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品容华 > 第九十六章 是你(一)
    大堂里只燃了两盏烛台,程锦容背对而立,逆着光,面容有些模糊。

    一双眼眸,却明亮而坚定。

    贺祈忽地想起初遇时的那一夜。

    他自贼人手中救下她,她满面感激地向他道谢。

    他被毁了容,右眼已盲,脸上的刀疤狰狞可怖。就连他自己都不愿看镜中的自己。女子见了他,或震惊或害怕或嫌恶。总之,没人想也没人敢正眼看他。

    可她的目光里,只有感激的水光。仿佛没看到他丑陋恐怖的脸。

    他假装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

    夜色漫漫,光线暗淡,他其实没看清她的脸,只记住了那一双明亮的双眸。还有那句:“不知恩人贵姓大名?来日若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又过一年,他去救程军医,可惜迟了一步。程军医丢了性命。他再一次遇到了她。

    她自称容锦,是程军医的远房亲戚,前来投奔。

    她一定以为他早已忘了两人的一面之缘。其实,他从未忘过。

    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认出了她。

    她显然身怀隐秘,不愿和人过分接近。他默默地守护着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悄悄地恋慕着她。

    临死前的一刻,他恍惚地想,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勇气向她表明心意。

    没想到,再次睁开眼,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年少的她。

    重逢的巨大惊喜,令他狂喜不已。这段时日,他也忽略了她身上的种种不对劲。譬如在药堂行医,譬如对他格外亲切友善。

    此时此刻,他才幡然醒悟。

    原来,真的是她。

    她也重生回来了!

    ……

    奇怪,他这样看她做什么!

    程锦容心里泛起了嘀咕,轻声说了下去:“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朋友了。所以,我有话便直言相告。也免得彼此心生误会。”

    贺祈目光越来越亮,声音里没有半分恼怒,竟隐隐有些笑意:“你没有误会,我确实心悦于你。”

    程锦容:“……”

    贺祈的声音十分轻快:“我恳求祖母,为我提亲。祖母已经写信送去边关,算一算时日,父亲也该收到祖母的信了。说不定,父亲已向程军医张口提亲,程军医已经应下了。”

    程锦容回过神来:“不可能。我一个月前就写信给我爹,和他说过,我要做女太医,不想嫁人。不管谁提亲,都不能应。”

    贺祈:“……”

    贺祈笑容凝住了。

    气氛陡然有些尴尬。

    程锦容莫名地有些想笑。她没有隐忍,轻笑了起来。这一笑,尴尬的气氛顿时和缓了许多。

    看着近在咫尺的如花笑颜,贺祈喉咙有些发干,清了清嗓子说道:“是我太冒昧了。应该先问过你的心意,再提亲才对。”

    不等程锦容蹙眉反驳,贺祈又低低说道:“放心,我不会挟恩图报。我会等着你改变心意。”

    程锦容:“……”

    程锦容满面震惊,瞳孔骤然收缩,心跳如擂鼓。仿若第一次见到贺祈一般:“你……是你!”

    “是我。”贺祈黑眸如墨,闪着程锦容无法窥破的复杂光芒,轻声又说了一遍:“容锦,是我。”

    贺祈!

    真的是你!

    你竟和我一样,也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了。

    程锦容脑海中似轰地一声,春雷炸响。千言万语冲到喉咙处,却一个字都吐不出口。

    贺祈的心情也同样激荡,默默地凝望着震惊至哑然的程锦容。

    奇怪,两人怎么都不说话,就这么对视而立默然无语?

    角落处的程景宏心里闪过一丝疑惑。看一眼外面的夜色,起身上前:“容堂妹,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府了。”

    程锦容太过震惊,一时难以回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相认的事不必着急,两人都得整理心绪,缓上一缓。

    贺祈定定神说道:“表弟受了不轻的皮外伤,明日我领着他来看诊。”

    京城大夫多的是,偏偏要来惠民药堂蹭义诊。

    程景宏忍着没将这话说出口,目光却将心意表露无遗。程锦容却未反对:“好,明日我在药堂恭候。”

    ……

    贺祈骑马离去。

    程锦容上了马车,回了程府。

    程锦容满腹心事,一路沉默。回了清欢院后,也未要紫苏甘草伺候,一个人在屋中独坐许久。

    激荡的心绪,终于慢慢平息。

    震惊过度的脑子,也终于重新开始转动。

    前世那个凶狠冷酷沉默的少年,她的救命恩人贺三公子,和她一样重生而回了。

    他对她格外温和亲近,甚至心悦于她,说动太夫人写信为他提亲……等等,此事暂时先放一放。

    贺祈对当年的“裴皇后”一事到底知道多少?

    她要进宫做女太医,要去救自己的亲娘。他会助她一臂之力,还是会阻拦她复仇?

    她的人生注定了坎坷困难重重。岂能将救命恩人也拖进泥沼?

    可是,到了此时,她张口撇清距离,是不是已经迟了?贺祈摆明了一副要和她“纠缠不清”的架势……

    扣扣扣!

    敲门声响起:“小姐!”

    是紫苏的声音。

    程锦容从复杂纷乱的心绪中回过神来,起身去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紫苏蕴满了关切的眼眸:“小姐,你没事吧!”

    程锦容心里微暖,握住紫苏的手:“我没事。我喜清静,想一个人独自待会儿罢了。”

    小姐确实从小喜静。

    紫苏仔仔细细地打量程锦容一眼,见她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了心:“天色已晚,小姐早些沐浴歇下吧!奴婢已经将热水都备好了。”

    程锦容嗯了一声。

    温热的水,洗去一身的疲惫。心中的纷乱,也渐渐散去。

    程锦容躺在床榻上,闭上双目入眠。

    这一夜,贺祈入了她的梦境。

    梦中,她被贼人追击。仓惶惊惧间,黑衣少年手持长刀,如杀神一般,将贼人杀的干干净净。

    然后,黑衣少年就要策马离去。

    她追上前,想问救命恩人的姓名。

    黑衣少年转过头来。

    脸上没了骇人的丑陋刀疤,右眼安如无恙。一张俊脸在月下似发光一般,冲着她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