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8章 毛病不少
    赫翰世一发现林别绪的眼皮微动,立刻俯下身在她耳畔轻声道:“还有哪不舒服?”

    林别绪只觉他的声音低沉浑厚,极富磁性。

    她缓缓的摇了摇头,看向周围的医务人员。

    赫翰世将林别绪从救护床上抱起,径直走向不远处的酒店。

    “快!赶紧安排王室套房!再为总裁和总裁夫人精心挑选衣服送去!”园长急切的吩咐手下。

    “是!”手下立即拿出平板看了看,一脸恐慌的说道:“王室套房早已被预定光了…”

    “现在就联系888A号王室套房的贵宾,免费为他升级至天空花都别墅。”园长在处理应急方面可谓是柔刃有余。

    “是。”手下很快就完成了安排。

    毕竟贵宾突然能享受到一天需要支付20万的主题别墅,没道理不开心啊。

    赫翰世的大长腿走起路来像带着风,抱着林别绪很快来到了套房。

    酒店的服务人员很及时的送来衣服后,便恭敬的关好门退下了。

    林别绪看着赫翰世的身上还残留着她的呕吐物,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一听到她见外的话,赫翰世顿时心生不爽,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你没事就行。”

    对于赫翰世突发的火气,林别绪毫无头绪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她歪着头刚要思索着什么,却被赫翰世一把抱起带进了浴室。

    看到他开始脱衣服的动作,林别绪又本能的紧闭上了双眼。

    “有恐高就要克服。”许久,赫翰世终于肯说话了。

    “你要我克服恐高症?”林别绪诧异得差点睁开眼。

    从小到大,知道她有恐高症的家人和朋友都会让她避开高处,只有赫翰世叫她克服。

    林别绪想了想,还是怯懦的说道:“我不…”

    “明早训练,做好心理准备。”赫翰世根本不在意她的拒绝。

    “对了,我明早有课,没空。”林别绪继续推辞。

    赫翰世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她一眼,淡淡的沉声道:“林别绪,我有你课表。”

    “额…”林别绪有点心虚的抿抿唇,瞬间切换苦肉计。她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黯然的开口道:“赫翰世,我最近不在状态,这事以后再说好不好?”

    “……”浴室里突然没了声响,林别绪偷偷半张开眼,就看见赫翰世已经走出了浴室。

    她穿上酒店提供的裙子后,也跟着走了出来。

    赫翰世面无表情的打量了她一眼,突然喉结一动,低哑着声问:“肚子饿没?”

    他本意并非此话题,但注意到林别绪稍显憔悴的小脸,也不好再强迫什么。

    “饿了。”林别绪本来吃得就不多,刚才又全都吐了,眼下正是饥寒交迫的感觉。

    赫翰世随即点了几道清淡又养胃的菜。

    不一会儿,林别绪就尝到了服务员送来的美食。

    看到她吃得津津有味,赫翰世也跟着吃了一点。

    “这游乐园不会是你家开的吧?”林别绪突然想到刚才有人叫她总裁夫人,又联想到今天的一切,很容易就看出了端倪。

    “我们家。”陪着她吃饭的赫翰世一脸淡漠的强调。

    林别绪敷衍的笑了笑,继续吃着精致美味的菜肴。

    这时,赫翰世的手机突然响起,但他丝毫没有要接的意思。

    “你手机响了。”林别绪微微的提醒了一句。

    “我不聋。”赫翰世将一大块清蒸鱼肉挑完刺后,夹到林别绪的碗里。

    而后又嫌铃声太吵,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尽管如此,林别绪还是看到手机屏幕一直亮着,是一个备注为申怿的人打来的。

    赫翰世冷眼看着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手机上,眉头一皱,直接要关机,却被林别绪阻止道:“接一下吧,对方连续打了7个电话,万一有急事呢?”

    虽然赫翰世懒得搭理申怿,但看在林别绪的面子上还是接了。

    “赫总!你就给我一句准话吧!赫氏你究竟还要不要了?截止到目前!我手头已有579个项目!755份文件!1910份报表和……”刚接通就听到一长串激动不已的咆哮声,连坐在旁边的林别绪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赫翰世留意到她一脸震惊的表情,没等申怿发泄完就挂断并关机了。

    林别绪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微微低下头,沉默了一阵后转头看向赫翰世,开口道:“赫翰世,我们回家吧。”

    这次林别绪是真心的,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任性,却给赫翰世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沉重的负罪感在她心底油然而生。

    赫翰世一把将林别绪抱到他的大腿上,搂入怀中,沉沉的道了一句:“你无需有任何压力。”

    林别绪略感讶异的抬头看向赫翰世,总感觉他能读懂人心。

    “既然怎样都逃不出你的魔爪,倒不如乖乖回去做茉莉的替身。”林别绪一想到赫翰世之所以会为她奋不顾身的原因,是因为她长得像那个叫茉莉的女孩,语气就缓和不了。

    “林、别、绪。”赫翰世顿时变得恼羞成怒,直接抱起她扔到床上,重重的压了下去……

    ……

    当林别绪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后排的车座上。她用手揉了揉脑袋,强忍着身体传出的剧痛,慢慢的爬起来靠坐着。

    正在开车的赫翰世瞥了一眼后视镜,沉声问道:“还痛?”

    林别绪默不作声的怒瞪着他,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她无解,为何每次她一提及茉莉这个人,赫翰世就变得异常反感。

    可林别绪还是有些敏感的,她清楚的记得当时赫翰世要吻她的时候,庞叔不过是在门外说了句有关茉莉的消息,他便舍她扬长而去。

    如果哪天,赫翰世真的找回了那个叫茉莉的女孩,他会选谁……想到这,林别绪神情黯然的看向车窗,心底微微泛着失落。

    回到赫翰世的城堡后,林别绪一声不吭的来到卧室,赫翰世也跟着走了进来。

    “赫翰世…”她沉默了许久,却欲言又止。

    “说。”赫翰世垂着眸看向她。

    林别绪有些彷徨,但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吻我的时候,心里想的人是我还是茉莉?”

    “有何区别?”在赫翰世看来,林别绪和莫离不过是对她的一个称呼而已,没必要区分对待。

    “当然有区别了!她是她,我是我,你只是把我当作她的替身,但我却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听到赫翰世冷漠的答复,林别绪显得有些心烦意乱。

    赫翰世又开始用看白痴的眼神瞟了她一眼,冰冷的低沉道:“臆想症、被害妄想症、恐高症,你毛病不少。”

    “呵。”林别绪苦笑着像是在自我嘲讽,对于这个执念,她算是死心了。

    ……

    第二天一大早,赫翰世就把林别绪抱到餐桌前晃醒。

    “赫翰世,你都不累的么?”半睡半醒的林别绪浅浅的打了个哈欠。

    她总感觉赫翰世有永远都用不完的体力和精力。

    “少废话。”赫翰世一脸淡漠的沉声道,将一杯牛奶递到林别绪嘴边。他清楚林别绪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反正你自己去跟太阳肩并肩,本姑娘恕不奉陪。”她漫不经心的接过牛奶小抿了一口。

    赫翰世依旧油盐不进的逼着林别绪吃完早餐,等她休息了一会后,他向庞叔示意了一个眼神。

    庞叔便恭敬的走向他们,谦和的说:“少爷,申怿申特助又送来了几沓厚重的资料请您过目。”他按赫翰世的要求刻意将申怿的名字报了出来。

    申怿?林别绪觉得耳熟转头一想,瞬间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般两眼放光的看着赫翰世:“既然你任务量那么繁重,今天的训练就先取消吧,我们改天再约哈。”说完悠悠的起身想要溜之大吉。

    但下一秒还是被赫翰世一手按回了原位,他站起来居高临下般开口道:“我被你耽误的时间还少?不想再浪费时间就乖乖跟我走。”

    林别绪自知赫翰世为了寻她一连耽误了很多工作,而变得有些愧疚的她自然不想再继续欠着人情,只好起身跟上赫翰世。

    显然,一切尽在赫翰世的掌控之中。他嘴角微微勾起,载着林别绪来到了机库。

    一路上,车子经过城堡后方的高尔夫球场,简直令林别绪叹为观止。

    而看到一排整整齐齐的直升飞机后,她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在赫翰世眼里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交通工具罢了。

    赫翰世轻轻的抱着林别绪,吻了吻她的唇,沉声道:“集中精力,听我指挥。”便要将她带上直升机。

    “不行不行!我需要眼罩,耳堵跟口罩!”林别绪还是有些抗拒。

    但赫翰世不会给她任何余地,一把将林别绪抱到了直升机的后座。

    听到直升机螺旋桨在空气中旋转的声音,林别绪紧张得摒住了呼吸,她紧紧的闭上双眼,两手死死的捂住双耳。

    “睁眼。”赫翰世将她搂进怀里,轻轻移开她的双手,在她耳边发出浑厚的沉声。

    林别绪根本听不进去。

    “想错过玉礼渊的画?”赫翰世显得非常的有耐心。

    一听到玉礼渊三个字,林别绪瞬间有了一丝清醒。她慢慢的睁开一条眼缝探了探。

    四名保镖双手举着的正是她父亲的代表作《朗朗书声》!

    画中的孩子们正聚精会神的朗诵着诗经,神态呼之欲出,惟妙惟肖,仿佛真的听到了孩童们的书声朗朗。

    “你是怎么找到这副画的?”林别绪清楚她父亲的这幅画早在十年前就被雷千炙以高价卖给了一个迪拜的富豪。

    赫翰世直接无视她的问题,认真的说道:“集中精力看画。”

    林别绪对他的好奇瞬间升华到了膜拜的程度,她渐渐的接受了赫翰世的安排,全神贯注的看向那副《朗朗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