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深渊 > 第49章 龙吟虎啸神兵阁
    沈寒跨步跃入神兵阁内,一指点出,无形的冰璃封印将神兵阁与外界隔离开来。

    “沈寒!”羽乐天看到沈寒出现在几人的面前,眼中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你妹……”

    “你妹呀,闭嘴!”沈寒周身散发出的寒气在火焰中,化成白色水雾环绕在他的身侧,右手负在背后,左手拂过,将羽乐天话语打断,缓缓说道:“如果你还想救她的话,就多动动脑子!”

    “白公子,近来可好啊?”华风睁开眼睛,看向问外走来的沈寒,出声问道。

    沈寒脸色阴沉,看了眼起身的华风,冷冷地说道:“那还要多亏了伙伴们的照顾呀!”

    “嚣张个鸟啊,时千仞的一条走狗而已,还当真你是他的义子了?”祝霖抱着膀子,一脸不屑地对沈寒讽刺道。

    沈寒嘴角微扬,眼神中睥睨之意更盛,阴阳怪气地说道:“那和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的废物相比,可是好太多了!”

    “你……”听到沈寒说出此番话,羽乐天的心口如同万箭贯穿,双拳紧握,手臂上的青筋暴起,身形化作一道音波,向沈寒攻去。

    祝霖也御剑怒喝斩去,龙齿剑金光灿灿,剑气翻飞封住了沈寒后退的身影。

    沈寒双手合十,身后化出一道冰幕消去了龙齿剑的数道剑影,又纵身迎上了羽乐天的音掌。

    三人身影交织,祝霖手中的龙齿剑应和着羽乐天的音梵,将沈寒逼得节节败退。只见沈寒双手不断地翻转,落下一根根寒冰箭矢,步伐极速向后退去。

    神兵阁的火势并被有消退,依旧执着的燃烧着阁内每一寸角落,就连一些低劣品质的兵器都已经在这灼烧中化为铁水了。

    祝霖和羽乐天在这其中并没有受多少影响,而水系元力的沈寒此刻却是面色潮红,额间的汗珠缓缓渗了出来,片刻又升华成了雾气消散而去。

    华风伸展双臂,汇聚着空气中跃动的火元力,化作两柄尖刃,运转空衍步法踏上房梁,纵身跃下,神兵阁中的火焰被席卷而去,磅礴的力量瞬间将所过之处散做枯朽。

    轰隆~

    沈寒手持前些时日刚打造的寒冰短剑,冰山寒铁所铸的神兵虽是烈火煅烧,却依旧拥有着惊人的寒意,只见寒冰短剑在水元力的催动下,不断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寒气,将沈寒护在其中,抵御着华风的烈焰风暴。

    火焰翻腾冲天而起,寒冰乍现数丈有余,冰与火的交融迸发出无匹的威力,身在其中的羽乐天和祝霖都不得不退出数米之外。

    风暴中心的华风与沈寒也各自折身退了回去,沈寒将寒冰短剑收了回去,华风也散去了手臂上火焰化形,抬起眼眸直视着沈寒说道:“白公子今天恐怕不是来打架的吧?”

    “当然不是,本公子是来抓你们回去领赏的!”沈寒冰霜似铁的脸上破天荒地绽放一抹笑意。

    “好,那依你便是!”华风伸出双手,同样笑着说道:“我们听候白公子发落!”

    “嗯?”沈寒眉头微蹙,惊疑地问道:“难道你们不怕客死他乡,尸曝荒野?”

    沈霖出声回答道:“难道我们死了,你的目的就能够达到了吗?”

    “你觉得凭你一己之力能够救出沈灵萱,能够报得了杀父之仇?”为了避免隔墙有耳,羽乐天用音阵传递信息,只有他们四人能够听到此番谈话。

    沈寒眼神中隐藏着仇恨,低头沉默不语,片刻方才开口,声音低沉无力:“我只有一个请求,那便是不要揭穿我是白公子的身份,其他的你们不必过问。”

    “祝霖,对不起,我承诺复仇之后,定将众生归泉剑物归原主!”沈寒俯身抱拳对祝霖说道。

    “我不会原谅你的!”祝霖双拳紧握,愤愤地说道。

    “呵呵,理当如此!”沈寒向阁外走去,忽而又转身问道:“你们不留一位作为外应?”

    华风点头笑道:“不必!”

    沈寒怔了片刻,眼眸又恢复了森然的寒意,削薄轻抿的唇隐约扯出一丝微笑,转瞬即逝,棱角分明的脸庞依旧冷若冰霜。

    反手掠过,华风三人伸出的手腕上,凝出了一个晶蓝色的枷锁,紧接着阁外便传来冰冷的声音:“将那三个纵火的犯人押解出来,神兵阁的兵器尽数收回!”

    “是!”阁外林立的金甲士兵齐声应道,没入了神兵阁之中。

    远处观望中的修炼者们都摇头叹息:“唉,这白公子行事居然如此神秘,居然用结界挡住了精彩的战斗!”

    “哗,人家时千仞的义子出场,岂是你想看就看的!”有人听见便出声斥笑道。

    “不过可惜了那神兵阁的兵器啊!”还有的修炼者是为了捡便宜而来,心有不甘地吼着:“原本还想着能趁此机会捡漏一波,却半路杀出了白公子,可惜啊!”

    “哈哈哈,就你还觊觎时千仞的神兵阁呀,白日做梦去吧!”一道笑声打破了那人的美梦。

    “不对呀,神兵阁虽是时千仞师弟屠阁主的,但也算是时千仞的呀?”有人问道。

    刚刚大笑之人回答道:“你没有听说吗,那个胖阁主前些时日失踪了,是让一个时千仞封姓的杂役接管的!”

    “居然把神兵阁交给一个杂役,怪不得被搅的天翻地覆!”众人脸上露出来恍然之色。

    临天府内,时千仞坐在卧房的茶座前,脸色平静的品着面前的新茶,瞥了一眼伏在地上的时磊落,冷声喝道:“废物,用了魔渊石你居然还打不过三个娃娃?”

    “回禀时御统,他们……他们实在是……”时磊落还未说完,便被时千仞一脚踹出了门外。

    时千仞抖了抖袖口,目光看向远方,沉声说道:“你已经触摸到黑暗的边缘了,留在这里只会埋下祸患,你走吧!”

    “不,不,时御统我还有用,我还有用,求求你别赶我走!”时磊落连滚带爬的抱住了时千仞的脚踝,撕心裂肺地喊着。

    时千仞低头看到时磊落右脸上的黑窟窿,心中不免有些恶寒,抬脚将时磊落踢到了院中,甩手关上了卧房的门,转过身闭上了眼睛,阴狠地说道:“再啰嗦,出大门的你将会是一具尸体!”

    门外的时磊落眼神空洞,看了一眼时千仞卧房的方向,转身踉跄地离开了临天府,消失在剑阵之中。

    许久之后,卧房内的老管家轻声叹道:“时磊落这颗棋子目的已经达到了啊!”

    “当初让他接管神兵阁也只是为了让他获取有用的消息罢了!”时千仞言语间略带了一丝不屑:“让几个娃娃烧了神兵阁,能饶他一命算得上是恩典了!”

    “不过话说,御统对那些坠入魔道深渊之人可有所了解?”老管家站在卧房的阴影处,并看不清他的表情。

    时千仞思考良久,沉声说道:“魔道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