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魂修 > 20章 尴尬的演技
    当胡天和青峰来到擂台旁时,评判台上还空无一人,青雨看见胡天来了后,用手捅了捅的他的胳膊说道:‘怎么样,师兄和你说了吧,师姐的忙你帮不帮。’

    听到青雨问他,胡天带着疑问的口气说道:“额,不帮行吗。”

    只见青雨好像没有听见胡天的话一样,手中唤出紫剑,抬起她的小脑袋看着胡天,问道:“师弟,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唉。”

    “啊?我刚才说什么了,我是说师姐的提议很好,小弟非常同意师姐的话。”胡天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满足感,好像能够陪着青雨表演一场长脸面的戏很荣幸一般,但心里在流泪啊,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上台要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揍,还要表演的她很厉害般实属不易。

    青雨听到胡天的话后,脸上笑开了花,随后看向了青峰说道:‘师兄,你看吧,我就说师弟应该非常愿意的,你还总让我不要胡闹,是吧师弟。’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紫剑向上抬了抬。

    这次胡天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心道:“不是我想,而是我不敢啊,算了,毕竟昨天小雨受伤了,就让她开心一下吧”

    “这就对了,况且我赢得漂亮,也是给我们东院扬眉不是。”说着话青雨走到了胡天的身侧,伸手拍了拍胡天的肩膀,说道:‘小子,你很好,很有发展,很明事理。’

    “唉”胡天叹了口气,也是实在拿这个丫头没有办法,谁让她是师姐呢,如今除了叹气也做不了什么。

    很快,玉卿、丁航还有几位张老也都来到了评判台上,今天由于是最后的两场比试了,也是最终决定代表天池派去南明国人选的日子,所以今天的比试由玉卿进行主持。

    “今天将决定出代表门派参加南明国大比人选的日子,即将比试的几位弟子都是门派未来的希望,对于门派来讲是重中之重,如果能够在南明国拿到名次,对门派是有很多好处的,所以应该认真对待比试,拿出自己的实力,但也要点到为止,不可伤了门派内部的和气。”

    玉卿说到这里,顿了顿,台下的弟子们听到玉卿的话也都变得极为安静,天池派是南明国多个小门派之一,所以在这个门派内也没有较多的门规,一般都是自由修炼和发展,有不懂的可以问师傅和长辈,但入门的第一天就必须要记住门派的教条,也是唯一一条门规,那就是门派内弟子不可私自内斗,要亲如一家般,而门派就是这个家。

    所以对于所有弟子而言,提到门派荣辱,都显得极为重视。

    玉卿看着台下每个人都露出重视的表情,心里非常的欣慰,随即说道:“接下来的比试是东院的胡天和青雨,做好准备就开始吧”

    台下的青雨架起青剑飞向了擂台,在飞走之前用魂念传音给胡天,说道:“师弟,你等一会再上去,听我口令。”

    看着青雨飞走,胡天正想扇动的凤翅又停了下来,他不知道青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已经答应了她,那就听她的吧。

    台下的弟子看见青雨已经站在了台上,不禁将目光都看向了她,此时的青雨脸色由于昨日受伤还显得有些苍白,但在男弟子的眼中就变成了柔弱,看一眼就想搂在怀里保护起来的柔弱。

    只见一名西院弟子和旁边的同门聊道:“青雨师姐没事吧,昨天丁铭下手太狠了,要是我,我都不忍心拔剑”

    “是啊,这样的一位门派小仙女,谁舍得欺负啊,今天她和东院的那个胡天比试,要是胡天不让着她,回头我们就一起去修理他”

    “行,就这么定了,看那小子敢继续欺负青雨师姐的。”

    听到两人的谈话,另一个一脸正气的男弟子说道:“你俩放心吧,青雨的实力在那放着呢,他虽然不是丁铭的对手,但丁铭是谁啊,那毕竟是门派内弟子中的第一人,青雨输掉也很正常,但今天她对战的是胡天,估计会很轻松就能赢下比试吧。”

    听到此人这么说,刚才谈论的两人也都点头表示同意,他们觉得虽然胡天也赢了一场比试,但比起丁铭、青峰和青雨应该还有不小的差距。

    评判台上此时也没有闲着,丁航一脸得意之色,因为他的儿子是一定能够代表门派去南明了,毕竟不论是青雨还是胡天输掉,想要挑战他的儿子都无异于以卵击石。

    “师妹啊,你觉得这个胡天和青雨谁能胜出啊,从表现出来的实力看,那个青雨丫头应该会很简单的就取胜吧。”丁航面带得意的向玉卿说到。

    “这个可说不准啊,青雨虽然融魂特殊,剑法也犀利,但胡天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弟子,在我看来,胡天的实力在年轻一代中可以算作翘楚,所以此场比试很难说啊。”玉卿了解青雨,但不了解胡天,所以也不敢对这场比试妄下断论,但他总会想起孔天章留给她的遗言和他的死因,她觉得胡天绝对是个另类。

    “咳咳,是吗,那我可要看看他怎么翘楚了”听到玉卿对胡天的评价,丁航不禁心有酸意,心想自己的儿子应该才是翘楚,这个叫胡天的小子算什么,如果有机会,定要让自己的儿子教训一下这个胡天。

    听到丁航带酸的口气,玉卿也就没有和他继续探讨的意思,随即看向台上,发现如今只有青雨上台,而胡天还在台下站着,看的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台上的青雨突然唤出紫剑,青剑也握在了手中,仰起了她的脑袋,眼光看向台下的胡天说到:“师弟,你上来吧,不要怕,虽然我修为高深,剑法通玄,但出于同门,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青雨还面带骄傲的点了一下头,看到青雨如此动作和话语,不仅胡天愣住了,台下弟子以及评判台上的几人都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

    青雨说完话,见台下的人都没有吱声,胡天也没有上台,不仅有些着急,心想难道这小子反悔了?于是又挤眉弄眼的暗示着胡天。

    胡天只是稍微的楞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此时看着青雨的表演,心里想笑又不能笑,憋的脸上的五官都要挤到一起一样,难看至极。

    胡天就带着这个表情,飞身上了擂台,来到台上后躬身向着青雨行了一个礼,说道:“师姐修为高深,实乃门派年轻弟子的楷模,学习的榜样,长相更是美若仙女下凡,沉鱼落雁啊。”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胡天都快忍不住了,胸前一直在颤抖,但最后仍是忍住了,没有笑出来。

    “好,师弟乖,虽然你说的话都是门派公认的事实,但这些话在这种场合就不用说了”

    说到这里,青雨不再看胡天,而是向着台下的弟子说到:“昨天是我心情不好,就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我这位师弟在昨天比试中的厉害,大伙也都看见了,为了表示我说的是实话,我今天就让他三招,然后我再出手,毕竟我也是师姐吗,不能欺负小辈。”

    台下鸦雀无声,因为大家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

    对面的胡天却是很配合的对着台下说到:“是的,我师姐说的都是事实,要不是昨天心情不好,那个南院的人算什么,想赢只是挥手间罢了。”

    看到胡天如此的配合自己,青雨满意的向着胡天点了点头,大有一番“孙儿怪,爷爷很满意的感觉。”

    看着青雨的动作和神情,这次胡天终于是忍不住了,假装肚子疼,蹲在地上捂着脸笑了起来,最后连眼角都有泪花了。

    评判台上的玉卿面带尴尬,放佛她刚才那句让弟子认真比赛的交代正在被两人打脸般,而且她刚刚还在丁航的面前夸赞了两人,结果两人也是“长脸”,马上就演出了这么一场戏,重点是演就演吧,大家都知道东院的三人情同手足不会出现恶斗的情况,但也不能演的这么夸张,如此的尴尬啊。

    此时玉卿心里也是想笑,但她如今是代掌门,也要有一番掌门的样子,于是使劲的咳了两声,冲着青雨和胡天说道:“行了,你俩废话就不要说了,还不快开始。”

    擂台上的青雨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结果被玉卿掌门喊停了,也只能作罢,于是对着胡天说道:“来吧,你使出你的看家本领吧,我不出手,只用剑挡着就好,让你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