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太太每天都在闹离婚 > 第二十一章 这女人蠢得可爱
    伊月扬疑惑的看了一眼瓯子赫,没想到,这家伙还会为自己正名。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宁愿所有人都不认识她,毕竟,她是铁定会和瓯子赫离婚的!

    当伊月扬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瓯子赫已经离不开眼,他知道伊月扬漂亮,但是没想过,换上礼服的她可以这般漂亮。

    礼服是结合当下最流行的元素设计,香槟色旗袍,用的婚纱材质,盘口精致,整体看起来优雅姓感又不失温度,加上伊月扬正好散落的鬓发,更是为这幅画面增添了几分妩媚多姿,他看得出神,直到店长第三次叫他,“欧总,您看哪里好需要改动吗?”

    瓯子赫这才回过神来,伊月扬身材娇小,骨架偏小,但是身材该突起的地方突起,唯独腰过细,显得腹部那一段有些空旷,于是将店员叫到面前,悬空指着伊月扬月要身那一段道,“这里,按照她现在的尺寸,再改小一点,但是别影响整体的曲线和和谐,也别收的过紧,改好之后,后天送到我现在住的地方,不明白的,联系绍莫庭。”

    “好的欧总。”

    店长十分有眼力的看了一眼伊月扬,其实,这件衣服已经很完美了,但是瓯子赫作为曾经学习过设计的人士,对服装十分的有品位和见地,更有完美主义在身,所以对衣服的要求十分的高,更何况,这位还是他的夫人。

    两天,也还能赶得上。

    于是她带伊月扬回到了试衣间,帮她量了下尺寸,期间还赞扬,“没想到,夫人您的身材这么好,这件衣服设计师还是故意怕穿的人腰部偏厚,再改一下,应该会更漂亮。”

    马屁,但是拍的不是那么响亮,也让人心里舒服。

    “那就辛苦你们了。”伊月扬这话一说出口,店长便愣了一下,以前瓯子赫带别的女人过来拿衣服的时候,自己只要赞扬一声,那些女人的态度立马变得高傲和不屑,要是她们,恐怕只会说,“那是当然之类的话。”

    伊月扬却是一个谦和又不经意间体贴到旁人,叫人心里一阵暖意,店长仿佛觉得自己受到了几分尊重,便笑道,“应该的,希望夫人会喜欢。”

    伊月扬疑惑的看她一眼,但是什么也没说。

    瓯子赫在外面等她出来,又对店长道,“我记得,鞋子?”

    “瞧我这记性,我就拿出来给夫人试穿。”

    说着,店长匆匆放下怀里的衣服,又去收纳库找鞋子。

    颜色一样是香槟的,但是有了亮片设计,悠闲地格外的耀眼,鞋子的口很浅,前面是斜口设计,后座不高不低,跟不会像钉子般过细,也不会过粗显得累赘,底子比鞋面的眼神要深一点,视觉上又增添了几分厚重感,穿起来更显端庄。

    在伊月扬看来,她想要买到一双满意的鞋子还是很不容易的,但是这双她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没想到,瓯子赫在女人的穿搭上品味还是很不错的,莫名的评价了一句,“欧少对女人很了解。”

    瓯子赫顿时就品出了其中的几分酸意,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店长忙在一旁打圆场,“欧总以前学习过女性服饰和鞋包的设计,还比赛拿过全国性的奖,说是专业的设计师也不为过,这双鞋,也是欧总的作品之一,不过之前还只留在图纸上,半个月前才叫人拿去做成成品,因为每一段的尺寸都有严格的要求,细节也十分的多,所以鞋匠也是花了半个月才做完。”

    半个月?还是以前知名的设计图,只是为了给她参加宴会?

    伊月扬有些受宠若惊,看向瓯子赫,却听瓯子赫得意道,“别太感动。”

    “包呢?”瓯子赫再次提醒店长。

    伊月扬明显的看到她的肩头一颤,“已经叫人去拿了,马上就到。”

    折腾了一番,两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伊月扬要回去,瓯子赫偏叫店长随身给她拿衣服试穿。

    无奈之下,伊月扬只好接受。

    等到天黑的时候,瓯子赫才满意的抬起头,对伊月扬说,“不用换了,就穿这套,去吃饭吧。”

    随后又对身后的人,指着沙发上大小小的袋子道,“这些,都给我送回去。”

    “是,欧总,您慢走。”

    店长默默的呼了口气,转头对后面的几个店员说,“谁说欧总和欧太太关系不好的,我看分明是有些人嫉妒造谣,欧总可从来没陪哪个女人逗留这么久。”

    店员也认同,“正室就是正室,哪里是那些小三小四能比得上的。”

    “而且啊,我感觉欧太太好淑女好温柔啊,一点都不犀利。”

    “我也发现了,到底是名门出来的,和那些三四流的明星小姐不一样,那些个女人,满身的风尘味。”

    夜幕慢慢拉长,路上霓虹闪烁,试穿了一个下午,伊月扬也觉得有些累,走路的时候,都觉得脚有点酸,偏生瓯子赫长得高腿又长,眨眼间自己就已经被甩开了一截。

    她心里抱怨,却又不敢说什么,和瓯子赫,她觉得还是相安无事的找机会互相伤害比较好,不需要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本来就是表面夫妻。

    却不想低头正想着事情,脑袋已经装上了一堵温热的肉墙,原来是瓯子赫看她走落下了,便定在原地等她,她想事情想的深,就撞上了。

    瓯子赫也不避让,他就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走路不看路,等人撞上来,才觉得这女人竟然蠢得可爱?

    不过,他刚才看她走路有些磕磕绊绊的样子,知道她或许有些累了。

    瓯子赫低头,看着怀里还在愣神的女人道,“累了?”

    伊月扬试探性的点点头。

    “那,饿不饿?”

    伊月扬直起身子,和他拉开一点间隙,手摸了摸肚子,似乎有点。

    瓯子赫很快从她的动作里感受到她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还是先吃饭吧。”

    他蹲下,在伊月扬的面前,吓得她连退两步,不过,脚腕很快被人抓住,“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