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32章 梅花阵里惊暗影
    众生归泉剑的诡异玄机,华风也已经略有知晓,祝老舍身化剑灵之法,不仅化解了神剑的戾气,更是与祝霖心灵相通,让他将神剑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

    祝霖听到此番话语,停了下来,他当初也是口口声声说过并不需要爷爷化作剑魂,如今丢了剑却像极了一只被拔了牙的猛虎,浑身解数无处发泄,真的是憋屈至极。

    华风也停下脚步,若有深意地说道:“剑道方面,想必祝爷爷也对你曾有过指点迷津,当年祝爷爷在挥剑斩去巨蟒头颅之时,所散发的凌厉之意让我至今难忘。”

    “我自小爷爷便带我在山林中修习剑道,作为金元力的修炼者,对待兵器本就拥有异于常人的掌控力,我七岁就已经学会了爷爷传授与我的剑法,更何况如今将这些熟记于心。”祝霖一袭白衣在风中猎猎作响,语气听起来自信十足。

    华风摇了摇头,回忆着说道:“我承认你对一些剑法的造诣已经炉火纯青,但你并用未拥有祝爷爷所拥有的那种剑意,而剑意无形则源于心。”

    “剑意是不可磨灭的意志,它是超然于自己手中的剑,当运转元力之时,任何一击都蕴含着剑气。拥有剑意的修炼者自身由内而外,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有没有剑在手,都散发出无边的剑意。”

    祝霖听得有些似曾相识,转过头惊觉地向华风问道:“你怎会懂得这剑意?”

    “自那次被祝爷爷救下之时,他和我讲述过一些,因为剑意本就是一种不朽的存在,所以在任何一种元力之下都能化为剑形,并具有永不磨灭的意志。”

    说话间,华风提起右手,掌心跳跃的火焰化作了精致的短剑,“金元力方面,我也只读过一些有关的秘典,如今只能将元力化形,至于无边的剑意我并没有了解到其中的奥义。”

    “但是,对于你来说,只有明白了什么是剑意,才能够摆脱那柄剑对你的束缚,不是吗?”华风看向沉默的祝霖,接着说道。

    祝霖听完华风的话语,身躯微颤,突然惊觉,一度引以为傲的剑法虽说是威力无穷,但仍旧依赖着兵器本身的等级优劣,无法掌控自己真正的实力。

    他的界域并没有突破四维,在修炼一道,可谓是不入四维,皆为蝼蚁,没有神兵的加成,就算在同等阶的修炼者中,都已经毫无优势可言了。

    而相传那些至高无上的剑者,可谓“棋绝无对手,睥睨慑仙凡,天下山河海,独卧云巅瞰。”他们剑由心生,以意为剑。一剑出,万法皆空,一念意,众生皆无。

    剑意,正如华风所说一般,的确是剑道之中的精神所在,它超脱于剑的本体,传承的是一种我即为剑的意志,即使手中无剑,却也锋芒所指。

    落日余晖渐渐消失在天阳镇的街道上,铁匠铺的匠人们都收起了工具,叮叮当当的淬兵声也隐没在人们的相互告别中。

    “在找到客栈之前,必须要消灭掉这些尾巴!”羽乐天用传音术告诉了华风,他已经能够清楚的听到,黑夜正在逼近,那些跟踪他们的黑影也在伺机而动。

    如果让这些人跟到了客栈,华风等人的位置就会被暴露无遗,届时再消灭他们恐怕就比较棘手了。

    华风领会了羽乐天的提示,转身对着身旁的祝霖,突然厉声喝到:“我说的话你居然半句都不曾听进去,你以为在成人试炼上你赢了我,就可以这般目中无人吗?”

    话音未落,华风将掌中化形为剑的火焰向祝霖横扫而去,紧接着又阴阳怪气地喊着:“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华风真正的威力!”

    祝霖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有些莫名其妙,脑海还在思索,身形不断地倒退着,因为他听出了华风话语中明显的逻辑问题,明明是华风赢得了头魁,为什么会在这里嚷着自己败了。

    “先打败我再说!”华风对祝霖使了个眼色,挥拳打在了祝霖手中的龙齿剑上,借着一声剑身颤鸣,擦身而过,在祝霖耳边轻声说道。

    祝霖御剑而起,灵活地躲开了华风的佯攻,身体从空自由落下,提剑斩向华风的面门,在剑气即将落下之前,又分裂出数十道剑影封住了华风的移动。

    轰隆~

    “我去,祝霖这小子居然玩真的?”羽乐天暗自心惊,看着出手就是全力的祝霖,他都已经冷汗直流。

    当剑影落下之时,只激起数丈烟尘弥漫在街道。华风身前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幕将他护在其中。

    祝霖又运转着体内的金元力,抚剑而出,用着惊雷般的声音仰天大笑:“哈哈哈,那就让你再见识一番,究竟什么才是强者恒强!”

    笑声湮没在街道的淬兵声中,苍龙出齿,剑气环飞,龙齿剑没入了华风的光幕之中。

    只见那道光幕犹如被点燃一般,急速燃烧了起来。华风施展着空衍步法,轻点龙齿剑的剑尖,一跃而起,伸手抓向了那燃烧的光幕。

    顷刻间,华风好似在火焰中抽离出一把熔炼的战刀,赤红的烈焰缠绕着刀身,所向披靡地向祝霖席卷而去。

    二人刚过数十回合,华风却已经节节败退了,之前嚣张的气焰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有些力不从心的疲惫之色,堪堪被祝霖挥斩的剑气打翻在地。

    看似两人打斗的混乱无比,实着是华风故意偏转,将尾巴带到偏僻之地,好引出来将其击败。

    “乐天,快来救我!”华风装作痛苦又无助的神情,极力的向远处呼救着。

    祝霖手撑着长剑,讥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华风,开口猖狂的说道:“如今已被我闭上了如此绝境,就凭你也以为能打得过我吗?”抬脚踢向华风的屁股,释然一笑:“喊吧,喊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不知不觉中,让外人觉得华风真的是被逼到了一个凄凉的巷口中,这原本有家铁匠铺的,此时却是房门紧闭,四下无人,当然不会有人来救他。

    “哈哈哈……”祝霖佯声大笑着,却未发现一抹黑影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森寒的匕首隐在黑影手中。与此同时,又有两道黑影列在华风两侧,他们手中的匕首以迅雷之势刺向华风的胸膛。

    当黑影手中的匕首刚要刺到华风的衣衫时,从天而降的热浪滚滚而来,黑影之中的人眼中充满了惊悚,抬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喷射火焰的血盆大口,妖红色的火焰正席卷着这个狭小的巷口。

    砰~

    刚要折返回去的两道黑影,砰的撞上了他们身后的风墙,火焰瞬间吞没了他们,紧接着便被风墙连同烈火绞在一起,两束怪诞的火焰龙卷风在华风身边不停地旋转着。

    “怎么,你们这招是叫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华风拂去身上的灰尘,戏谑的看向祝霖身后的黑影,此刻那道黑影被羽乐天音梵定住,已经无法再动弹一分。

    祝霖也转过身去,提剑架在黑影的颈上,狠声说道:“快些交代,你们究竟为何要跟踪我们,并要这般痛下杀手!”见到黑影无声无息的偷袭在自己的身后,祝霖不由得脊背发凉,情绪愤怒难消。

    黑影嘴角微扬,他看着华风几人暗自思忖,这些只不过是几个涉世未深的娃娃而已,怎会敢去动手杀人。

    更何况,黑影三人只是暂时被困在他们手中,但最起码己方三人也是踏入四维界域的修炼者,这次只不过被他们反偷袭有了防备,下次可不会再让他们得逞了。

    想到他们的定身之法并不能困住自己太久,黑影肆无忌惮地嘲笑出声,张狂的叫嚣着:“如果你们乖乖交出身上值钱的东西,或许我会饶了你们这些羽翼未丰的小娃崽!”

    啪~

    “聒噪!”羽乐天出现在华风身旁,挥手扇向了黑影的脸上,神色傲然地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你现在才是刀板上的肉好吗?”

    黑影眼神幽幽,充满了怨毒之色,满脸鄙夷地笑道:“呵呵,就算你杀了我们,也终究不会逃不过他的掌心!”

    羽乐天对华风传音说道:“华风,他们该如何处置,总不能就放虎归山吧?”

    “你之前在试炼之境,让我昏迷的那招是什么?”华风心中向羽乐天问道。

    “迷离之音~”

    “动手!”华风抱起重新化为小火龙的咕噜,暴喝一声,便转身离去了。

    祝霖身躯一震,脸色沉了下来,虽说平日在山中修炼时,也曾斩过一些林中野兽,但那些毕竟都只是畜生罢了,如今却要杀的却是面前的活人。

    而被束缚的黑影此时也瞪大了双眼,看来此番是自己低估了这几个孩子,如果今日死在几个孩子的手中,传扬出去,恐怕非被同行耻笑不可。

    祝霖低喝一声,心中凛然,提剑要斩,却见那黑影却已经仰面朝天,应声倒下了。

    “走吧,华风是让我来动手的,没想到杀人你居然也下得去手!”羽乐天摇了摇头,鄙夷地吐槽着祝霖,拉着沈灵萱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