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2章 卖身契约
    当林别绪走出卧室门口望向宽敞的走廊时,已不见了赫翰世的背影,便徐徐来到餐厅。

    餐桌上已摆放着热气腾腾的美味,大概是深夜的缘故,菜系的种类没有白天那么浮夸,稍稍显得淡雅而温馨。

    林别绪环顾了一眼,却也没见到赫翰世,只有管家笔直的站在餐桌旁,像是在等待着他们。

    “少夫人晚上好,我是你们的管家,庞叔。”庞叔恭敬从容的向她弯腰。

    “庞叔晚上好,很高兴认识你。这么晚还劳烦您准备了如此赏心悦目的佳肴,真是不胜感激。”林别绪表现得彬彬有礼。

    她记得庞叔的声音。当时赫翰世想要强吻她,多亏了庞叔及时的敲门,让林别绪成功躲过一劫。

    “少夫人见外了,能服侍少爷和少夫人乃老夫天大的福分。”庞叔语气谦和的回道。

    提到少爷二字,坐到餐椅上的林别绪微微问道:“赫翰世呢?”

    庞叔略显茫然的摇摇头:“未见少爷下楼。”他原本以为少爷和少夫人会一起下楼共进晚餐,当看到只有少夫人一人来时,庞叔也略感诧异。

    但主子们的私事,庞叔从不过问。他做事向来谨言慎行,循规蹈矩。

    林别绪简单的“嗯”一声便动起了筷子。

    她没必要真正去关心赫翰世这么个人,只是觉得既然被迫寄人篱下,理应象征性的询问一句再进食会比较妥当些。

    林别绪确实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虽然也有些疲倦,但她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少夫人您请慢用,老夫暂且退下了。”说完,庞叔摆了下手,便带领厨房里的佣人安静的离去。

    林别绪微微颔首,继续享用着佳肴。

    庞叔他们前脚刚走,赫翰世就来到了餐厅。

    他看着林别绪安静乖巧的吃相,像极了一只温顺可爱的小猫。在她边上坐下后,赫翰世情不自禁用手背轻抚她的脸颊。

    林别绪微微皱眉,便用手擦了擦他刚才抚摸过的脸部,没好气的瞪了赫翰世一眼。

    “全身都被我亲过了还装。”赫翰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赫翰世!你禽-兽不如!”林别绪气急败坏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只见赫翰世“呵”的一声冷笑,将一份类似合同的文件轻扔到她面前。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文件,用命令式的口吻说:“签了。”

    林别绪一脸警惕的拿起一看……“《卖身契约》?”

    她觉得可笑至极,继续开口嘲讽道:“赫翰世,你当所有人都是你奴隶啊?”

    “我只当你是。”赫翰世认真的沉声说道。

    “我凭什么要做你的奴隶,签这种不公平待遇的契约?”

    林别绪心想着纵使她已不是玉氏的掌上明珠,但好歹如今的身份也是一名品学兼优的交换生。冰雪聪明,能独自运筹帷幄复仇大计,将来的前程也会是一片大好。

    赫翰世神情淡然的提手捋了捋面前的玉瓷碗,漫不经心的开口:“凭我能轻易摧毁玉礼渊所有字画,包括《少女与喷泉》。”

    “你敢!”林别绪被他气得从餐椅上跳了起来,恶狠狠的怒视着他。

    “有何不敢。”赫翰世一脸淡漠,却显得格外的嚣张跋扈。他将契约拿回,做出一副要撕毁的样子,微微抬起眼角扫了林别绪一眼,沉声说道:“看来玉礼渊的字画在你眼里可有可无。”

    “等等!我签!我签就是了!”眼看契约就快被撕开,林别绪急忙开口妥协并从赫翰世手中抢走了契约。

    在她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她父亲的遗物和养母更重要的了。

    十年前的熊熊烈火将整个玉氏宅院烧成了一片惨不忍睹的废墟。父亲生前的一切早已化为灰烬,留下的只有父亲送给她的一条玉蝶项链和被仇家掠夺走的字画。

    林别绪此次回国的目的除了要报仇雪恨外,就是要寻回父亲的遗物。而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男人权势滔天,如果有他相助,想要找回字画定然易如反掌。

    她浏览着契约,整整30页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罗列着林别绪必须要严格遵守的条款……

    1、林别绪今生今世只能是赫翰世的女人。

    2、不准看其他异性一眼,眼里只能有赫翰世。

    3、不准主动接近除赫翰世以外的任何异性。

    4、除了赫翰世,不准让任何异性接近你。

    ……

    277、任何情况下,都要立即接赫翰世的电话,且在赫翰世允许后,方可结束通话。

    ……

    999、林别绪只能嫁给赫翰世。

    ……

    大致翻阅过后,林别绪在心里冷笑着:这是哪门子的契约啊,简直就是霸王条款。

    不过转念一想,等利用赫翰世找回所有的字画后,她就改回自己真实的姓名玉幽依,这样一来,霸王条款自然也就失效了。

    想罢,林别绪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狡黠,便在契约上签下了“林别绪”三字,字迹端秀清新。

    赫翰世则在一旁悠哉的品着红酒,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现在饭也吃了,契约也签了,等你吃完饭就请履行承诺帮我找到《少女与喷泉》画。”看到赫翰世神态自若的吃着饭,林别绪不免有些焦虑。

    “你这么在乎玉礼渊,不怕我吃醋?”看着林别绪焦急等待的样子,赫翰世就忍不住想要刻意为难她。

    “吃醋你个鬼啊!他是我……偶像!”还好她反应及时,把快要脱口而出的“爸爸”二字改成了偶像。

    林别绪从风餐露宿的境遇走到今天这一步,历尽了千辛万苦,看淡了世态炎凉。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活泼开朗的玉幽依。变得内心敏感,极度缺乏安全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她,绝不可能向外人透露她的真实身份,以免让仇家先寻到她的踪迹,招来杀-身之祸。

    赫翰世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林别绪,他神情淡然的开口道:“契约第517条,林别绪的偶像必须也只能是赫翰世。”

    “呼。”林别绪不耐烦的呼了一口气,忍无可忍的怼上:“赫翰世,你别太得寸进尺了,我呢只是纯碎的艺术欣赏。而你却因为得不到茉莉就逼迫我当她的替身,来满足你的虚荣。在我眼里,你和那些渣男没什么区别,赫渣渣。”

    看着赫翰世已经燃起的怒意,林别绪一副打了胜仗的样子,冲他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赫翰世朝她洁白的额间轻弹了一下,冷冷说道:“能当她替身,是你的荣幸。”便起身箍住林别绪的细腰,向书房移步。

    这下换她气得咬牙切齿,双手想要硬掰开赫翰世粗大有力的手,显然无济于事,“赫渣渣!放开!我腰快被你勒断了!”

    “契约第609条,林别绪必须迎合赫翰世所有的身体接触。”来自赫翰世充满磁性的沉声,声线性感得让人浮想联翩。

    但这个声音在林别绪听来,简直是魔音缠绕。

    她才不肯认输,语气坚决的说:“我偏不依,你又能奈我何!”

    赫翰世嘴角微勾,突然停下脚步,凑近林别绪耳边低沉道:“契约最后第1001条,以上任一条款林别绪如有不从,必须立刻与赫翰世领证结婚。”

    林别绪瞬间变得面红耳赤,生硬的道了一句:“赫渣男!算你狠!”

    赫翰世虽不爽林别绪对他的称呼,但他此时明显心情大好,决定暂且绕过她这一次。

    “你带我在你家找画?你以为你是当年挥霍10亿拿下《少女与喷泉》的顶级富豪啊。”看到赫翰世带她来到书房,林别绪觉得他有些敷衍。在她看来,赫翰世这种能一手遮天的狠人物定然只会不择手段,唯利是图。

    且她对当年新闻播出的内容记忆犹新,那副《少女与喷泉》是被一位年轻有为的神秘企业家以拍卖场全场最高价拍走的。

    “对。”赫翰世轻描淡写的肯定。

    林别绪顿时目瞪口呆,尴尬的恭维:“你…你…好有眼光。”

    赫翰世的书房很有格调,宽敞大气。

    可是她向前走了几步,环顾四周也没有见到那幅画。

    “女主子好!”

    “女主子第一美!”

    “女主子真是漂亮的小天才!”

    三个不知从哪冒出的声音突然响起。

    吓得林别绪差点想躲进赫翰世的怀里,她本能的叫了一声:“鬼啊!”

    “我们无敌帅气可爱!不是鬼怪。”三个声音异口同声道。

    林别绪连忙扫视,确定书房确实只有赫翰世和她两个人。这座城堡令她匪夷所思的地方太多了,顿时毛骨悚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赫翰世,说好的画呢?”林别绪的声音轻得微乎其微。现在的她只想拿到画之后拔腿就跑,远离这个诡异的房间。

    赫翰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坏笑,悠悠凑近她的耳朵,沉声道:“书架尽头右转。”

    他的声音本来就是阴阴沉沉的,浑厚动听。

    但此时的林别绪听着总感觉阴森森的,后背一阵凉意。她呆滞的向前继续走了几步。

    余光偷偷瞥了赫翰世一眼,发现他没有跟着走过来。林别绪只好转头示意:“赫翰世,你带我去看看吧。”

    “没兴趣。”他面无表情的拒绝。

    林别绪一脸的无奈,只好紧握着双手,鼓足勇气继续往里走。

    不料身后猛地传出一个打响指的声音,书房的灯瞬间全都熄灭了,一片黑暗。

    “啊!”吓得林别绪犹如惊弓之鸟尖叫着,仓皇向书房门口跑去。

    却在刹那,被赫翰世紧紧的揽入怀中,吻上。

    “非礼勿视。”

    “非礼勿听。”

    “非礼勿言。”

    三个声音又异口同声道。

    霎时间,书房里所有的监控设备都自动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