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魂修 > 3章 拜师
    大胡子没有注意后面那杀人的目光,但孔天章却满脸诧愕的看着胡天,大胡子笑着笑着好像也发现了一些不对,便回头看去,只见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看着他,眼睑旁边还挂着没被吹干的血痕,刚看见这双眼睛时确实下了他一跳,但更让他觉得恐怖的是这个普通的少年居然没有被自己的万毒蝎毒雾所杀。

    但没过一会大胡子就反应了过来,毕竟他是一个魂修,普通人再特别,实力上和魂修也是有着不可逾越的沟壑,大胡子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胡天便不再理会。

    孔天章看着胡天,心里充满了愧疚之情,毕竟所有事情的源头皆因自己而起。想着便从自己的魂池中取出了那枚红色的石头,冲着大胡子说道“你已杀了全村的人,现在只剩下这个孩子,现在我把石头给你,你放过这个孩子,如若不肯,即使我今天魂池破碎也要为这个村子讨个说法”。

    大胡子看着孔天章手中的石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宝物。大胡子回头又看了看胡天,心里想到“石头我必须要得到,但也不能放过这个人,能不被毒死的普通人,他还是第一个,斩草要除根”

    “行,我也知你是天池派的高手,今天我就放过他,你给我石头然后两不相欠,你把石头扔过来吧”

    听了大胡子的话,孔天章没有犹豫的将石头扔了过去,虽然也知道大胡子可能会取宝后再杀人,但是他没有的选择,现在胡天没有被毒死,很难保证时间一长不会出现变故。

    大胡子伸手刚接过石头,便听见了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嚎叫,转头便见胡天红着双眼向自己跑来,举起拳头便向他砸来。

    大胡子躲都没躲,心里想着正愁没理由杀你呢,便说道“找死,这次谁也救不了你”

    就见大胡子举起斧子就向着胡天砍去,此时胡天已经不是痴傻,而是变得疯魔,完全不顾砍来的斧子,拳头没有改变方向,仍然直直的砸向大胡子。

    只听嘭的一声,斧子和大胡子就倒飞了出去,在空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大胡子连喷几口鲜血后跌落在了地上。

    孔天章看得真切,以他魂修的眼界自然看的出大胡子的魂池已经破碎,即使不死也只能是个废人,况且自己在这里,他必死无疑。

    大胡子躺在地上恐惧的看着胡天,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魂修,而且还是魂师级别的却被一个普通的小子打的毁了魂池,但是胡天没有给他继续想的时间,快速的跑了过来,仍然是简单的一拳奔着大胡子的头部轰去。

    大胡子此时已经知道今天必死无疑,本能地举起手中的石头想挡住胡天的拳头。

    “咔、噗”胡天的拳头先穿过了红色的石头然后打在了大胡子的头上,**迸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此时的胡天心中已经被悲伤和仇恨所挤满,只想杀光眼中所见到的一切才会觉得舒爽,刚刚击杀了大胡子让他愉悦的想大叫,但随即就感觉到刚才轰出的拳头上传来了无比的炽热,并逐渐顺着胳膊向着身上蔓延,很快他就感觉浑身都像被烈火焚烧般难以忍受,两眼一黑就倒了下去。

    刚刚胡天击杀大胡子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孔天章看见胡天昏迷后才飞下来查看胡天的情况,同时也发现刚才的石头已经破碎,此时才明白红色石头原来是一个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兽的,现在蛋壳已经被胡天击碎,蛋液如火般蔓延了胡天的身体,就算是现在的孔天章也不能忍受胡天身上的炽热。

    不知过了多久,胡天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见了远处盘膝而坐的孔天章,只见孔天章闭目而坐,右胸口有一个大洞,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

    “你醒了啊,我以为你挺不过这一关,咳咳,咳”孔天章费力的说出了这句话就开始咳嗽起来,嘴角还流出了血。

    “先生,您这是怎么了,很疼吗”胡天经过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流血会很疼。

    “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孔天章感受到胡天身上已经没有刚才的炽热,意识也不在疯魔,便叫胡天过去。

    胡天虽然现在很想去看看奶奶,但也知道奶奶已经死了,随即向孔天章走了过去,当走到他的身前,孔天章突然一掌按在了胡天的胸口部位,胡天本能的想躲开,但孔天章的手掌好像有吸力般让他无法离开。

    没一会,胡天感觉胸口开始传来阴寒的凉意,好像心脏部位有一道大门正在打开般,又过了一会他的意识突然能够看见自己心脏内有一扇开着的大门,大门内部是一个池子,里面有半池子的黑灰色的液体正在打转,突然胡天感觉脑部嗡的一下,开始涌出很多记忆。

    他回忆起了这16年来奶奶对他的种种,有慈爱,有担心,还带着怜悯。他也通过记忆中的东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奶奶总和他说起他的父亲叫做胡非,母亲叫做虞婉,都非常人,但为了给你找药下落不明,将来自己的痴傻病好了以后还要出去寻找亲生父母。

    胡天想着过往的种种,泪水哗哗的往下流,他知道自己的痴傻已经好了,但此时全村就只剩下了自己,再也没有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孔天章看着胡天的表情一阵的变换,也没有松开自己的手掌,继续按着胡天的胸口直到自己再也无力为止,最后只能松开手缓缓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少年。

    胡天感到胸口的手掌没有了吸力后猛然的从回忆中惊醒过来,随即看到的就是孔天章无力的躺在了地上,他赶忙的过去搀扶起了他。

    “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已经不再痴傻,但记忆中也只是看见奶奶的死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别问,一切皆因果,命里已成定局,不怨不哀”孔天章看着胡天不在痴傻说了这几句话,随即又正色道:“胡天,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胡天突然被这一问弄得有些懵,想明白以后胡天并没有说话,但已经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答案,双膝跪倒在孔天章的身前,扣了三个响头,胡天知道奶奶本就想让自己跟着孔天章离开村子,现在村子已经不在了,屠村的人应该是被眼前的先生所杀,也算是大恩情,还哪有理由不同意。

    “好,我的时间不多了,不要追究我的死因,我现在和你说的话,你要牢牢的记住”说着,孔天章又咳出了一滩血。

    “我是天池派北院的院长,你是我第三个弟子,前面你还有一个师兄一个师姐,此后要如家人般相处”说完,孔天章手中多了一块魂晶,又说道:“我的魂池已碎,无力回天,一直用四散的魂力吊住自己的命来等你苏醒,刚刚已经用剩余的魂力助你打开魂池,想必你已经能够感受到魂力”

    “这个是魂晶,你只要用体内的魂力来催发魂晶就能瞬间传回天池派,然后将魂晶交给一个叫玉卿的人,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待你”

    看着已经弥留的孔天章,胡天心中难以掩饰悲伤,说道“师傅,您为何会如此,我现在就用魂晶带您会门派”

    孔天章看着眼前的胡天,用最后的力气笑了笑说到:“我命该如此,不用再计较这些,天儿,记住师傅的话,你不是凡人,可以的话多照顾家人,那两个娃是我最挂念之人”,说完,孔天章无力的闭上双眼倒了下去,随后身体逐渐的消散,化作了灰雾,灰雾又变作了透明,这是魂魄散入世间的征兆。

    胡天看着师傅消散后虽然悲伤,但也知道已经无法挽回,突然他发现他好像能够感受到已经变作透明的魂魄,胸口的魂池猛地产生吸力将他感受到的魂魄吸进了他的魂池。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胡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能用刚刚感受到的魂念去探查自己的魂池,随即发现魂池的中心坐着一个人形的魂魄,胡天尝试着去沟通,但最后发现师傅的魂魄虽然和魂池其他如液体般的魂魄不同,但也同样是没有意识的。

    “为什么师傅的魂魄和其他的不同呢,也许师傅还有复活的可能”胡天想着,也许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是马上去师傅的门派,问问是否可以复活师傅。

    离开之前,胡天走到了自己家的门口,双手拾起奶奶的人皮,走到后院用双手为奶奶挖了一个坑,将奶奶葬在了里面,并在坟前用奶奶刚刚蒸熟的包子摆成了品字型。

    胡天跪在坟前用力的磕了三个头,说道:“奶奶,此生您对我的恩情已无法回报,愿来世再次相遇,定保您一世安康”。说完,胡天站了起来,拿出魂晶,向里面输入魂念,催动魂晶。随即赶到身体变得虚幻,脑子有些晕眩,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大殿外面。

    眼前的大殿巍峨宽广,高有数十丈,胡天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高的房子,正当他还在惊叹眼前的大殿时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喝喊。

    “哪来的贼人,竟敢传送至本派重地,还不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