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21章 我…没有家
    “Y国安索托孤儿院。”赫翰世面无表情的沉声道。

    他认为当然要回到他们相遇的起点。

    “哦。”林别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不想再说话。

    她觉得赫翰世的思路很清晰,就像早有打算一般,或许从始至终,他就没想过要放弃寻找茉莉的念头。

    林别绪绝望的在心底苦笑着,自己竟会为这样的男人伤悲,而他却心系着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去之前,你要彻底克服恐高症。”半晌,赫翰世打破了沉寂,声音低沉浑厚,令人浮想联翩。

    林别绪微微的转头看向他无可挑剔的侧脸,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问道:“按你的逻辑,如果我这辈子都克服不了恐高,你就不去找茉莉了?”

    “放心,我自己会去。”赫翰世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声音硬朗而粗豪。

    “呵。”林别绪冷笑了一声,盘着双臂扭头背对他。

    赫翰世则若无其事的继续开着车,心情顺畅。

    直到他们共进晚餐,林别绪都没给他好脸色看,只是安静的吃着赫翰世夹到她碗里的菜。

    纵使心情再差,也不要拿食物出气。这是玉氏的先祖们传下来的规矩。

    林别绪一直谨记于心。

    “你说的回家就亲呢?”赫翰世很快就放下筷子,痞气十足的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没看到我还吃着饭么?”林别绪不慌不忙的摆弄着手里的汤匙。

    她早该想到赫翰世绝不会轻易的忘掉那句话,现在想要反悔却毫无回旋的余地。

    但对于自己只是替身这个不公的境遇,林别绪是坚决不依的。一想到赫翰世一边心心念念着茉莉,另一边又无休止的霸占着她,就感到无比的反胃和讽刺。

    更可气的是赫翰世始终一副理所当然能脚踏两条船的样子。

    “我不介意在这解决。”赫翰世的声线有些低哑,一只粗糙有劲的大手直接伸向林别绪洁白无暇的大腿。

    “赫翰世!给我留点尊严吧,求你了……”林别绪双手死死的抓住赫翰世伸来的大手,潸然泪下。

    看出林别绪有些悲不自胜,赫翰世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只是默不作声的陪着她吃饭。

    ……

    经过三天的强化训练,林别绪渐渐消除了对高处的恐惧感。

    虽然她还是很介怀赫翰世心里念着茉莉,但不得不承认除此之外,他各方面都有着所向披靡的领导力和执行力。

    “这下你可以理所当然的去找茉莉了。”刚结束训练,林别绪就故意挑事。

    她认为赫翰世之所以帮她克服恐高症,其实是出于对她愧疚的一种补偿方式,包括送她那副《少女与喷泉》。

    刚要替她打开车门的赫翰世转过身,神色淡然的说道:“如你所愿。”

    林别绪瞬间有些郁郁寡欢,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随时,看你心情。”赫翰世丢下一句话就自己上了车。

    “按我心情当然是越快越好啊,巴不得现在就让你跟茉莉团聚,我好远离你。”林别绪悻悻然地坐到车后座,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说着。

    女人,果然天生就爱说反话。

    “那就现在。”赫翰世一脸淡漠的开着车,丝毫不在意林别绪的表情。

    不一会儿,果真有一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私人飞机在等着他们。

    “走啊,想什么?”赫翰世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一眼还杵在原地的林别绪。

    “嗯。”林别绪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她多么希望赫翰世能够放弃寻找茉莉的念头,但他还是迫不及待的登机了。

    在飞机上,林别绪一直出神的望向舷窗外的景色,没有一丝恐惧,倒是多了几分忧愁。

    “就这么没自信?”赫翰世突然从身后将她箍住。

    林别绪下意识的想要拿开他的手,但徒劳无功之后,只好反问道:“你要表达什么?”

    “怕自己被莫离比下去。”赫翰世用极其肯定的口吻说。

    他确实一语命中了林别绪的心思。

    “大言不惭。”林别绪刻意加强了语气,想让自己看上去底气十足一些。

    赫翰世似笑非笑的将她抱到了床上,嗓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还有10小时,睡会。”

    “别碰我!赫…唔……”林别绪毫不顺从。

    赫翰世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吻上她倔强的小嘴。

    林别绪痛苦绝望的看着舷窗外的云海,泪眼朦胧……

    这一刻,她甚至想过去死。

    ……

    直到飞机着陆后,赫翰世才从容淡定的帮她穿上衣服。

    此时Y国的气温较低,他又将一张薄厚适中的小毯子裹到林别绪身上。

    “你这样做对得起茉莉么?”林别绪用手扯开小毯,哽咽着问。

    赫翰世似乎没太在意她的话,神态自若的摸了摸鼻尖,俯下身凑近她,一脸痞气的沉声道:“你不说,她就不懂。”

    “赫翰世你就是个渣男!”

    林别绪气急败坏,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失败的插足者。

    厌弃又无可奈何。

    赫翰世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就像在欣赏一部内心大戏。

    “双面人。”他长指弹了弹林别绪白瓷般的额头,再次把小毯子披到她身上,将她抱下了飞机。

    “赫总,赫夫人。”册岑不知何时已等候在一辆极其奢华的定制款迈巴赫旁。

    看到附近恭恭敬敬的站着两排黑衣人,林别绪将绯红的小脸埋进毯子里,不敢作声。

    考虑到时差会让林别绪的身体吃不消,赫翰世并不理会她想直接去孤儿院的意愿,而是将她带到Y国的别墅里休息。

    林别绪醒来时,发现自己正依偎在赫翰世温暖的怀中。

    可能是房间的暖气过于舒适,她感到有些微醺,更显得靡颜腻理,琪树瑶花。

    林别绪抬眼看向赫翰世无可挑剔的轮廓,指尖轻微的触碰着他长长密密的睫毛。

    无比矜贵高冷的气质,却偏偏沾染着庸俗的玩世不恭。林别绪很想亲吻熟睡着的赫翰世,但一想到他或许只是在玩弄着她,便戛然而止。

    “怎么?舍不得离开我?”赫翰世突然睁开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淡然的目光让人捉摸不透。

    “你醒了。”林别绪吓得赶紧收回了留恋在他眉间的手。

    赫翰世知道林别绪想挣扎着要起床,便加重了力度,将她死死的锁在怀里。

    “你要痛死我啊!”林别绪紧皱着眉。

    “更痛的,你不都承受了么?”赫翰世垂着眸,语气有些低哑。

    林别绪见状,很快就意识到情况不妙,红着脸迅速转移了话题:“能离开你,只会让我痛快淋漓。”

    赫翰世知道她定然会拒绝,也决定是时候让林别绪重返孤儿院寻找过去的影子,便不再刻意挑-逗。

    直到他们吃完早餐,开始前往安索托孤儿院,林别绪都表现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刚好与她的内心相悖。

    但在感情面前,就算是输,也要输得体面。

    ……

    册岑的车技还是那么精湛。林别绪安静的坐在车里,若不是看向窗外的树影不停的切换,还真以为车身未动。

    她着迷的看着金灿灿的枫叶,而赫翰世则淡漠的注视着她,画面唯美得像一副美丽又浪漫的油画。

    连册岑都忍不住偷瞄了一眼。

    层林尽染的枫树将秋天点缀得别样绚丽。

    林别绪却渐渐的紧锁起眉头……

    这一带的风景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赫翰世神情淡然的搂住她,沉声一句:“北乔尔枫叶林还行。”

    “岂止还行,简直美轮美奂。”林别绪很快就回复了。

    突然间,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间转头问向赫翰世:“这里是北乔尔?”

    赫翰世神态自若的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林别绪略有所思的抿抿唇,她依稀记得当年的自己正是在北乔尔被孤儿院的修女发现的……

    当时整个玉家已被仇人所害,那场无情的大火几乎烧毁了一切。

    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捕,玉幽依在玉氏管家阿伯的护送下,搭乘最快的一家航班,连夜赶到了英国。

    可由于当时的年纪尚小,又接连遭受到了巨大沉重的打击和濒临崩溃的摧残,玉幽依早已乱了心智。

    她恍恍惚惚的跟着乘客们走出了机场,却因为外语不够流畅,又无意间丢失了手机,根本无法与接机人取得联系。

    早已精疲力竭的她像极了落难被坠入凡间的仙子,很快就引起了不少外国人的关注。

    玉幽依一阵惶恐,立即惊慌失色的向一处狂奔着,远离了机场。

    眼看晚霞就快要消失了,她身无分文的处在异国他乡,根本不知何去何从。

    唯有一大片落叶纷纷的枫叶林笼罩着玉幽依单薄瘦弱的身躯。她走到一棵高大魁梧的枫树下,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蜷曲着,想寻求一丝温暖。

    可偏偏Y国的秋天到了傍晚更是寒风刺骨,玉幽依没有任何的御寒措施,很快就冷得直发抖。

    “阿嚏!”饥寒交迫的她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在那?”枫树的后面突然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用英文轻轻的问道。

    玉幽依赶紧用双手紧捂着自己的小嘴,摒住了呼吸。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迷路了?”温柔声越来越近。

    玉幽依警惕着慢慢抬起头看,是一个娴静温婉的修女。

    她微笑着蹲了下来,与玉幽依的视线齐平。

    “……我…没有家。”半晌,玉幽依终于轻轻的开了口。

    修女一脸同情的伸出双手想要拥抱她,给她一丝温暖。

    玉幽依却被她突然的举动给惊吓到了,连忙站起来想要逃跑。

    “跟我回家吧,就在这附近的孤儿院,那里有很多跟你一样的孩子。”修女跟着她的脚步追了上来,诚恳的说道。

    玉幽依闻声,渐渐地放慢了步子,半信半疑的看着向她伸出一只手的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