恶的男人,但对那幅画的偏执还是让林别绪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

    赫翰世直接忽略她的话,将林别绪放进宽大洁白的浴缸里,用温润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她的身体。

    仿佛在精心呵护着一件绝世无双的艺术品。

    “我在问你话!装聋作哑有意思吗!”赫翰世的无言,让林别绪躁动不安到了极致。

    她敏感得开始产生了怀疑,这万一是赫翰世给她设的一个圈套该怎么办?

    可他明明知晓那幅画的存在,又或许他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林别绪的内心变得纠结而矛盾。

    “吃完饭带你去看。”赫翰世像能读懂人心似的,一句淡漠的话,很快让林别绪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将平静下来的林别绪抱回了床上,耐心的帮她穿好衣服。随后,赫翰世也穿上衣服,拿起手机吩咐庞叔准备上餐,便径直走出卧室。

    “那就一言为定了!”看着赫翰世将要走出房门的背影,林别绪仿佛看到希望一般,激动的说着。

    她紧咬着牙,缓缓起身,踉踉跄跄的想跟上赫翰世的脚步。

    但赫翰世明显没有要等林别绪的意思,反而自己走向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