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46章 玉面书生是何人
    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十五年前,一个身材纤弱的书生,第一次踏入了王都城,摇晃着走进一家酒馆,寻得最靠里的位置坐了下来。

    酒保瞥了眼角落里的穷酸书生,并没有理睬,收拾完隔壁桌子上的碗筷就要转身离去,步子还未踏出,边听到身后钱袋窸窣之声。

    “好酒,好菜,招待上来!”书生气息微弱,但是说起话来,却是吐字如珠,铿锵有力。

    酒保转过身,挤着满脸笑容,躬身谄媚地回应:“好嘞,好嘞,客官你稍等!”

    书生脸色苍白,眼眸微抬,看向了外面的市井街道,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吆喝声四起的小贩,还有那阁楼外摇曳着粉绢的姑娘,不禁让书生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街道向南北两边延伸,屋宇鳞次栉比,小巷两边是低矮的平民院落,院墙上还铺陈着绿意盎然的爬山虎藤蔓,偶有几处燕雀掠过错落有致的青瓦屋檐。

    “哎,客官,酒菜都已经上来了,请您慢用!”酒保俯身轻笑,摆好酒菜就慌忙退下了。

    不多时,斜阳照进了酒馆的角落里,余晖洒在书生褴褛的衣衫上,映出些许荒凉凄惨。

    “阳光……,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美的夕阳了!”书生伸出手去触摸这那最后一缕阳光,如同抚摸珍爱之物一般,温柔细腻。

    嘭~

    酒馆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破碎的木门散落一地,惊的正门的食客撒腿就跑,也不管肚子有没有填饱。

    “是何人敢在此放肆?”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从馆里的内房走了出来,此人正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名叫代虎。

    踹门是一个面容阴鹫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胖乎乎的青年。

    众食客都抬头望去,看到所来之人,纷纷将饭钱留在案上,抱头鼠窜地逃了出去。

    “原来是屠大哥啊!”代虎见到此人,大气未敢喘,低头抱拳向踹门的中年男子问道:“不知屠大哥今日登鄙人的酒馆,所因何事啊?”

    那中年男子并被有言语,而是那个胖乎乎的青年环视着酒馆四周,似乎找寻找什么,因为大多数人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逃了出去,所以留在角落的穷酸书生,一眼被青年认了出来。

    “就是他,就是他抢走了我的钱袋!”胖青年伸出手指向角落的书生,抬头向中年男子幽怨地说道:“大哥,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书生继续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一口灌刚满上的半盏酒,摇摇了头:“小老弟,我都告诉你了,这钱我只是借用,过两日定会一分不少地还你,你何必闹这样呢?”

    “呵,想从我这里借钱的人,还没出生呢!”胖青年横眉竖眼,拍着面前的桌子吼道。

    书生慢悠悠地从钱袋里取了一些,置于桌子上,将钱袋又在手里掂了掂,扔给了不远处的胖青年,开口说道:“小老弟,这些先垫付酒菜钱,余下的还你罢了。”

    胖青年将钱袋攥在手里,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不,这可不够,你挥霍的可还有大半有余,怎么算?”

    “我自借了这钱袋,就只在这酒馆吃了些酒菜,何来挥霍的大半之说?”书生脸上泛起了怒意,看来这家伙是要讹诈自己了。

    中年男子自顾地拉过凳子,抱着膀子,一脸傲然地喝道:“今天如果你不还清,就休想从这里站着出去!”

    话音刚落,却见书生紧握的双拳,慢慢舒展开来,拿起旁边的筷子,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提起酒壶,倒了半盏酒,再次一饮而尽。

    一旁的胖青年见此,喉咙奇痒,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暴跳如雷,将手中的钱袋掷了过去。

    书生身形微侧,躲过了钱袋,任由里面的碎钱散落一地,继续吃着饭菜。

    轰~

    中年男子猛然拍飞了面前的桌子,一脚踏出,地面的木板也因强大的力量崩碎开来,木屑翻飞,男子一拳向书生打去,刚劲有力的拳风呼呼作响,似乎能将那柔弱书生打的筋骨尽裂。

    “且慢!”一个温和的声音传荡在酒楼之中,“那些钱还是我替他还了吧!”

    众人都循声看了过去,但见那来人温尔儒雅,头戴青玉紫金冠,一身白纹黑面锦衣袍,腰间别着一把精致的佩剑,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

    代虎心中骇然,但依旧俯身下跪,中年男子与胖青年同样在看到那人,慌忙行礼跪拜,一时间,酒馆内出了坐在角落里一脸淡然的书生,皆都俯首。

    “我等拜见沈御政!”众人齐声喝道。

    沈溪点了点头,让众人起身,看着胖青年,轻声问道:“他借了你多少?”

    “嗯……也没多少,没多少!”胖青年支支吾吾,低眉顺眼地回答道。

    中年男子双手抱拳,对沈溪说道:“有劳沈御政费心了,这些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兄弟二人就不打扰您在此用膳了!”说完,他便拉着胖青年走了出去。

    代虎见此情景,连忙笑呵呵地迎上前去,摩擦着手心,躬身说道:“不知今日沈御政光临小店,是要些什么啊?”

    “哎,我那小女,又想念你这里的酒酿元宵咯!”沈溪也无奈地笑着,脸上洋溢着慈爱,仿佛是一个平凡的父亲在赶着为女儿买元宵。

    “得嘞,沈御政,你先坐下,稍等片刻,我命膳夫即刻给你做几份!”代虎招待了沈溪坐下,慌忙赶向膳房去了。

    此时书生对着沈溪也俯身拜了拜,恭敬地开口说道:“小生在此谢过沈御政的相助!”

    “先生不是王都城的人吧?”沈溪打量着面前俯拜的书生,眼眸忽的闪过一抹精光,指了指面前的位置:“坐下说话。”

    书生在沈溪的面前坐定,点了点头说道:“小生的确不是本地人,来此是想找个安身立命之所!”

    “既然这般,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府中还有一个书客之职。”沈溪眼神中隐约透露着期望。

    书生听闻连忙跪下叩谢:“小生在此谢过沈御政大恩,定当为贵府尽心尽责!”

    ……

    自那一年之后,沈府的主卧房内,沈溪愁容满面,散去了屋内侍臣们,独自一人盯着墙壁上悬挂的女子画像,轻声呢喃:“灵儿,你说如果我去与你相见,寒儿和灵萱该怎么办呢?”

    那画中的人儿,依旧是芙蓉般的笑颜,不施粉黛,风韵犹存。眸眼清波碧如水,纤指玉肤留芳华,如出尘的仙女定格在方寸画卷之中。

    须臾,沈溪传唤了书生进入房中,沏上了两盏茶置于桌子上。

    “先生,你可曾听说过王都城内有一位人称玉面书生的义士?”沈溪低眉,吹着杯中的热茶说道。

    “有所耳闻!”茶水弥漫的热气挡住了书生的视线,抬起头沉吟片刻,忽而问道:“不知沈御政为何问起此人啊?”

    “那可不可以有劳先生,帮我引荐一下这位玉面书生呢?”沈溪抬起笑意的眼眸,放下了茶杯,双手抱拳问道。

    “我与他素未谋面,这恐怕难以完成这个任务!”书生也直视着沈溪的目光,摇了摇头,随即又开口说道:“不过,如果沈御政有什么要事相托,我可以应友人传信与他!”

    沈溪没有再掩饰脸上的难色,愁容布满了俊颜,几丝白发在他的两鬓显得苍老了几分,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青丝早早变成了白发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那就麻烦先生,尽快将这封信送与玉面书生了!”沈溪叹息着,将怀中的一封书信交于书生。

    书生接过书信,点了点头,抱拳便欲离去,却被沈溪拦住了。

    “先生也尽快收拾行囊离开这里吧!”在书生莫名的眼神中,沈溪继续说道:“沈家已经是西下的暮日了,你还是另寻他处吧!”

    书生俯身下跪,刚欲开口,却被扶了起来,耳边想起沈溪的声音:“快去送这封书信吧!”

    “是……”书生叩下几个响头,转身向府外走去了。

    地阴镇的一处偏隅巷内,书生打开那封书信,苍劲的字体如龙腾,似凤舞,黯然写道:

    “先生,首先感谢你这些年来为沈家和王都城所做出的贡献,玉面书生惩奸除恶,替沈府扫清威胁,打通障碍,在王都城内可谓是威名远扬,更是让那些黑暗中的家伙闻风丧胆。

    先生一直隐藏这层身份,我也明白,你是在为我沈府安危着想,但其实我也没有告诉先生,在初次遇见你时,我便看出了先生的不凡,恐怕当日就算我不出手相拦,你也能够全身而退吧?

    如今”

    在辰星小的时候,便最崇拜那些惩恶扬善的正义之士,人们称这些正义之士为光明使者。

    所以辰星自幼便学习光元力的法门,但因三界六道皆无辰星容身之所,命运将他逼入绝境,最终踏入魔道深渊,心神俱灭,成为了一代魔族新的魔尊,更是让三界都为之颤抖的杀神辰星。

    在遇到皎月之后,渐渐找回了自己,安于天涯,不再过问三界六道的纠葛。

    但好景不长,身为天界的仙者皎月,因家族月族的横加干涉,又想挟持皎月消灭辰星,不久皎月被害。

    辰星一怒杀伤天界,屠尽月族,踏碎地府,只为伴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