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5章 棠儿
    林别绪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

    同学们难得见到她来上课,总会在不经意间偷偷的看她一眼,但又很快收回视线。

    林别绪发觉从上次在宿舍开始,大家都变得很奇怪,似乎对她敬而远之。

    她也有预感这一切必定与赫翰世有关。从老师给她安排的座位就显而易见,四面八方清一色的女生把林别绪的座位围成一圈,显然是刻意将她与班上的男生隔开了。

    能做出这种安排的人除了赫翰世还能有谁。

    他这会儿应该回到总部了吧……林别绪单手撑着清润微翘的下巴,出神的想了想。

    猛然的回过神,才发现她竟然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了赫翰世!

    虽然在林别绪的人生轨迹中,不曾幻想过自己会有任何感情桥段,但她不得不承认赫翰世确实在某一刻微微的拨动了她的心弦。

    而这种依赖感也只是片刻的安宁。现在的林别绪早已心事重重,充满戾气的眼底似乎翻滚着家破人亡的画面。顿时,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握成了拳。

    想到仇恨,林别绪扫视了全班,果然没有发现雷涛威的身影。

    正在她愁眉不展之际,突然想起添加过雷涛威的微信,便抬头偷瞄了一眼正在讲课的老师,悄悄地拿出手机翻看。

    林别绪的朋友不多,可反复确认了几遍后,还是找不到雷涛威的微信。倒是多出了一个备注为“你老公”的好友,她不用想都知道是赫翰世。

    眼下,她刚对他产生的一丝好感,在此刻已然烟消云散了。

    林别绪嘟着嘴把备注改成了“赫渣渣”,然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你是怎么破解我手机锁屏密码的?”

    “用脑。”赫翰世几乎是秒回。

    “…当我没问。”林别绪见识过赫翰世的手段,这世上只要有他想办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最好,他想知道的事也不例外。

    “破解就算了,竟然把雷涛威和我所有异性朋友的微信都删除了!”她最气不过的就是赫翰世的专制与霸道,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林别绪上课时间胆敢想其他男人,经我决定给予开除处分。并执行卖身准则,即刻嫁给赫翰世。”

    简直不可理喻。

    看到赫翰世秒回的消息,林别绪被气得七窍生烟,直接将他的微信拉入了黑名单。

    ……

    而在手机的另一头,赫翰世正一脸淡然的看着手机屏幕。

    在会议上发表着言论的申怿看到他竟然在玩手机,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

    但很快,申怿又发现赫翰世的脸由阴转怒了。

    赫翰世一看到林别绪把他的微信拉黑,直接眉头紧锁,恨不得从手机穿越到她身边收拾她。

    “林别绪,限你三秒内将我微信移出黑名单。”他很快编辑一则短信发了过去。

    然后恢复一脸淡漠,用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悠哉的点了三次,果然不出所料的收到了林别绪的回复:“你是不是在我手机里装了什么奇怪的监控?”

    “三秒已过。”

    “赫渣渣!已经移出黑名单了你还想怎样!”

    “想把你……”赫翰世一想到林别绪气呼呼的小脸,就不由得心生坏意。

    “赫翰世!你这个大流-氓!”

    林别绪不在身边的每一秒,赫翰世都觉得很漫长。他不时的确认着时间,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还在发表讲说的申怿。

    五分钟后,他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就直接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散会。”便径直走出了会议室。

    “申助攻,你有没有发现赫总消失几天后,变得极其的反常?他刚才竟然在玩手机耶!”一个高层按捺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悄悄的问向申怿。

    申家是赫家的百年辅臣,也算是世交。所以赫翰世也成了申怿从小一起长大的总角之交。

    他从幼儿园开始就死心塌地的跟随赫翰世,如今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赫翰世的业务特助。

    所以,申怿与项雀一起,铸成了赫翰世的左膀右臂。

    “那你有没有发现我刚才的发表很精彩?”申怿双臂交叉在胸前,反问高层。

    “申助攻的发表可谓是精妙绝伦,语惊四座,真不愧为赫总的神助攻。”高层反应得很快,一脸献媚。

    申怿官方一笑,便追寻着赫翰世的脚步。可他刚走出总部大厦的VIP大门,就看到赫翰世已经驾车离开了。

    ……

    距离放学还有半小时,林别绪却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一想到赫翰世肯定会在教学楼下堵她,便开始焦虑不安起来。虽说来时讨好般的说过要赫翰世接,但这只是林别绪的缓兵之计。

    尽管她父亲的画还在赫翰世的书房里,但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更何况她既重获了来之不易的自由,便再也没想过要回到赫翰世的牢笼。至于那幅画,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夺回来。

    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林别绪谎称腹痛便顺利的离开了教学楼,只可惜证件全都被赫翰世没收了,她想乘车远离本盛市,就只能选择网约车。

    ……

    赫翰世刚结束了会议,准备要前往珑京大学接林别绪,却看到她的手机定位发生了变化。

    可他并没有感到一丝的诧异,而是像早已预料到一般随手拿了一个总部的车钥匙,就往林别绪手机定位的方向驶去。

    赫翰世的车技堪称一流,很快就开到了林别绪的附近。他在一个稍微隐蔽的地方停下,但没有要下车去找她的打算,而是神情淡然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

    林别绪伴着一路小跑终于到达学校的大门,她谨慎的观察着四周,确定没有见到赫翰世那辆霸气张扬的加长版豪车后,才终于放心的坐进了网约车。

    “小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怎么会包车去奉郁市的墓园?”正在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打量起了林别绪。

    为了安全起见,林别绪选的车主是个面善的中年妇女。

    “阿姨,我是奉郁人,只是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别处。因为需要赶着参加一场葬礼,所以麻烦您再开快些。”林别绪心平气和的回复。

    从本盛市到奉郁市大概有两百公里的距离,她原本想搭乘动车前往,可无奈证件都落入了赫翰世的手里。

    “我也是奉郁的,但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我们全家搬来本盛已经五年了。”

    林别绪会心一笑,轻声说道:“阿姨的孩子真幸福,有您这么好的妈妈。”

    “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谁能不心疼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司机微笑着看了一眼后视镜。

    这句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痛了林别绪的心脏,她无言的转头看出窗外,神情黯然。

    直到车子下了高速,林别绪都没有收到赫翰世的任何联系,她觉得有些反常,但也顾不上去想原因。

    而是先让司机开往附近的一家花店。她买了一束风信子和两束白菊,便很快来到了奉郁墓园。

    跟司机阿姨道别后,她只身来到三座墓碑前,安静的站着。

    午后的秋日有些晃眼,将林别绪曼妙的倩影斜射成一个修长的影子。

    半晌过后,她将那束风信子缓缓的放在一座墓碑前,用手轻轻的擦拭着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眉目清秀,温润如玉。

    “爸爸……”林别绪哽咽着,在玉礼渊的碑前跪了下来。

    她爸爸生前最爱的花是风信子,林别绪一直记得。

    “奶奶,原谅我那么久才回来看你们。”三叩首后,她把一束白菊放到奶奶的墓碑前。

    林别绪的奶奶也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她最记得小时候,奶奶经常会带着她在小院子里,安静的赏花听曲儿,偶尔微抿一口花茶,举止优雅,最是体面。

    她的爷爷因病走得早,奶奶一个人默默的打理着玉家上下的琐事,多年如此,毫无怨言。

    想到这里,林别绪早已泣不成声。

    她不停地在心底痛斥着命运的不公,为什么这么疼爱她的父亲会惨死于非命!为什么向来温婉得体的奶奶要被仇人给活活气死在病床上!

    虽然心里满是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但林别绪不敢放声大哭。她知道如今雷涛威突然间消失,很可能会回到奉郁市,如果被他发现了踪迹定然会凶多吉少。

    林别绪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第三座墓碑,深深的低下头鞠躬,恭敬的将最后一束白菊放在碑前。

    最后这座墓碑上刻着她的名字“玉幽依”,照片也是她12岁时的模样。

    “棠儿,我来看你了。”林别绪的声音很微弱,双手冰凉。

    她轻抚着眼前的墓碑,突然两眼放空,呆坐了下来,头稍稍倚向刻有自己名字的墓碑。

    墓碑里安眠的人叫玉棠,她是林别绪这辈子最大的亏欠。

    那时候,林别绪正值髫年。她的父亲去往偏远的山区支教。不料那年山体滑坡,将一座小小的村庄瞬间吞没了。

    当玉氏全族正火急火燎的四处打听她父亲的下落时,玉礼渊带着两个瘦骨嶙峋的小孩回到了家中。

    他们的父母在那场山体滑坡中不幸离世了,玉礼渊看着村子里幸存下来的两个孩子,于心不忍便决定把他们带回家收养。

    林别绪一眼看到他们也起了恻隐之心,很快的成为了他们的好朋友。

    奶奶也很欢迎他们,还给他们兄妹俩起了名字,哥哥叫玉骞,妹妹叫玉棠。

    ……

    “棠儿,你会恨我吧。”林别绪有气无力的轻叹着,无助的望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