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情宠恋 > 第25章 想,但心疼你
    对于赫翰世这个风云人物,林别绪虽表面不说,但心底是极其敬畏的。

    她自以为隐藏得很完美的身份,就这样被赫翰世轻而易举的知晓了。

    林别绪显得非常惶恐不安,焦虑的低下头,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各种应对的策略。

    赫翰世脸色微变,居高临下的垂着眸,沉声问道:“你打算瞒我多久?”

    “我…我只是有些难言之隐,一时半会的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林别绪惴惴然紧握着双手。

    “难言之隐。”只听赫翰世冷哼了一句,将修长的五指伸向她低垂着的小脸。

    “别挖我的眼睛!”赫翰世的指尖刚要触碰到林别绪的脸颊,她就变貌失色的跪着接连退了几步,连滚带爬的红着眼蜷在角落里。

    林别绪自己也知道此时的她很是狼狈,但更清楚赫翰世绝非善茬。前几次为难她的人都被赫翰世折磨得生不如死,更别说林别绪是刻意隐瞒了。

    而赫翰世依然盛气凌人的慢慢向她逼近,沉着冰山脸冷冷的问道:“这么怕我?”

    “怕……”林别绪只能无下限的服着软,大仇未报就算卧薪尝胆也未尝不可。

    “那就给我一字不落的说清你的难言之隐!”赫翰世变得气焰万丈,单手轻易的揪起蜷缩着的林别绪,将她紧紧的困在怀里。

    林别绪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胆颤心惊,她紧闭起双眼,生怕被赫翰世夺了去。

    不料却感觉双唇一阵刺痛,林别绪微睁就看见一张放大的冷峻脸。

    赫翰世垂着眸,惩罚式的咬住了她莹润的唇。

    “唔……”林别绪唯唯诺诺的红着脸,眉头隐着痛苦。

    许久后,赫翰世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樱桃般的小嘴。

    林别绪强忍着唇瓣被咬破的刺痛,黯然伤神的说道:“玉蝶项链是我父亲送的,他就是玉礼渊。我是奉郁市玉家……”

    “说我不知道的。”赫翰世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嗓音变得沙哑。

    林别绪面露难色的开口问道:“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玉、幽、依!”赫翰世粗沉的说着,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我说我说我说……”林别绪两眼紧闭,扭头想要躲开他那张帅气凌人的脸庞。

    赫翰世沉沉的喘着粗气,眼神直盯向身下的林别绪。

    “雷千炙和万黛眉是我的杀家仇人,而我来到珑京大学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接近他的儿子雷涛威。”林别绪一五一十的说着,悄悄抬眼看了看赫翰世。

    “继续。”赫翰世的声音低沉浑厚。

    林别绪微顿,她从未想过要将心底的事与任何人诉说,包括自己的养母兰丽莎。

    但眼下她拿赫翰世一点办法都没有,或许也正是因为他,让林别绪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已经十年没听过有人叫她玉幽依的名字了,尤其是从赫翰世的嘴里说出,更显得动听迷人。

    在这一刻,她心里的防线彻底瓦解了,动情的双眼默默的藏着泪,往事渐渐浮现……

    “依依……快跑……你快跑啊!千…千万不能……向任何人……提及此事……”在被大车撞得残破不堪的出租车里,玉礼渊拼着最后一口气将玉幽依推出了车外。

    “爸爸……我们…一起走……”玉幽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远处突然出现一道隐隐的灯光,玉礼渊见势不妙,便像将军命令部下一般,满是鲜血的手直指着玉幽依,狠狠的说道:“快跑!别回头!”

    玉幽依肝肠寸断,她呆滞的摇着头,双眼死死的看向车里已经一动不动的玉礼渊,缓缓的退后了几步,消失在黑暗崎岖的路上。

    她钻进茂密漆黑的丛林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另外一个男人来到事故现场,冷漠的看了一眼后,便驱车离开了。

    刹那间,玉幽依便明白了一切,这场车祸并非是意外。而是她的亲生母亲和那个男人在背后指使的。

    ……

    “在12岁生日那晚,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林别绪的声音变得哽咽,早已潸然泪下。

    她的父亲,一直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心结。

    “玉幽依,难受可以不说。”赫翰世的声音很沉,顺势亲吻着她的泪痕。

    “你不想知道我的过去了么?”林别绪的语气带着一丝埋怨,而更多的是慰藉。

    赫翰世当然不想错过她成长的任何细节,可眼下不是最佳时机,“想,但心疼你。”他用手轻轻的擦拭着林别绪眼角的泪。

    “赫翰世,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叫玉幽依的啊?”她温柔的看向赫翰世那无比冷傲的轮廓。

    “你回国当天。”赫翰世的声音很是沙哑。

    林别绪倍感诧异的反问道:“我刚到珑京的第一天,你就调查我了?”

    赫翰世粗沉的“嗯”了一声,呼吸声变得有些浓烈,但看着林别绪黯淡的神情,也不想再强人所难。

    他微微喘了口气,很是费劲的控制着自己强烈的欲望,放过了被他压倒在沙发上的林别绪。

    “你想好虐死仇人的手段,剩下的交给我。”赫翰世转过身走向厨房,直接转移了话题。

    林别绪扶着沙发的靠背慢慢的坐了起来,一时陷入了沉思,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确实有想过让赫翰世出面帮她铲平整个雷家,而且也知道这事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但一想到赫翰世为了她已经做了不少血腥的事,林别绪很是担心会连累到他。

    “不必,我玉氏的血海深仇我自己会报!犯不着你来多此一举!”她语气很坚决的说道。

    “呵,就你?”赫翰世轻蔑的看了林别绪一眼,将倒好的水喝个精光。

    “凭什么瞧不起我!”林别绪心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优秀的交换生啊。

    “没听过高分低能?”赫翰世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别绪那气呼呼的小脸蛋。

    “赫翰世,你是在骂我没能力么?我可是能歌善舞,精通琴棋书画的六项全能型人才耶!”林别绪高傲的扬起下巴。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开心就好。”赫翰世微微勾唇,修长的手指撩了撩她美丽的下巴。

    林别绪不甘示弱的靠近赫翰世,用手轻抚着他坚硬宽厚的胸膛,勾人的双眸很是销魂,绵绵的道一句:“而且我还……闪闪惹人爱呢!”

    “玉幽依,你死定了。”赫翰世顿时变了脸,一把抓住林别绪摸向他的手,顺势将她紧紧的箍在怀中。

    “……啊!我错了!你快放开我!”林别绪立即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一副缴械投降的姿态。

    “晚了。”赫翰世再也按捺不住。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门铃响了起来。

    林别绪苦苦求饶道:“有人来了……快停下……”

    赫翰世毫不理会,完全没有停止手中动作的意思。

    门铃声还在持续不断的响着……

    “赫翰世……我求求你!先开门……”林别绪惊魂未定的跪了下来,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突然一曲婉转的轻音乐响起,是赫翰世的手机铃声。

    林别绪发现他的手机就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便趁赫翰世褪去他上衣之时,连忙冲过去拿起手机迅速的接通了。

    “赫总,我知道你在家,快开门!您吩咐的东西全已备齐,就等您过目了。”册岑边说边继续按着门铃。

    林别绪本来是想向电话里的人求救的,但还没说出口就被册岑劈里啪啦的话给镇住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赫翰世就直接抢过手机,挂断了电话。

    “册特助找你有事……十万火急……”天知道她在说出这句话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先办正事。”赫翰世的声音透着不容抗拒的霸道。

    林别绪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庆幸着还好及时的接到了电话。

    不料却发现赫翰世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大步流星的走向卧室。

    “赫翰世!你说的是去办正事!”林别绪脸色骤然一变。

    只见赫翰世冷若冰霜的看着被扔到床上的林别绪,粗沉的说道:“正要办。”

    林别绪这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正事指的是什么,想要挣扎却早已被牢牢的困住。

    ……

    被拒之门外的册岑伤脑筋的挠挠头,无奈的摆了摆手道:“先把见面礼都抬回车里吧,大家原地待命。”

    “是!”他身后齐刷刷的站着两排黑衣人,异口同声道。

    随后,册岑便带领大队人马将赫翰世早上要求准备的所有礼品都仔仔细细的装上了车。

    这些琳琅满目的见面礼无一不价值连城,册岑动用了十辆劳斯莱斯才能将其装收完毕。

    当然,他早就知道能让赫翰世如此上心的,除了现在和他在屋里的女人还能有谁。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林别绪渐渐的感到意识模糊,被赫翰世蹂躏得奄奄一息。

    “看在你这么闪闪惹人爱的份上,带你去见个人。”赫翰世揣着沙哑的嗓音低沉的说道,温柔的抱起林别绪走向浴室。

    林别绪心里憋屈着,她故意挑逗赫翰世原本只是因为不服气他的轻视,却不曾想竟会如此轻易的激发了他疯狂的兽性。

    “去见谁啊?”她迷迷离离的看向高傲冷峻的赫翰世,深深的埋怨着这副禁欲系似的冰山皮囊下,隐藏的却是恶劣到极致的灵魂。

    赫翰世像看穿了她一般,锋利的瞪了林别绪一眼,冷沉沉的道出三个字:“兰丽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