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19章 一切都变了
    确定林别绪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后,赫翰世示意飞机驾驶员开始提升直升机的高度。

    直升机逐渐上升后,按赫翰世的要求确保林别绪看画的视觉为倾斜角,有效的避免了她会垂直看向地面而增加恐惧感的情况。

    在距离地面大约20米处,赫翰世察觉到林别绪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恐慌,便立即暗示驾驶员将直升机保持在这个高度。

    “现在画虽变小,但视野开阔了。”他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林别绪的双手,凑近她耳廓说出引导性的话。

    “…嗯。”林别绪虽然有点慌张,但很配合。

    “高处,只不过是把眼前的事物变小,让你一目了然。”赫翰世继续疏导着,轻轻的将她的脑袋靠向自己的胸膛。

    林别绪默默的在心里重复着赫翰世的话,依偎在他的怀里,专注的看向那幅画,突然感到莫名的踏实。

    半个小时过后,她开始随着画作方向慢慢的改变了视野,看向更远处的地方。

    好像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林别绪的呼吸声也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训练的效果与赫翰世预计的一致,他随即示意直升机降落了。

    “这样就结束了?”刚下飞机的林别绪有点不敢相信训练会这么简单。

    “明早继续,循序渐进。”赫翰世牵着她的手沉声道,把训练步骤告诉林别绪,也是让她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好呀。”这次林别绪欣然接受,她嘴角微微上翘,双瞳盈盈秋水,美艳动人。

    赫翰世看着她,又一阵莫名的心跳加速。

    而林别绪却无心留意他,转头看着她父亲的画作《朗朗书声》。

    “想要?”赫翰世的声音深沉而又粗豪。

    林别绪自然是想拿回父亲的画,但回忆起上次赫翰世表面上很豪爽的将《少女与喷泉》送她,暗地里的代价却要把她蹂躏得心如死灰。

    “还是暂且由你帮保管吧。”她现在确实也没地方存放父亲的画作,只好一脸讨好的说道。

    赫翰世弯腰凑近林别绪的朱唇粉面,露出一丝坏笑,“怕我吃了你?”低沉浑厚的声线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林别绪白里透红的脸蛋一下子滚烫到了耳根,她微微低头尽量避开赫翰世勾人的双眸,幽幽地说道:“大家都看着呢…”

    “那又怎样?”赫翰世挑了挑眉,没有给林别绪反驳的机会,直接将她抱入怀中深深的亲了下去。

    “虐狗啊,真是虐狗啊。”册岑坐在车里无奈的叹了叹便将车开走了。

    在场人员很快退下后,周围变得异常的安静。

    安静得都能清晰的听到亲吻声,林别绪早已娇羞得面红耳赤。

    赫翰世却忘情的将粗糙有力的大手伸进了她的上衣。

    “不…”林别绪下意识的想阻止他游走的手,却被赫翰世用裆部顶了顶,吓得她绵绵的微吟了一声。

    听到这般怜人的细语,赫翰世顿时兽性大发,一把将林别绪抱进身旁的直升机里,粗暴的合上了机舱门……

    不知过了多久,赫翰世才愿放开早已虚脱的林别绪,帮她穿上衣服后,意犹未尽的在她唇间轻啄了几遍。

    “你…有避孕药么?”林别绪有气无力的问道。

    正抱着她走回城堡的赫翰世突然停下了脚步,神情骤变,冷沉沉的吐出一个字:“没。”

    林别绪刚想开口让赫翰世买,却在瞬间被他的话打断了。

    “你就这么不想为我生孩子?”声音充斥着怒气。

    “我只是…只是不想那么快就…”林别绪见势不妙,只好委婉的解释着。

    “上次在医院偷吃避孕药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现在还敢有这种想法!”赫翰世没有心情去听她的解释,抱着林别绪的双手加重了力度。

    被赫翰世勒得生疼的林别绪显得有些委屈,她紧咬着牙微微抬头看向他冰冷的轮廓,失望的开口道:“你终究还是查了开药单。”

    “对。”赫翰世冷冰冰的直言不讳,像是在报复林别绪一般。

    一阵心寒涌上的林别绪强忍着泪,她不想在赫翰世的面前变得那么不堪,但没出息的泪珠还是滑落到了粉嫩的脸颊。

    “赫翰世,我只是茉莉的一个替身,说不定哪天她就回到你身边了。若是现在我怀了你的孩子,到那时候的我会怎么样?是被你无情的抛弃还是你愿为了我而放弃茉莉?”林别绪仿佛用尽了一生的气力和希冀去阐述着心里的憋屈。

    赫翰世轻蔑般冷哼了一下,冷着眼说:“如果你不是莫离本人,你觉得你会有机会靠近我?”

    “赫翰世!你什么都不懂!”林别绪气得嘟起小嘴。她在心底疯狂的呐喊着:赫翰世你这个笨蛋!我根本就不叫林别绪!而是叫玉幽依!所以我绝对不会是茉莉本人!

    但眼下,大仇未报的林别绪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看到她气得嘟起的小脸,赫翰世才稍稍息怒,继续冷沉沉的嘲讽道:“看在你臆想症发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配合你角色扮演。”

    “呵~不可理喻。”林别绪瞪了他一眼,扭头看向别处。

    从机库到城堡的距离很远,册岑把车开走后,赫翰世一直抱着林别绪徒步前往,不过好在孔武有力的大长腿为他提高了不少效率。

    只是林别绪不再吭声,赫翰世也懒得开口。

    ……

    林别绪下午有课,赫翰世定然会亲自送她去学校。

    “我就在这里下车好了!”眼看快要到达珑京大学的正门,林别绪赶紧叫停。

    赫翰世没有搭理她。

    车子还是不偏不倚的停在了教学楼下。

    不过这次,册岑显然有了先见之明,他早早的安排了保镖将车身围成一圈。

    “真有必要搞得那么浮夸么。”林别绪有些不爽的小声嘟囔道。

    “再说一遍。”赫翰世还是捕捉到了她的嘀咕。

    林别绪微微的翻了个白眼,转头展露出一脸的清纯笑颜说道:“我说我要去上课啦,拜拜!”她朝赫翰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后,一跃跳下了车。

    不料赫翰世还是紧随其后。

    “…赫…赫董好。”一个迎面而来的女生吞吞吐吐的说着,不敢抬头看。

    赫翰世像没听到一般,直接无视掉,依旧紧紧的跟在林别绪的身后。

    路过的学生们都识趣的选择了敬而远之,也不敢再议论纷纷。

    “我已经极其安全的被你护送到教室门口了,赫董请回吧!”刚走到教室门口的林别绪像发布逐客令一般,挥着手背做了个向外赶的姿势。

    “林、别、绪。”赫翰世顿时一身怒气,一字一字的点着她的名字。

    “我知道错了,我会乖乖听课的,放学记得来接我哦。”一见情况不对,林别绪瞬间双手捏着自己的耳垂,满脸的乖巧讨好。

    “亲一个就饶了你。”赫翰世一脸淡然的挑了挑眉。

    林别绪看向他那张叫人迷恋的完美俊脸,双颊泛红的细声道:“这里是学校,你别这样。”

    “我怎样?”赫翰世痞里痞气的反问,漫不经心的靠着教室的墙壁。

    “回家再亲不行么!这里那么多人不嫌丢脸啊!你想要明天的热搜是校董调戏学生么!”林别绪被气急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她联想起上午在机库发生的事就恨不得找个石缝钻进去。

    看着林别绪憋屈的样子,赫翰世似笑非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沉声道:“成交。”

    直到赫翰世上车离开后,林别绪才从懵圈的状态回过神来,她意识到刚才好像说错了话,但一切已晚。

    只能一脸懊恼的回到座位上,尽管别的教室位置都能自由选择,但林别绪所在的这间教室位置只能是一成不变,而且仍旧被女同学们团团围坐着。

    刚回到车上的赫翰世就拿出手机,紧盯着视频里无精打采的林别绪。

    自从上次她课间找借口偷溜出学校后,赫翰世就命令人在她座位的附近安装了监控。

    林别绪自然也注意到旁边多了一台指向她的摄像头,不用想就能猜到此时的赫翰世一定在监视着她。

    她烦躁的趴在桌面上,将课本对开成两半,遮住了自己的小脸,在心里默默埋怨着:赫渣渣是大变-态,性格绝对有缺陷,人格肯定是分裂的……

    赫翰世则毫不厌倦的继续看着视频里的林别绪。

    他已错过了她十年,如今相遇,赫翰世恨不得将林别绪变成一个小物件随身携带着,一刻都不想再过上失去她的生活。

    ……

    直到亲眼目睹着林别绪正在认真的听课,赫翰世才把手机立在一边,开始处理桌面上堆积成山的文件。

    这时办公室的瞳孔识别大门突然被开启,申怿双手举着一叠厚厚的文件准备走了进来。

    不经意间扫视到了正在办公的赫翰世,他震惊得两手一激动,厚重的文件立马散落了一地。

    “赫翰…赫总!你竟然空降了……”申怿边说边亢奋的想要给赫翰世来个世纪拥抱。却在被赫翰世神情淡然的瞥了一眼后,瞬间闭上了嘴,也停止了激越的步伐。

    “呃…回来上班就好。”冷场的申怿尴尬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麻利的收拾着地上七零八落的文件。

    对于现在的赫翰世,申怿只能把要求无下限的降低。

    从小到大,他所认识的赫翰世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不可一世却无比睿智。能以最低的成本轻松达到利益最大化,能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小时一个人待在顶层办公室的工作狂人。

    直到赫翰世遇见了他梦寐以求的莫离,申怿感觉一切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