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18章 持剑霸气破音梵
    轰隆~

    浮空岛天空之上,一记闪电瞬间劈到了韩斯劫的身体上,在他还没有放弃杀念之时,又是数道闪电轰击而去,将韩斯劫生生劈落了浮空岛,数个壮士上前将其擒住,押往了听候帐内。

    “成年者韩斯劫,因起杀戮之心,废去其试炼资格,拘起听候问审!”小生厉声呵斥,声音威严震慑天地。

    华风定了定神,片刻才纵身跃下浮空岛,独自坐在试炼场外的小山丘之上。那种徘徊在的死亡边缘感觉依旧清晰无比,就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将在那一刻定格为永恒。

    华殷悄无声息地坐到华风身边,暗自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可知刚刚你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侄儿自是知晓,如若这是在这试炼之外,想必现在已经是身首异处了。”华风心有余悸,稳住了气息,看着华殷,不解地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一个擂台试炼而已,我往日与他可无冤无仇啊!”

    “孩子,你要明白,当狂风吹过丛林,树木被拦腰截断,并不是那些树木与狂风有何恩怨,只是它们恰好挡住了狂风的去路罢了!”华殷语气让华风觉得如同坠入冰窖一般,他抬头看了那试炼场内的听候帐,眼睛里迸发一丝黑气,森寒无比。

    华风深思良久,沉声说道:“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我们真的就束手无策吗?”

    华殷拍了拍华风的肩膀,眼睛里带着几分坚韧,对他说道:“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天!”

    华风还未说话,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道漩涡之门,中场休息结束了,四强之擂即将开始。

    韩斯劫已经被小生派族人押进了听候帐内,此时的他已经隐去了气焰,。

    华殷出现在韩斯劫面前,将脸庞贴近韩斯劫空洞的视线之内,平静地询问着他:“告诉我,你为何要起了杀念呢?”

    韩斯劫抬起头颅,眼睛里闪过一丝精芒,回答说:“因为我渴望要获得成人试炼的第一名!”

    “人人都想得到第一,为什么偏要遂你所愿?”华殷语气尖锐,厉声呵斥着面前这个孩子。

    韩斯劫有些失笑,堂堂一族之长却看不出他的动机:“因为我会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好一个不折手段,杀了阻挡你的人,夺得第一,你又是所求何物呢?”华殷再次追问道。

    “去寻找魔道的深渊,追寻那至强至尊的黑暗力量!”韩斯劫空荡荡眼神中泛出阴暗,迷雾般笼罩了他的瞳孔。

    “杀了他,杀了他……”有一种声音不断地在他的脑海徘徊,如同幽鬼无时无刻不在啃噬他的灵魂。

    突然间,他放声长笑,一股冰冷的声音从他的身体传来:“哈哈哈哈,当黑夜降临大地之时,万物都将归于沉寂!”

    听到这些诡异的话语,华殷并没有感到诧异,而是嘴角微扬,眼睛中同样闪过一丝黑气,俯身贴在韩斯劫的耳边,轻言细语:“那如果我告诉你哪里会出现那种你渴求的力量,前提是要完成一项我托付于你的任务,你会接受吗?”

    韩斯劫猛然抬起来头颅,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脑海中嗡鸣声骤停,他贪婪地看着华殷,缓缓地点了点头。

    在四强擂台试炼开始之前,小生默默地走到试炼场,声音阴沉沉地向场中宣布:“成年者韩斯劫,因在擂台试炼中起了杀念,并无丝毫悔改之意,如今坠魔已深,罪该当灭!”

    话音刚落,试炼场外一片哗然,议论声此起彼伏。

    一个中年人右手托着下巴,回忆着说道:“我记得前两天曾见过他,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毫无生气,让人不解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小生不是说了吗,那孩子坠入魔道了,怪不得他在擂台上要下杀手!”旁边的一个精瘦的男子看着试炼场内的韩斯劫,开口说道。

    “唉,这孩子怎么坠入了魔道,挺好的一个孩子,为何要误入歧途啊!”一位苍颜老者叹息道,摇了摇头,转过身便不再看了。

    韩斯劫被束着双手,捆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之上,此时他依旧是表情漠然,脸色苍白,眼神空洞无物。一个少年在死亡面前居然无动于衷,不免让场外的众人再次唏嘘不已。

    试炼场的上空聚集了黑色浓云,顷刻间,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如火蛇一般,吞噬了韩斯劫的身体,闪电所过之处,一切尽化齑粉。

    场外一片寂静,没有人再敢发出任何响声,众人都沉默地看着天空。魔道,自那些年天火焚尽万物之后,多久以来没有人再敢探寻魔道的深渊,那里可是被人们视作堕落的象征啊!

    “四强之战,即将开幕!”小生打破了寂静,众人沉重的心情虽没有平复下来,但依旧不能误了成人试炼的继续进行。

    天南处的浮空岛上,祝霖抱剑盘地而坐,双目微合,完全没有在意面前出现的黄发少年。

    只见羽乐天甩了额前的刘海,金黄的头发在傍晚的日光下,灿烂得有些晃眼。

    “居然在本少爷面前这般猖狂,看我今天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羽乐天愤愤地看着祝霖无视自己的态度,不禁暴脾气有些上头,挥舞着拳头便要佯攻过去。

    这个时候祝霖也动了,缓缓地睁开双眼,站了起来,看向了远处天雷炸响,空中的浓云还未完全散去,又转过头对羽乐天问道:“魔道,难道它真的是堕落的象征吗?”

    “啊?”羽乐天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不知所措,这家伙居然不上来战斗,而是和他说起了闲话。

    “如果入魔就是堕落的话,那些无视苍生的神名又算得上什么呢?”羽乐天并没有在意场外所发生的一切,依旧向祝霖冲了过去。

    祝霖手中的长剑发出了一阵震颤,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剑吟之声,让羽乐天都不免都流露出震惊至极的表情。

    因为他在这剑吟之中隐约听到了一种神识的交流。那种极其微弱的声音被剑的嗡鸣声所掩盖,羽乐天用音元力也只是勉强听到,交流的内容听的并不真切,再探索深一点,就会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阻断,根本无法了解其中的玄妙。

    “累了吗?”只见祝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握起长剑,手掌轻抚剑身,抬手间,又是一声剑吟嘹亮。祝霖沉声说道:“那就速战速决吧!”

    说话间,祝霖握剑,提剑,纵然浮岛上空间不小,但剑气分三段如疾风般飞速斩向了羽乐天,让他无处可躲。

    羽乐天知道祝霖那不是在和他说话,但直到剑气临身的那一刻,羽乐天依旧没能听到祝霖意识中的动作。

    在每一个招式施展出来之前,施展的人都会在意识中显现出预兆的动作,正如打出平凡无奇的一拳,意识中就会出现这一拳,以及拳的力道和方向。

    而面对祝霖的动作,羽乐天也只能听到他起剑落剑的动作,至于其他的招式皆是被那柄剑所发出的嗡鸣声所掩盖。

    羽乐天用音梵化作御盾,挡住了前两段剑气,但依旧被最后的一段震的气血翻腾。

    转瞬间,只见羽乐天闪身移动了身体的位置,手掌抚在四面之上,羽乐天脚下出现了数十平米的圆形音波,音波上映出的是形状各异的音符,如立体的文字,每个音符都在空气中不断的颤抖着。

    可是,在那些音符还未完全出现时,祝霖举剑对羽乐天当头劈下。

    轰~

    羽乐天以音速躲了过去,原地留下来数尺深的剑痕,当落在另一处位置时,羽乐天仍是以掌抚地,地面再次化出一具音波,其上闪烁着立体的音符。

    如此来回反复,数十个回合之后,羽乐天或许元力消耗过多,身法有些迟钝了。

    祝霖看的出羽乐天是催动元力躲避着他的攻击,趁此番羽乐天乏力之时,祝霖蓄力一剑席卷而去,如期的击中了羽乐天,羽乐天身形微顿,伏在地面上。

    祝霖即刻飞身提剑,将黑色长剑架在羽乐天的脖颈上。祝霖身上白袍舞动,激起了身后一片尘土。

    祝霖轻声叹道:“你速度再快,终究还是音速范畴,如何能躲得过我这雷霆之势!”

    在祝霖看来,羽乐天多次想要列阵攻击,却被自己及时打断,此时此刻羽乐天的元力应该已经折腾的所剩无几了。

    羽乐天听闻邪魅一笑,回答着祝霖说道:“我承认我躲不下这一击,不过……”

    话音未落,羽乐天脚下形成了一个偌大的音波,律动的音符欢快的从地面中跳跃出来,轻扬的音乐如水面的涟漪,荡漾开来。

    羽乐天趁此机会,逃离了祝霖的剑下,下一刻那音符便如同绚丽多彩的烟花般在祝霖身边绽放,地面的音波却又束住了祝霖逃离的身形。

    “破!”

    随着祝霖一声暴喝,他周身被剑气所环绕,只见剑气不断绞动着音波,不消片刻,音波被震碎了去,祝霖便携剑安然走了出来。

    “怎么,还不认输吗?”祝霖傲然地看着羽乐天凛然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