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15章 天降星衍翻天印
    远古巨龙吼声震震,挺身要将华风从自己背上甩飞出去,华风即刻亮出自己的利爪,抓住了巨龙的尾巴,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远古巨龙似乎也被激怒了,举起粗壮的尾巴狠狠的向地面砸了过去,把华风顺势震飞起来。

    可当华风还未落地之时,他的巨型狼人的形态就开始消失了,身形瞬间变小了许多,又变回原来的模样。

    远古巨龙见此番情景,高吟一声,转身便凶猛张开了血口,欲将这个可恶的人类,连骨头都要吞得一干二净。

    “嘿嘿,今天就不陪你玩了,我先撤了!”华风做了个鬼脸,运用着光元力,闪电般地踩着远古巨龙的鼻子,纵身一跃,跳进了漩涡之门中。

    试炼之境外的羽化台上,一个少年凛然而立,穿着有些残破的衣衫,凌乱的头发,俊俏的脸蛋上还抹了黑色的碳灰。

    “第十五位出试炼之境的成年者,华风!”小生高亢嘹亮的声音响起。

    场下在玄镜中看见过华风的都一片哗然,能安全走出那等凶险之境,绝非易事啊!

    “太厉害了,这个少年居然能活着走出如此肆虐的大火之中。”

    “怎么可能会这样,我明明看见他被远古巨龙的赤焰烧成灰烬了?”

    “不,我看见他是被巨型狼人撕碎吞掉了啊!”

    华风并没有在乎场外人的七嘴八舌,抖了抖樱红色的头发,随意整了衣衫,便走到第十五个红杉木椅坐了下去。

    座椅上其余的十四位成年者们,也都表情各有不同。

    羽乐天微微一笑,他已经猜到了那巨型狼人是华风所化,对于他能出试炼之境已经不足为奇了。

    “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等两个巨兽打完才找到出口逃了出来的!”典利不以为然地看着华风,暗自嘀咕道。

    而沈寒也有些诧异,但紧接着他恢复了鄙夷之色,没有再去看华风,因为在他看来这十四人中,也许那个人会对他构成威胁罢了。

    小生让场上的人噤声莫言之后,又转过身对着场上的成年者们激情澎湃地说道:“根据试炼规则,前十五位踏出试炼之境的成年者,有机会参加擂台比试,准备好了吗,新晋成年者们?”

    “第一位出境成年者,羽乐天,将在第一轮擂台试炼上获得免战权,退场休息。”

    “其余十四位成年者会被随机匹配在七个试炼擂台之上,一局定输赢,胜者立,败者退,如若心怀不轨者,立刻除名退场!”

    小生话音落下,试炼之境上方浮现七只方形岛屿,以北斗七星之阵罗列空中。十四位成年者的座椅前面都出现了红色漩涡之门,将他们吸了进去。

    北斗七星的天玑之位,华风出现在浮空岛上,依旧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挠了挠他樱红色的头发,发现好像什么不对。

    “什么设定,居然不给我回去沐浴更衣的时间,这样战斗也太敷衍吧?”华风摊了摊手,很是无奈。

    而浮空岛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位骨瘦如柴的小个子,目光如炬,忽而黯然混浊,忽而又闪烁着精光。

    华风被突然出现的一位少年吸引了目光,不可思议地问他。“你是从门缝里出来的吗?”

    少年脑袋歪着,嘴角微微上扬,枯瘦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呵呵……呵呵。”笑声空灵清澈,毛骨悚然,让人有一种掉入冰窖的感觉。

    “我叫华风,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华风抱拳对着少年说,他已经察觉到四周诡异的气息,未敢轻视对方的任何动作。

    少年依旧侧着脑袋,微笑着说:“吾名乃叫熊谆,请多指教……呵呵。”说话间,熊谆手腕多出了一把爪刀,刀身犹如黄金浇铸而成,刃牙流光溢彩,绚丽非常。

    爪刀在熊谆手腕翻转着,鬼魅般的消失不见了。熊谆右腿膝盖弯曲,小腿后撤,在原地只留下一丝残影。

    华风自化身散去后,体内的汹涌的能量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不断的转化为光能量,补充着华风匮乏的光系元力。

    锵!

    熊谆手中的刀刃瞬间临近了华风,砰然撞到了白色光幕之上。华风趁此一拳打向熊谆的腹部,却又被他飘忽间躲了过去,闪身退出数米之外。

    熊谆面容上再次绽放出邪魅的笑容,甩手将爪刀掷了出去,刀在空中以螺旋的轨迹飞向华风。

    与此同时,熊谆疾速地接近着华风,右手十指弯曲,以鹰爪之势直攻华风的心口,左手背在身后暗藏一把锦龙刺,刺尖锋芒无影,寒光遁形。

    华风半步撤身后仰,躲过兵刃欲寸击熊谆拳下的肋骨。

    刷~

    爪刀虚晃而过,熊谆左手中的锦龙刺闪过一丝阴冷的寒光,醒目的血口赫然出现在华风的右臂上,不断地向外渗着鲜血。

    “呵…呵,如果吾真正动用锦龙刺,恐怕尔呼呼冒血的该是心脏了!呵呵……”熊谆笑得有些放肆了,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华风。

    华风看着手臂上的那道伤口,随手扯下衣衫上一块布条,快速地缠绕在右臂上。暗自心惊,自己的注意只被袭来的爪刀吸引,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熊谆藏在身后的那把刺。

    华风冷冷地看了一眼熊谆,眼神中多了一丝忌惮。俯身抱拳谢道:“那要多谢熊兄手下留情了!”

    熊谆左手再次祭出爪刀,刀身旋转着飞向华风,他右手丢出锦龙刺,簌簌的破空声清晰可闻。

    华风飞身跃起,浑身顷刻间光芒万丈,一拳轰出将锦龙刺打翻在地。熊谆此刻已经握着爪刀切向华风的腹部。

    华风并未抵挡这一致命一击,而是依旧凛然而立,气宇轩昂。只见他身上光芒大盛,吞噬了熊谆的所有视线,在场外遥看,华风似一尊小型太阳一般耀眼夺目。

    恍然间,熊谆只觉得天地之间被金光笼罩,万丈光华之中,自己只不过是一粒细小的尘埃。倏忽而已,一个如黄金浇铸而成的巨大手掌向熊谆袭来,目光所及还在不断的变大。

    熊谆翻身便要逃走,不料那掌印如影随行,仓皇逃窜间,那黄金掌印将熊谆拍进了地面。

    “咳咳……呵…呵,你以为这样就能限制住我的进攻了吗?”熊谆撑着地面半跪着说。刚刚华风的光芒让他的视线还有些泛白,握了握手中的爪刀,将它又无息的隐了去。

    熊谆自信的嘴角上扬,他自小便被师傅炼化了眼睛,以他如今的道法深度,虽不能化解光芒造成的短暂性失明,但也丝毫不会影响他的行动。熊谆脚尖用力,身体前倾,猛然冲向了华风所站的位置。

    哐~

    熊谆只是刚踏出一步,就如同撞上了无形的玻璃,被弹了回来。

    “怎么,还呵呵吗?”华风伸出右手,凌空一握。只见熊谆身边显现出一个球形光幕将他包围其中,光幕不断向熊谆聚拢着。

    熊谆视线逐渐恢复了清晰,看见光幕离自己越近,颜色在不断加深。

    “呵…呵,啊……”

    光幕凝聚成一点,在熊谆身上爆炸了,迸射出璀璨夺目的光彩。

    “呵…呵,尔这是何招式?”

    “你是否听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莫非是……”

    “不,此乃星衍翻天印,以星辰演变之道,衍化掌印震四方邪秽。”华风明白那熊谆身法鬼魅,尤其他是手中的刀与刺更是变幻莫测,唯有翻天印的印法才将他束缚并制裁。

    而加上刚刚在秘境之中,因为吸收了巨龙的能量,体内元力也是达到了顶峰值,若不是这样,恐怕自己根本无法发挥这招的半层威力。

    而与华风他们出现的同一时刻,另一座浮空岛上,出现了一位白衣少年,背上扛着一把黝黑的长剑,淡漠的看着前方,他正是祝霖。

    祝霖双手抱拳,躬身向对手行了礼,直截了当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祝霖。”

    “洒家叫秦虎,饿虎扑食的虎。”秦虎抡着铁链锤,带动着周围的空气,呼呼作响。

    祝霖点了点头,提剑向秦虎斩了过去,凌厉的剑气贯穿了地面,如疾风般迅捷无比。

    “喝!”秦虎举起铁锤,狠狠地砸向地面,大地崩裂,碎石四溅,冲击的威力抵消了呼啸而至的剑气。

    紧接着,秦虎将铁链上的铁锤掷向祝霖,巨大的实心锤足有数百斤重,直直地朝祝霖脑袋飞去。

    祝霖双手握着那柄长剑,数息的时间,横扫,斜劈,竖斩!长剑轰鸣声中,那袭来的铁锤已经四分五裂了。

    “什么!”秦虎深知自己铁锤的坚硬程度,却看到那柄长剑只是几刀便碎了,对其中的恐怖之处让他瞠目结舌。

    见此,秦虎双臂膀青筋暴起,手中的铁链像藤蔓不停的延长,缓缓缠绕在他的双臂,胸前和腰部。犹如铁铸般的铠甲融入了古铜色的皮肤,秦虎浑身映射着银色条纹,流动着强悍的气息。

    秦虎携着浑厚的力量,接二连三的轰出数拳,土黄色的拳影袭向祝霖,拳影边缘的空气都在嗡鸣震颤。

    轰隆隆~

    祝霖将长剑插在地面之上,形成了弧形的剑气,挡住这十多个拳影,在长剑后的祝霖丝毫没有受到拳劲的波及。

    提剑,飞舞,祝霖将剑气散作烂漫烟火,绽放在秦虎的头顶。

    咔~

    秦虎身上的银色条纹寸寸碎裂开来,他钢铁般的壁垒,被祝霖一招便破。还没等秦虎再次起身发起进攻,一柄锋利的长剑,临近了他的咽喉,闪着森寒的光芒,宣告着这场战斗的结束。

    单方面的碾压,让秦虎毫无招架之力,是他实力太弱,还是祝霖太过锋芒?

    “第一轮的擂台试炼已经陆续接近了尾声,我们的十四名成年者已经晋升了七位优胜者!”

    “在这七位的优胜者,稍后公布在试炼场边的青玉石之上,他们将会进入明天的第二轮擂台试炼,届时试炼之境的首位征服者羽乐天,也将并列入八强之中,究竟有谁会踏入半决赛呢?明日浮空岛上的龙争虎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小生以他独特的嗓音,结束了第一场擂台试炼,悠扬又有不可抗力的语调带动着全场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