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20章 你开心就好
    为了躲开监控,林别绪用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脸,仅留出一条狭小的指缝环顾了四周,还是没有发现雷涛威的身影。

    这个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至今生死未卜。

    林别绪原本打算利用雷涛威做切入点接近雷千炙的计划变得寸步难行了。

    突然手机发出的震动打断了她的思绪,打开一看是赫翰世发来的微信:“认真听课。”

    林别绪心不在焉的回了个“遵命”的表情,继续看向讲台。

    直到听见下课的铃声一响,林别绪像百米冲刺一般飞奔向医务室。

    “校医,我急需避孕药。”刚冲进医务室,林别绪就迫不及待的说明了来意。

    “什…什么?校董夫人…林同学,你……”年轻的男校医一时语塞,不禁大跌眼镜。

    林别绪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嘴总是比脑袋运行得更快些,她尬笑着开始补充道:“是这样的,我们班有个女生跟她男友是异地恋难得相见就…她现在有些担心却又害羞不敢去买,我也是看她可怜得很,毕竟大家都是女生嘛,就帮她来医务室问问看。”

    男校医听完一脸的恍然大悟,他仔细琢磨着也觉得林别绪的话可信。毕竟她可是传说中的校董女朋友,应该巴不得能怀上他的孩子才对,怎么可能想要避孕。于是男校医和气的说了一句:“这种药是有的,请林同学稍等。”便走进药房取药。

    “你在这上面签字就可以领药了。”校医将取药记录的电子签名笔递给林别绪。

    “好的,谢谢校医。”林别绪刻意用草书体在签名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便迅速拿起避孕药跑出了医务室。

    刚到楼梯转角处,她就很快将药吞了下去,便回到教室。

    赫翰世发来一条微信问:“去哪?”林别绪一脸烦躁的看了一眼立在身旁的摄像头,回了句:“洗手间。”就继续趴在桌面上闭目养神。

    凭空消失的雷涛威已经够她心烦意乱的了,现在又被赫翰世密切的监视着,林别绪显然压抑得透不过气来。

    “你们听说了吗?掌掴赫董女朋友的那个女生到现在还躺在ICU病房呢。据说她被急救车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我看是凶多吉少了。”

    “哇,她也太可怜的了吧。”

    “可怜什么啊,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谁让她作死惹到不该惹的人!”

    “就是,还有之前以校花龙盼兮为首的一伙人也是因为在宿舍里霸凌了赫董的女朋友,才全都被立即开除的,真是自作自受。”

    “反正我们惹不起但躲得起呀,千万不要步雷涛威的后尘,自从那天他被赫董的手下抓走后就被学校直接开除了,至今都杳无音讯呢。”

    坐在林别绪周围的几个女生以为她睡着了,正窃窃私语的八卦着。

    “你们是说雷涛威被开除了?”一听到这个名字,林别绪突然抬起头问向几个女生。

    “啊…!”谁知那几个女同学刚看到被惊醒的林别绪,就像见鬼似的吓得东逃西窜。

    “站住!”林别绪跟着跑了出来。

    几个女同学闻声瞬间像被点了穴一般定在原处。

    “嗨,林…林同学。”一个女生率先转过头对林别绪示好。

    “你们谁有雷涛威的联系方式?”林别绪顾不上寒暄,直奔主题。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后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林同学可以去问班主任看看。”另一个女生说。

    “好的,谢谢。”林别绪这才莞尔一笑,赞同了女生出的主意。

    看到林别绪返回座位后,那几个女生才敢轻呼了一口气,跟着回到座位继续上课。

    因为赫翰世这层魔性的光环,现在的林别绪仿佛自带黑体一般。同学们都不敢与她接近,甚至是打招呼,生怕无意间得罪了赫董。

    ……

    “进。”

    刚准备抬起手敲门的项雀就听到了赫翰世的应允声,便直接通过瞳孔识别走进了办公室。

    赫氏总部大楼的顶层只有一间宽敞得像足球场一般的办公室,这里是赫翰世的个人办公区域,平时根本没人敢靠近。

    而在整个赫氏,能拥有自由进出这间办公室权力的人只有申怿和项雀。

    “赫董,已查出少夫人去医务室领取的药类。”项雀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赫翰世停下手中的笔,神情严肃的看了项雀一眼。

    项雀明白那个眼神是在命令他快说,犹豫了片刻后,项雀无奈的开了口:“跟上次调查医院开的药单一样,是避孕药。”

    “备车。”赫翰世顿时全身燃起嗜血般的怒气,他尽量控制着自己想捏扁林别绪的冲动,阴沉沉的说道。

    “是。”项雀本想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赫翰世的情绪,但此时的形式显然多说无益。

    册岑刚收到项雀的通知就很快将车开到总部大门等候。

    只见赫翰世怒气冲冲的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一把将他拎了出去,便气势汹汹的把车开走了。

    ……

    林别绪正专心致志的听着课,也打算好放学后就去找班主任询问雷涛威的联系方式。

    谁知教室的门口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正向她飞速袭来,没等她看清是谁就被黑影硬生生的拽出了教室。

    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看到这一幕都呆若木鸡,没人敢吱声。

    “痛!赫翰世你放开我!”正被赫翰世抱到肩上的林别绪不停的敲打着他的后背。

    赫翰世强忍着雷霆之怒将她扔进了车里。

    他的动作很粗暴,痛得林别绪发出“嘶”的一声,她紧咬着唇看向早已火冒三丈的赫翰世,大概也猜到了让他勃然大怒的原因。

    “你带我来医院干什么?”看到车子超快的开到了医院,林别绪有些彷徨不安的问道。

    “洗胃。”赫翰世冷漠的说着,便要把她揪下车。

    “我不要!你放开我!”林别绪疯狂的反抗着,用力的咬向赫翰世的手臂。

    悲痛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很快就滴落在了赫翰世的手臂上。

    看着林别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赫翰世不痛不痒的冷嘲道:“为了避孕,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你不也为了监视我,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么?”听到他冰冷的话语,林别绪松开紧咬的牙印,恶狠狠的瞪着赫翰世。

    “识相点就乖乖认命,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半步。”赫翰世垂着眸直盯向泪眼朦胧的林别绪,紧紧的捏起她消瘦的下巴。

    “嘶……”林别绪被捏得生疼,一时说不出话来。

    赫翰世顺势低头吻了吻她红润的双唇,便将她抱下车走进医院。

    “晚了,药效早就被身体吸收,你觉得现在还有洗胃的必要么?”林别绪强忍着泪,报复性的说道。

    一时间,她感觉自己的骨头快要被赫翰世的手给捏碎了,“赫翰世你放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林别绪痛得忍无可忍。

    “呵,为我好。”赫翰世停下脚步,将林别绪扔到了地上,居高临下的冷视着她。

    附近的保安看到这一幕,赶紧走向林别绪想扶她起来,可刚靠近几步就被赫翰世强大的气场给震慑住了,只好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林别绪吃力的爬起来,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后背,略带着妥协的意味说道:“我们回车上再说好么?这里人太多了。”

    赫翰世没有拒绝,紧随其后上了车。

    “说说吧,怎么个为我好法。”刚一上车,赫翰世就摆出兴师问罪的架势。

    “如果茉莉回来了,你会选她还是选我?”林别绪不抱希望的看出窗外,躲避着赫翰世那张令人神往的俊脸。

    这个问题其实在她心底早有答案,赫翰世能为了茉莉苦苦找寻了十年,可见他是何等专情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替身就放弃掉心中深沉的执念。

    “你就为这个不愿怀我们的孩子?”赫翰世突然变得有些忍俊不禁。

    “这个问题在你眼里很可笑是吧?还是你觉得我这个备胎当得很自讨没趣啊?”每次林别绪一提到这个问题,赫翰世都选择避之不答,这令她倍感懊恼。

    赫翰世挑了挑眉,将林别绪的脑袋转向他,神情淡然的问道:“真想知道答案?”

    “废话!”林别绪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

    “这问题无解,毕竟我没有双重人格。”赫翰世用手背轻轻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

    林别绪一脸厌弃的将他的手甩开,暗自伤神着开口道:“总是转移话题就没意思了。”

    “要不你陪我找到莫离,到时候我再仔细衡量。”赫翰世饶有兴趣的凑近她沉声道。

    “这人海茫茫的去哪找啊,再说你寻了十年都毫无踪迹,我又怎么可能找得到。”林别绪心里自然是不希望赫翰世找茉莉的,但既然他都开口了,直接拒绝总感觉有失体面。

    “所以你不必纠结这么无聊的问题。”赫翰世说完准备驱车回家。

    “…好吧,我答应你,陪你去找茉莉就是了。”沉默了许久,林别绪像做出重大决定一般,坚定的看向赫翰世。

    “哦,你开心就好。”赫翰世知道她仍不死心,但也想借此机会化解林别绪对于她这个曾用名的偏执,便点头同意了。

    林别绪本还奢望着他会千方百计的阻挠,但没想到赫翰世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心脏处突然一阵刺痛……

    “那我们要去哪里找啊?”虽然心痛不已,但林别绪还是很要强的继续追问。

    与其这样以备胎的身份继续暧昧不清,倒不如快刀斩乱麻来得淋漓尽致。

    等赫翰世与茉莉终成眷属后,也不会再耽误她报仇雪恨的计划了。

    想到这,林别绪心情复杂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