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魂修 > 1章 村中来客
    “传说很久以前,我们地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直到有一天突然飞来了一个庞然大物和地星相撞,才有了如今的地星”一位老人讲到这里,似乎忘记了接下来要讲什么一样,看了看天空。

    “那现在地星是什么样子的啊”围绕在老人身边的一群孩童中发出了一个稚气的声音。

    “现在啊,我想想,现在的地星据说是犹如葫芦形状,中间隔着任何人也飞跃不过去的海,称之为禁海”

    “那人们是怎样知道地星是葫芦形状的啊?”一个声音赶忙插嘴问道。

    老人顿时语塞,摸了摸下巴上浓密的白色胡子,说到:“这也是代代相传的事情,行啦,今天就给你们讲到这里吧。”

    老人右手伸到后面拖了一下腰身,费力的从石头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向着村子里面走去。

    看着老人离去,孩童们也意兴阑珊的离开了,只有一个半大孩子还在刚才坐着的地方笑着,这个男孩要比其他的孩子大很多,16岁的他看起来身上有着很结实的肌肉,一头短发下面是一对剑眉,本该俊朗的面容上却有着一双呆滞的双眼。

    这个男孩叫做胡天,是村里的一个孤儿,生下来便是痴傻模样,父母为了寻找传说中可以治病的药走进了围绕在村子外的荒野深处就再也没有了音讯。最后由隔壁的刘奶奶收养了这个还在襁褓中的男孩。

    16年过去,胡天没有任何好转的样子,只是身体长得比其他同龄孩子更加的健壮,在他的脑海里只知道刘奶奶是最亲近的人,还有就是奶奶常常和他说的那句:你的父母不是一般人,他们一定还活着。

    胡天笑了一会后看了看天空,空洞的眼神说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一阵风吹过,带起了一堆枯黄的树叶飞向了远方。

    胡天看了看飞起的树叶突然迈起了大步向着树叶飞远的方向跑去,跑了一会后突然听到了旁边大树下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胡天望去,发现是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躺在树下。

    如果是其他的孩童此时可能已经哭着跑回家去叫大人了,但是胡天不懂什么是害怕,痴傻的人也同样心思纯净。

    胡天跑过去用手碰了碰男子,男子依旧僵直的躺着,没有任何动静,胡天看他没动,抬手就将男子抱了起来,对于他来讲,别的没有,就有这一身力气。

    胡天抱着男子向村子走去,远远的就看见了等在村子门口的奶奶,焦急的神色写满了脸,定是见其他的孩子都回了家,胡天却没了身影所以才担心的等在村口。

    奶奶见胡天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并没有多问,因为胡天也说不明白,善良的老人家赶紧让胡天将男人抱回家,不管是死是活,先回去看看再说。

    当胡天将男人放在家里的床上后仔细的观察着男人,而奶奶却赶忙拿来湿毛巾轻轻的擦去了男人脸上的血迹,虽然看男人的状况,奶奶也知道应该是活不成了,但是即使是死也应该体面一些不是。

    就当奶奶的手擦过男人眼睛的时候,男人的嘴角却动了一下,这可吓坏了本来镇定的奶奶,还没等惊诧的表情从脸上退去,男人却突然睁开双眼,随即坐了起来。

    男人坐起来看着胡天和奶奶笑了笑,为了不吓到这对老小,男人尽可能的用温和的语气说:“老人家好,刚刚可能吓到您了,我因为和人打斗受了暗算,坠落在了村子旁的大树旁,随即闭气疗伤。”

    “对了,我的名字叫孔天章,是名魂者,敢问老人家姓名。”男人疗伤期间感受到了这对老小的善良,虽然可能自己的年龄还在老人之上,但还是客气有加。

    “魂者?”刘奶奶没有往下说,但敬畏或者说是恐惧的表情却铺满了脸上,魂者这个名字,她从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过,地星除了普通人外还有一群受人敬仰也让人畏惧的存在,那就是魂者,他们有着飞天遁地,移山倒海的力量,但也视凡人如蝼蚁般。

    孔天章虽然很少去凡人间走动,但也仿佛知道了老人所想,随即解释道:“老人家莫怕,魂者虽以天地间奇魂修炼,但也讲因果,并不都是嗜杀之辈,我就是在追杀一个嗜杀魔修才落得如此的。”

    老人听了他的话后表情也舒展开来,心里想着人各有命,恐惧又能如何,况且眼前的男人书生模样却也不似恶人。

    “本家姓刘,这个是我的孙儿胡天,大人如此模样还是在这疗伤吧,有需要的话可以吩咐”虽然心里想开,但对未知的恐惧可能是人类的本能。

    “老人家客气了,因为身体原因却不适合回门派,却要叨扰些时日”

    “那我就带孙儿出去了,大人好好养伤”不等孔天章回答,老人拉着胡天就走了出去。

    看着老小恭敬的举止,孔天章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突然将目光移到了胡天的身上,可能是因为很少见到普通人,有些不习惯,现在才想起来,胡天只是一个半大小子,怎么可能一只手就将他抱了回来,虽疑惑但也没有马上询问,毕竟现在还是疗伤要紧,随即盘膝而坐开始疗伤。

    时间过得很快,天边的红晕已经快被山尖遮住,正是炊烟袅袅时。

    刘奶奶今天做了好几个菜,虽无肉类却也是色香味俱全,在做饭期间,奶奶和胡天说了很多的话,因为奶奶知道自己年过花甲,已经无法照顾胡天太长时间,此次遇见魂者孔天章可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而今天的胡天似乎也像心有所感一样认真的听着奶奶的交代,听着听着还不知所然的哭了一会。

    “奶奶和你说啊,屋子里面的是个大人物,我们这些天要好好的待他,如果他能将你带出村,你的命运或者会改变,甚至将来还能找到你的父母也说不定”

    “奶奶不能照顾你一辈子,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也不要伤心,你天生神力,定也不是个平凡之人。。。。。。。。。”

    奶奶对胡天说着,胡天也静静的听着,可能听不懂,但今天胡天却异常的听话。

    孔天章虽然在疗伤,但耳朵却没有闲着,老小的对话全部都进入了他的耳朵,他也了解到胡天并不是老人的亲孙子,而是个孤儿。天生痴傻却又生的神力,了解了这些后,他的心里却有些触动,他也觉得可以带走胡天,虽因胡天痴傻的原因不能收为弟子却也可保他衣食无忧。即已决定,也就不再打坐,站起身来走向饭桌。

    这顿饭吃的很融洽,奶奶收起了拘谨,孔天章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将自己所想向老人表达清楚,老人感激的站起身想向孔天章行礼,但是被孔天章用双手擎住,此中可见,老人对胡天的宠爱。

    全程胡天都没有向往常一样嬉闹,而是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但只有胡天自己知道为什么一直保持安静,因为他总觉得心里有些压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家中来了客人,但刘奶奶家的生活还如往常一样的平淡,只是内屋多了一个一直盘膝打坐的男人。当胡天再次看见孔天章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他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一席白衣,手拿折扇,一身书生打扮。

    “老人家,我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可以用魂力开启传送魂晶返回门派,这次走我就打算将胡天带着。”

    “那先恭喜先生身体好转,此次遇见您也是天儿的福气,望他以后能够帮到您已报恩情”说罢,刘奶奶转身拉过胡天的手说到:“天儿,今天你和先生走,可能今生亲情的缘分已尽,已无相见之日,奶奶愿你此生永乐,吉祥平安”右手摸了摸胡天的脑袋,左手却止不住的擦着脸上难舍的泪。

    胡天张开双臂抱住了奶奶,虽说不知离别为何物,但此时本能告诉他应该这样做。望着此景,孔天章也有些不忍,随即说道:“老人家,此别非永别,如有机会我会带天儿回来看望您”。

    老人听了孔天章的话笑着点了点头,虽知先生说的是安慰之语,却也赶到欣慰无比。老人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转身走进了厨房,她觉得既然天儿要离开了,也应该带点什么,而他最爱吃的包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老人想到天儿能跟着孔天章离开村子是他的机缘,随即也就释然了,嘴上对孔天章说着再等她给天蒸一屉包子再走。

    孔天章也觉得回门派也不急于一时,就带着胡天坐在饭桌前等着,突然,他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用魂念探查出去发现一群黑衣人正在抽打着一个普通人,旁边还坐着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正戏谑的看着,这一看不要紧,孔天章发现大胡子居然也是一个魂者,随即通的一声就站了起来,飞身出屋。

    坐着的大胡子看着旁边的房屋内突然飞出一人,也一下站了起来,随即说道:“原来你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