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4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那弱小的身形在雾中,隐约泛着幽红色的光,一点一点的闪烁着,不出一刻,光芒突然变得无比剧烈,耀眼夺目万分,犹如一柄惊世的利刃出鞘,破开这混沌,斩断那虚空。

    随之,光芒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全身包裹着晶蓝色的皮毛,如钢针似的挺立着,凶悍的面容上,紫色瞳孔迸射出摄人心魄的幽光,满嘴的獠牙在月光下显得极其恐怖。

    “啊~啊!”

    他神出锋利的爪子,仰天长嚎,声音悲怆无比,撕心裂肺,但依然透着一种王者之魄,让林中百兽都剧烈的颤抖,匍匐在地上,俯首称臣。

    祭祀的族人们听到远处传来的嘶吼声,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双手抱着头,灵魂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华殷眉头紧皱,双手结印,命祭师设下隔音阵封住了祭坛周边,随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山上的独眼此刻也听得头脑发麻,忌惮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身后的那几个随从已经倒地翻滚着,哀嚎。而那远处隐约显出一个黑色小点,不断的放大,独眼惊恐的看着那飞来的身影,他看清楚了,那是一个晶蓝色的怪物,是和自己一样的狼人!

    倒地的几只狼人随从似乎才刚刚清醒,有一只还没站住脚,就被那晶蓝色的狼人撕碎了,红色弥漫着在林间,还没散去,下一个便被拍入泥土之中,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杀死了他们。

    太快了,他们这几只狼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就消失了。还有两只狼人对视了一眼,便向两边奔逃而去。

    晶蓝色狼人嘶吼着,没有理会他们,刚踏出一步,那两个逃走的狼人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利爪像蛇信子一般,阴狠的朝着晶蓝色的狼人的头部和后背刺去。

    噗嗤~

    两个狼人仿佛刺到了无比坚硬的黑金,惊恐之下,被更锋利的爪子穿过了身体,他们引以为傲钢筋铁骨的身体却已经不再是一个整体了。

    就这样瞬息间,独眼的狼人手下全部都消失了,那晶蓝色的狼人闪身站在了独眼的前方,眼睛死死地盯着独眼手中的小女孩,又看向了他,颤抖地低吼着,“放下她,我会给你留个完整的躯壳!”

    那颤抖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怒火中烧!

    独眼的那唯一一只眼睛,在黑暗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尽力平复着那惊恐中的灵魂,丑陋的脸上,露出了阴险无比的笑容,“我不放会怎么样?信不信我一巴掌,就足以让她,灰飞-烟灭!”

    “你敢!”晶蓝色狼人的声音带着爆破,又有一丝王者的威严,映衬在血红色月光下,晶蓝色狼人紫色的瞳孔闪发着前所未有的杀气,这次,他真的怒不可遏了!

    “哈哈哈……啊!”

    独眼狼人觉得自己有了他的软肋,肆无忌惮地笑着,却在始料未及之时,被那晶蓝色狼人划裂了那抓着月雪的手臂,黑红色血滴落了下来。

    晶蓝色狼人抱起月雪,把她放在了一个石头之后,在那血还未滴在林间的土壤里之前,便又攻向独眼,速度之快,功法诡异,眨眼的时间,便攻出了数招,让独眼有些招架不住,连连败退。

    独眼狼人借着身后的巨石,反身越到晶蓝色狼人的后背,双爪至上而下划在了他的背上。

    “呲啦”

    居然迸射出了火星,独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骇人的防御,被晶蓝色狼人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嗷~”而这时的晶蓝色狼人眼睛却升起一层灰色薄雾,身体也不住地颤抖着,在一阵红光的包围下,变成了一个樱红色头发的小男孩。

    那是华风!

    华风觉得似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浑身疼痛,骨头就像是散架了一样,趴在地上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喝!没想到小子居然还有这等奇妙的造化,看来今日是非吃你不可了!”看到那晶蓝色怪物变成了个孩子,独眼贪婪地舔着嘴,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他刚刚可是看到了那种如同万兽之王的力量,和强悍无比的肉身防御,居然同时在一个孩子身上,如此造化,如果吃了他,定会被自己得到。

    独眼走到华风面前,俯视着他,如同看着一盘诱人的佳肴,缓缓举起利爪,又急速落下……

    此时华风眼神迷离,他看着一道闪电向自己袭来,却被一个伟岸的身姿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这个人的气味很熟悉,亲切又温和,就如那温暖的阳光沐浴着他。

    ‘一定是叔父救了我。’他想着。

    “站起来,华风!”那个身影呵斥这趴在地上的男孩,好像并没有关注他身上的伤。

    “无所畏惧,大丈夫就永远不要败在敌人的手下,拿出你的王者气概来!”中年人抓起风华的后颈衣领,手掌上跳跃着红色的火焰,拍向了华风的后背,合爪将他拎了起来。

    华风摇摇晃晃站了住脚,突然再次迸发出红色的光芒,那束红光还没消失,便以一个弧形冲向了独眼狼人。

    噗~

    他瞬间被撞飞了出去,胸前凹陷了下去,还有红色的晶体颗粒在他鲜艳的伤口上燃烧着。

    “炎狼,居然是你?”??独眼骇然的看了眼那个回到原地的华风,又狠狠看着那个中年人,费力吐出了这句话。

    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华风,此时化身成通身皮毛是殷红的巨型狼人,后背和双臂上布满了赤红色的水晶,看起来妖艳至极。刚刚独眼身上的凹陷,便是他一拳所致。

    “呵,不错,正是我!”??华殷玩味地看着那个独眼狼人。身形慢慢变得巨大,顷刻间化成狼人的模样,那醒目的刀疤依旧在他的脸上,浑身向外散发着灼热的火焰。

    在离开祭坛之后,红色的月光之下,他本就抑制不住变化了。

    其实,月神祭典,更主要的是祭祀月神的同时,加持族人念力,以防他们被红色月光迷惑了心智,引起暴乱。

    “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他身边的一条狗!”华殷对独眼狼人说道。

    独眼捂着那灼热的胸口,眼神怨毒,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块巨石,恶狠狠的说:“哼,背叛狼王的下场你可是知道的!”

    话音未落,便掀起那块巨石向那二人扔了过去,反身逃到林中深处去了。

    刀疤狼人挥手扫向巨石,那巨石便向四处碎裂去了。而他身旁的华风,身形消了,变回一个小男孩向后倒去。

    刀疤狼人接过即将倒下去的华风,带上了一边的月雪,也跃入黑暗中去了。

    清晨,华风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他昨夜逃走的那个房间,阳光照射进来,像往常一样,暖的让人惬意,让人安心。

    他脑海里浮现了那个女孩,甜甜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可谓是,“月夜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但,他清楚的记得,是那个可恶的独眼狼人抓走了她,虽然他被拍飞了出去。

    “月雪!”华风抬起手抓向天空,却又落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使不出力气,就连抬手都疼痛的难忍。

    这难道只是梦?但却又不是,因为那些感受是那么真实,那么真切!

    那个叫月雪的女孩,成了他永远都无法遗忘的记忆,他也不会去忘记,因为她带给他的远不止当时的那些温情,似乎他们之间认识了很久?

    “叔父,月雪呢?”华风眼神空洞无神,躺在床上问端着药汤的族长。??“就是昨天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啊。”

    华风怕叔父不知道月雪是谁,又强调一下。

    族长摸了一下小华风的额头,依旧给他一种安全感,温和地说,“她啊,回去了。而你,只有努力变得强大了,才能去寻找她,保护她,不是吗?”

    “嗯,那我会努力变得更强!”华风握紧了拳头,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叔父,眼神变得坚毅,还有些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