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逆流时代 > 第七十四章:资本家的游戏
    上次的误会还历历在目,为了不重蹈覆辙,吕天明这一次学聪明了,一回到家,便主动交代了刚才去见了姜雯的事。

    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两人关系已经恢复了,哪怕是吕天明现在把事情说出来,林雅也会愿意相信他。

    可吕天明还是不想让她产生自己又开始陷进去的念头,与其让她不放心,倒不如等出了结果,到时候再跟她说。

    林雅微微点头,也没有过问,只是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小得意,居然凭一个小细节就发现了吕天明在搞事情,简直就是当代女诸葛啊。

    心里自娱自乐想着,又开始推测吕天明到底在做什么大事。

    她没问,不代表着不好奇,永远不要低估女人的好奇心。

    而且作为枕边人,林雅能感觉到,似乎从上个月起,吕天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痛改前非了,还长了不少本事,甚至能凭借着一百块的本金,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赚了上百万,买了新车还有剩余。

    现在的日子,是她几年前根本不敢奢望的。

    若不是现在是科学时代,林雅都快要怀疑自己老公是不是被人夺舍了,只能说,变化简直不要太大。

    日子照旧,十月份的天开始变冷起来,一场阴雨持续了七八天。

    外面天气不好,但对金武城、张世宇和陈亮来说却每天都好像风和日丽一样,丝毫影响不了他们激动的心情。

    这样的日子很适合躲在家里看比赛,尤其是看着账户上的余额越涨越多,三人的笑容就没断过。

    转眼间就过了六天,世界赛的十六强已经决出了八强,没有爆什么冷门。

    几人跟着吕天明下注,虽然没把比赛的赔率都不高,但积少成多,每个人都赚得盆满钵满。

    而吕天明等待了那么久,终于来到了八强开始角逐这一天,rng对阵g2,第一场就是大戏。

    外人觉得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碾压局,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意外发生,这几乎是全世界的共同认知。

    可东来府包厢中的几人却持着相反的想法,通过这些天吕天明有意无意的透露,三人都清楚,这局比赛被世人看好的rng会爆冷输给对方。

    作为rng粉丝,张世宇知道这事后挺难以接受的,情绪都消沉了不少。

    然而,当比赛就要开始,打开菠菜网站时看到足足7.2的赔率时,心中的消沉瞬间化成了狂喜。

    资本家的嘴脸,啧啧。

    金武城和陈亮也差不多,激动得有些忐忑,实在是这个赔率太诱人了,也能看出世人对g2的不看好,以及对rng的充足信心。

    这么高的赔率,也难怪会传出假赛风波,换做他们是资本家也心动啊,哪怕花一个亿来收买队员都是值得的,全世界都是韭菜,随随便便收割一波,瞬间暴富。

    “动手吧哥几个,一夜暴富就在今夜!”

    张世宇带头说道,大手一挥,将手里的七百万全压了上去。

    这七百万,是这个星期赚的,足足涨了六七倍。

    张世宇默默算了一下,7.2的赔率,等这场比赛结束,瞬间就成了半个小目标。

    捡钱也没这么快啊!

    难怪吕天明之前会说,先前那些比赛都只是开胃小菜,就这一场,就足以胜过之前的几十场了。

    陈亮紧随其后,同样将手里的七百五十万全压了进去。

    有这七百五十万在,陈亮已经可以让手里的小公司渡过难关,但想要翻盘,有机会去和那对狗男女打擂台,这点资本还远远不够。

    等这场比赛赢了,应该就勉强有资格了。

    今天下来,吕天明一次没错过,此时的三人对他奉若神明,哪怕吕天明说现在出门跳下牛栏江会捡到钻石,估计都会有人去做。

    陈亮也是如此,手里没留一分钱,把全部身家都砸了上去。

    赢了绝地翻盘,输了……

    不可能会输的!

    金武城这几天和吕天明差不多,从五百万本金开始,已经变成了一千四百万。

    可看着足足7.2的赔率,他承认,心理防线正在慢慢崩溃。

    他身家不菲,可卡里有一部分资金是不能动用的,那是为了以防万一而留下的保险,若是给弄没了,足以让他家伤筋动骨。

    可看着眼前这个赔率,再想想赢了之后的场景,金武城心里纠结无比,终究还是没能压制住冲动,把老底都给全部砸了出来。

    两亿一千万!

    彻底梭哈!

    “吕哥,我把这条命都交给你了!”

    金武城开着玩笑,只是心里紧张,以致于笑容看上去有些牵强。

    毕竟这场豪赌,对他来说影响太大了。

    吕天明看着这么疯狂的金武城,心中也是挺无奈的。

    一直以来,金武城表现得都挺理智,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疯狂,三个狂热粉丝,好像都挺上头的。

    看着那两亿一千万全部压了上去,吕天明都羡慕了,这家伙,估计会笑疯吧。

    啧啧感慨几声,吕天明倒也不眼红,哪怕这次金武城会比他赚得更多。

    对他而言,十几个小目标而已,无非也就多花点时间的问题。

    洒然一笑,吕天明也再不迟疑,将手里的一千五百万压上。

    六点三十分,菠菜网站封盘,比赛马上就要开始。

    看着押注双方的比率,哪怕有四人的大笔资金注入,选择压g2赢的人依旧只占了百分之三点一。

    四人心惊不已,难以想象这次比赛,那背后的资本家要狂揽多少个亿,几人的这点手笔,不过是跟着和点汤罢了,可就这么一点汤,也足以羡煞无数人。

    随着画面上bp开始进行,四人也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专注的看着比赛。

    金武城对天发誓,从小到大,就没有这么认真过,哪怕是当年高考的时候,都有所不如。

    好在吕天明再一次用事实证明,自己的‘预感’无往不利,从来不会出错。

    整个bo5,rng仅仅只赢了一个小场,当比分定格在3:1的时候,rng队员沉默了,全世界都沉默了,仿佛犹在梦中。

    唯有小部分人,就比如此时东来府的某个包厢之中,忽然传出一阵响亮的笑声,整个东来府四层楼都听见了。

    大堂经理微微皱眉,这会影响其他客人的用餐心情,必须得提醒一下才行。

    可当走到笑声传出的包厢门口时,一下子就愣住了,这特么是老板和他朋友的专用包厢啊,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好事,居然笑得这么癫狂。

    心有疑惑,然后默默转身离去,溜了溜了,既然是老板搞出来的,那就不是自己可以干涉的了。

    城如他所想那般,此时包厢中的几人确实笑得很癫狂,实在是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激动。

    扰民大军以金武城和陈亮为主,吕天明和张世宇虽然也笑容满面,但远没达到失态的地步。

    发泄的笑了好一会儿,金武城和陈亮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金武城嗖的一下站起,匆匆离开包厢抬了一箱茅台进来,当场撬开一瓶,豪气干云的举着。

    “天明哥,什么也不说了,这一瓶,我干了,以后天明哥不管做什么,只要一句话,我万死不辞!”

    说得无比郑重,没有丝毫掺假。

    一番话说完,直接对瓶吹,咕咚咕咚几大口就真的干了,一瞬间就热血上头,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看着有些滑稽。

    咽喉火辣辣的,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心情,连喝了两杯茶才感觉好点。

    酒意有些上头,金武城嘴巴不停,根本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天明哥,你知道吗,我虽然家里条件不错,但远比不上世宇,我家就一般的小富小贵,总资产都不到三十亿,别看东来府小,可这都算是家里重要的一环。”

    “可就今天晚上,短短两个多小时,我居然净赚了十三亿!”

    “十三亿啊,我爸妈辛苦大半辈子,也就差不多只有两倍,可我只花了一晚上。”

    “我有自知之明,能做到这样,全靠天明哥带我,以后,你……嗝,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就是我的大腿。”

    勉强撑着说了一会儿,口舌都开始打结了,条理也不太清楚。

    说完一番话,好像终于把撑着的那口气吐了出来,再也扛不住,噗通一下子趴在桌子上,说倒就倒。

    所以说嘛,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这多尴尬啊。

    剩下的三人都有些无语,听得无语,看得也无语。

    不到三十亿的资产,你这叫小富小贵?

    你怕不是对这个词有所误会哦。

    心里吐槽一会儿,也没管他,都挺理解的。

    毕竟如此巨大的惊喜,瞬间狂赚十多亿,没有乐疯已经不错了,激动点也是正常的。

    然而,一幕大戏刚刚落下,另一个秀儿又接起了舞台。

    陈亮有样学样,从箱子中拿起一瓶酒,打开就准备效仿金武城,来个豪气干一瓶。

    吕天明吓了一跳,赶忙起身阻拦。

    刚才金武城速度太快,全程没有一丝拖沓,让他想阻止时已经喝完了。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别别别,兄弟,冷静点,咱们慢慢喝慢慢聊,别像这家伙一样又倒了,你自己难受,我们也麻烦。”

    吕天明按住陈亮那只躁动的手,苦口婆心的劝道。

    都怪金武城开了一个坏头,做什么不好,偏偏干一瓶茅台。

    且不说你能不能扛得住的问题,这样喝对身体也不好啊。

    吕天明带他们一起赚钱,以前有着卖人情以方便将来行事的目的,可相处了这么久,几人都挺合得来,早已经是朋友了,也没想着要他们怎么报答。

    再说了,要是陈亮也倒下,到时候只剩下他和张世宇,要照顾这两个醉鬼,别提多麻烦了,他晚上还要回家呢。

    听到吕天明这样说,陈亮这才冷静了一点,不再执着于对瓶吹,只是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一口干了。

    “吕哥,我嘴笨,感谢的话我不会说太多,我只说一句话,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说完又干了一杯。

    这一次吕天明倒是没有劝阻,适当的发泄一下还是没坏处的。

    陈亮的话,不知情的人听了只会觉得他说得太离谱了,应该没这么严重才对。

    可吕天明和张世宇却清楚,这还真不是夸大。

    女人和兄弟的合伙背叛,公司也被夺了,就连名声都臭了,家庭、事业等等,各方面都达到了冰点,手中仅剩的小公司也面临倒闭,已然是到了山穷水尽的绝望处境。

    若非是一次跟着吕天明弄到了一点翻盘的本钱,他的结局已经注定。

    是以,救命之恩,不是随口说说的。

    吕天明看过陈亮原来的结局,对他的这番话也心安理得的接受,本就是他改变的一切,有资格承受。

    “陈亮,咱们是兄弟,不用说太多,有了这笔资金,你应该也能稳下来了,别钻了牛角尖,好好经营公司,以后会有机会报仇的。”

    陈亮点头,笑道:“吕哥,你低估了,有这笔资金,我已经有了翻盘的可能,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必把公司夺回来,让那对奸夫淫妇生不如死。”

    笑着说话,却让人想打冷颤。

    吕天明略感意外:“这么简单的吗?”

    陈亮点头,回道:“吕哥,你有所不知,这公司是我和他一起创的,可其实基本都是我在打理,哪里最薄弱,哪里最致命,我心里一清二楚,哪怕只有五千万资金,我都敢说有六成把握!”

    陈亮也不隐瞒,坦诚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吕天明和张世宇恍然,心里为那对不配拥有姓名的奸夫淫妇默哀,有一个这么了解自己的敌人,想不出事都难啊。

    这事吕天明有心无力,上一世只看到了新闻报道,其中没有具体细节,他也不知道来龙去脉,那人是怎么夺了公司的。

    再者,以陈亮的性子,也不会让他们插手。

    “亮子,有事别扛着,无论是要经济支持还是人力支持,有需要都跟我们说。”

    张世宇也跟着劝道。

    陈亮点头应着,但心里明显没有这种打算,让张世宇就很无奈。

    他劝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每次都是这样,面上乖乖听着,你说的都对,我都记下了,可一有事依旧不会求助,就很顽固。

    再次举杯干了一杯,陈亮也冷静了不少,盯着笔记本页面的余额沉默下来,眼中精光闪烁,已经在心里勾勒着复仇大计。

    两个秀儿总算下台了,张世宇和吕天明对视一眼,仿佛在说还是咱们俩正常一点。

    志同道合的模样,不由的也笑了。

    给吕天明倒了半杯酒,再给自己满上,张世宇也不管金武城和陈亮是发呆还是睡觉了,像是自己才是请客的那个一样,招呼着吕天明开始吃喝。

    一边吃喝,一边像是聊家常一样,很自然的闲侃着。

    “吕哥,你说我努力多少年能达到我爸和我二叔那种程度,有没有机会超越他们?”

    张世宇没有和吕天明说过家里的事,但也从来没刻意隐藏自己有背景的事,而且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他相信以吕天明的细心程度,估计早就知道他的来历了,所以直接就问了出来。

    吕天明自然是清楚的,而且比张世宇猜想的还要更早,从第一次见面,知道他名字的那时候起就有底了。

    知道他说的是张家茚和张家旺这一对富豪兄弟,吕天明就觉得这家伙还是挺乐天派的。

    如果没有他这只蝴蝶来打乱节奏,以张世宇原本的人生,早因为合同问题回家继承家产去了,一辈子也没从父辈的余荫中走出来。

    不过现在嘛,有他出现改变了张世宇的将来,超越张家茚和张家旺虽然很难,但起码有了可能,只是需要多辛苦努力一点罢了。

    “二十年吧,你爸打下的江山不小,林林总总资产加起来,估计也有上千亿,再加上你二叔,合起来就是一个庞然大物,想要超过他们,小打小闹是不可能的,必须得有大动作才行。”

    “我有预感,未来的二十年之内,市场会出现转型,很多高端的东西将会上市,抢占市场份额,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把握住了,别说说超越你爸他们,即便是全国首富,乃至于超越苹果这些都不是没可能。”

    经历过未来,吕天明很清楚将来的市场走向。

    当初能够崛起,便是刚好赶上了潮流,这才让他有机会登上商界巅峰。

    是以,吕天明说得很有把握,好像在叙述一件事实,而不是告诉他猜想。

    不过,吕天明忽然想到,既然自己重生回来,或许可以有机会主动推动那件大事,让新技术时代早点到来。

    心中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吕天明打定主意,看来有时间要去华大走一趟了。

    经历最近那么多事,张世宇对吕天明的话没有怀疑,既然他说自己可以做到,那就肯定能够做到!

    “哈哈,我就知道可以,我爸他们还说我没志气,等我以后追上他们的脚步,我都迫不及待的想看他们到时候的眼光了。”

    想到美好的未来,张世宇傻乐傻乐的。

    两人聊到很晚,一直到凌晨时分方才散场,金武城就是东来府老板,也不需要他们操心如何照顾的问题,跟前台说一声,自然有人抢着去照顾,这可是难得亲近老板的机会。

    出了东来府,吕天明用滴滴打车,自从上次叫了代驾后,他就发现了,每次过来多少都要喝点酒,回去只能叫代驾。

    所以为了方便,他最近都没开车过来,直接打车就好。

    吹着夜风等车,吕天明心思飞得很远,谁能到几个小时前他只不过是一个身家千万的普通人,可几个小时候,身上却有了一个小目标。

    普通人:谢谢,我们不配。

    (メ`[])/

    这次英雄联盟世界赛虽然还没结束,但最大的爆冷已经没了,后面的场次也能赚钱,不过也就赚点小钱,最多再滚千万算是不错了,想要再复制一次方才的暴利,那是不可能的。

    等世界赛打完,也差不多时十一月份了,自己得早做准备,进行另一轮投资。

    算算时间,似乎距离上面的那次大动作,好像也没几个月了。

    等了四五分钟,滴滴师傅到达,吕天明这才收起杂念,未来太远,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仔细思考,完全没必要急于一时。

    “兄弟挺辛苦的啊,这么晚还在外边谈事。”

    司机四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挺健谈的,看吕天明一上车就打开了话头,一看就是有经历的人。

    吕天明笑笑,“没法,养家糊口,咱们大男人不努力,总不能让老婆孩子吃苦吧。”

    司机念头认可,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这么晚还在外面跑单了。

    “看兄弟气质就不是普通人,你们谈的都是大生意,比我们开车要舒服多了,赚不到多少钱不说,最主要是生物钟乱了,老哥我才开了一年,现在生物钟都乱了,晚上就算不出来跑单也睡不着,可没法,家里那么多张嘴嗷嗷待哺,再苦再累也得坚持。”

    司机师傅是个实在人,感觉遇到了同道中人,话也不自觉的多了许多。

    吕天明报以微笑,谦虚的回道:“还行,都是为了过得更好一点,我生意也不大,今晚一个小目标都没赚到。”

    这是事实。

    他先前就有一千五百万的本金,哪怕7.2的赔率赢了,卡里变成了一亿零八百万,可这是连带着本金在里面的,抛开本金,今晚真的没赚多少,金武城才是这次的最大赢家。

    这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司机师傅听得乐了,哈哈一笑道:“真巧,我今晚也没赚到一个小目标。”

    就像网上的段子,月薪三千,别人问起来的时候,你可以说十万不到,就是这么个逻辑,一晚上赚五百,还是赚九千万,都是一样的没到一个小目标。

    司机师傅说的,恒河里!

    两人一路聊得挺开心的,不知不觉已经到鸡街小区,看着司机师傅成就感满满的离开,吕天明羡慕了。

    他开始怀念当初刚毕业时进入公司,一个月辛辛苦苦,还要被上司刁难,各种找麻烦,月底却只有几千块钱的日子,那时拿着工资条,心里的满足感无以复加。

    不像现在这样,钱来得太快,都没法感受到赚钱的辛苦,不知不觉就麻木了。

    该死的资本,已经把心给腐蚀了!

    ……

    今年的十月,对张世宇、金武城和陈亮来说是难以忘怀的。

    尤其是陈亮,他已经在着手反击,似乎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每次见到他时,都能看到他脸上舒心的笑意。

    跟着吕天明又买了后面的比赛,手中的资金进一步增长,无形之中为他复仇增加了更多的筹码。

    张世宇公司事情突然多了起来,听说接了两个大单,正在忙着赶工,但又不想放弃更好赚钱的这边,索性直接把资金全都转给了吕天明,请他帮着操作。

    这不过是顺手为之的事情,吕天明也没拒绝,唯一的麻烦就是每场比赛结束要用计算机算账,但也就是分把钟的事。

    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日子,整天只有吕天明和金武城两个闲人凑在一起谈天侃地。

    终于,十月三十一号这天,英雄联盟进行到了总决赛,最后赚了一笔,吕天明也宣布功成身退。

    和预估的差不多,又赚了千多万,让卡里的余额达到了一亿两千万。

    记得上个月的时候,他还给自己定了几个小目标,九月买车,十月买房,年底前挣一个目标。

    没想到的是,比计划中还要更快些,这钱比想象中还好赚。

    大意了,计划赶不上变化。

    在家把账一算,吕天明把张世宇的那一份转了过去,他都没有把收支明细发过去,张世宇也没想过问。

    对张世宇来说,只要知道自己赚了很多钱就够了,没有吕天明,哪有这次机会,即便熟悉有出入,也不会过问。

    更何况,吕天明还不是那种人。

    换做是你,你会怀疑一个赚钱比吃饭喝水还简单的人贪污了你的钱吗?

    不可能的好伐!

    把账分好,就在吕天明拿起笔记本准备了解房源的时候,手里又响起了提示音。

    拿起来一看,吕天明笑着摇头。

    张世宇把账收了,却又转回来八百万,说这是红包,是带他们一起躺赢的谢礼。

    吕天明虽然不在乎,但还是没有推辞,毕竟这是心意。

    正如张世宇想的一样,他想赚钱很容易,下次有机会再带他们一起就行。

    如同是约好的一样,张世宇的红包刚来,金武城的红包也过来了。

    这家伙赚得盆满钵满,一夜入账十多亿,已然是个狗大户,发来的红包也很惊人,足足半个小目标。

    他没说这事谢礼,只发了一个颜文字。

    ( ̄▽ ̄)/ヽ(^。^)丿

    意思也是一样,再明显不过。

    吕天明浑身一激灵,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装可爱,恶心心。

    唯独陈亮没有红包发来,吕天明倒不在意,他知道陈亮现在忙着报仇,必须把没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而且,他能感觉到,陈亮对他的感激是最强烈的,毕竟是救命之恩。

    看着手机上显示已经快要两个小目标的余额,吕天明都没太大感觉,真的麻木了,索性丢到一边,认真查看起房源来。

    买房的事必须得提上日程,这间出租屋还是太小了,有些放不开手脚,很多时候都挺不方便的,就像林雅,有时候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明明忍得很难受,却还是抓着传单硬忍着,看得吕天明直心疼。

    而且搬家后也能和岳父岳母那边靠近点,来往也更加方便,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关系,必须得把成果稳固下来。

    再一者就是为了悠悠了,女儿还是要富养才行,必须给她最好的环境成长,这样将来长大了才不会被大千世界给迷了眼。

    吕天明一整天都在忙这事,林雅傍晚回家时他已经看中了三处房源,感觉都挺不错的。

    虽然林雅不会质疑他的决定,但这不是小事,吕天明还是决定问一下她的意见,一言堂的家庭关系是不科学的,一起商量着行事,不但可以让家庭更加和谐,更是能够让夫妻之间保持着亲密无间的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两天林雅都是独自开车上下班的,连悠悠都是她负责接送,

    因为公司修改了员工的作息时间,每天工作时间减少了一个小时,身为经理,林雅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做这事。

    用她的话说,悠悠每次都有吕天明接送,都快不亲她了,必须得稳固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地位。

    同样,也有练车的意思。

    吕天明生意越来越大,她很清楚,以后吕天明不可能整天把时间放在她们身上,所以自己必须得适应起来,现在练习一下,就当是提前感受那种生活了。

    吃过晚饭,看着吕天明笔记本上的三处房源,林雅有些出神。

    她早知道自己老公最近赚了不少钱,买房应该不会买太差的,心中也算是有了点心理准备。

    然而,当看到吕天明给出的三处房源时,依旧忍不住的惊讶。

    三处房源,分别在嘉豪小区,格静园,以及金钟山。

    这三处,都是滇南市有名的高档小区,房价堪称滇南市的天花板。

    其中,嘉豪小区和格静园有一部分原因是位处市中心,而金钟山则是因为,这边的都不是套房,而是一栋一栋的别墅。

    作为本市有名的景区,不用想也知道这别墅的价格会有多高,那是寻常人一辈子也没法直视的价格。

    可吕天明却想搞这个,属实让林雅有些惊讶,自家老公有些飘了啊!

    “老公,你确定咱们现在买得起金钟山的别墅吗?”

    吕天明笑而不语,对着笔记本噼里啪啦一阵操作,很快就把自己的账户调了出来,九位数的余额看起来长长的一大串。

    林雅一下子张大了嘴巴,颇为幼稚似的,用手指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数了一遍。

    确认无误,的确是九位数,小数点后面的不算。

    也就是,接近两亿?!

    林雅:('')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挺容易满足的人,对钱财也没有那么的狂热,只要够用,让生活有所富余就够了。

    可真正看到这个数字,林雅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原来自己也只不过是一般人,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足以说明内心的激动。

    “老婆,你前几天不是问我为什么一直往卫生间跑吗,现在我和你解释一下,这件事还要从十月一号开始说起,你知道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吧?”

    林雅点点头,目光投过来,静等他的解释,这些天她心里可好奇了,一直猜测吕天明在悄悄做什么。

    “知道就好说了,每年十月份,是英雄联盟世界赛举办的时间,来自世界各地的队伍要打一个月,才能角逐出冠军。”

    “有市场就有利益,有非常多的菠菜网站会在私下里开盘,每一场比赛都可以压注,就像是买球买马一样。”

    “我这个月就是一直在下注,我怕你以为我又开始粘上了赌,所以不敢让你看到,这才偷偷在卫生间下注,一整个月下来,我赚了一千多万,前几天突然爆了一个大冷,我压对了,之后才赚了一个亿。”

    “我只有一亿两千万,剩下的有八百万是张世宇发的红包,有五千万是金武城发的,他们跟着我压注,都赚了很多。”

    一番解释说完,看着林雅微微蹙起的黛眉,吕天明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不管怎么说,这事又跟赌边了,哪怕他最后赚得盆满钵满,都无法掩盖这个事实。

    而且林雅还不知道他有那种神奇的‘预感’,只以为他运气好。

    运气好了确实可以大赚,可若是赌输了呢?

    岂不是瞬间又回到从前?

    一想到这,林雅脸上的笑容就消失,长长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失望神色。

    哪怕吕天明每个月卖松子糕只能赚十多万块钱,她也觉得比这种拼人品的好,十赌九输,在他看来,只要粘上这个东西,出事是早晚的事情。

    或许是前段时间吕天明给她的印象太深刻,此时突然发现他的赌性又开始死灰复燃,林雅彻底沉默了下来,心中无力,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眼看着林雅脸色越来越僵,吕天明哪能猜不到她的想法,这段时间一直背着她下注,不就是担心如此吗。

    “老婆,你相信我,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件事我得跟你坦白,大概从九月份开始,我就感觉到,经常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预感,更神奇的,后来发生的事情和我的预感一模一样。”

    “就像我那次提醒你合同的问题,还有张世宇和青柚广告公司的事等等,很玄学,但我真的没说谎。”

    “也正因为这样,我验证过好多次,发现我的预感非常准确,所以我才会冒险,原因就是我预感又出现了,结果也证明,和我想的全都一致。”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赌,我也不喜欢,我像你保证,以后绝不沾,哪怕是彩票都不买,任何与赌有丁点关系的,我都远离,你信我,我真的没骗你,这两个月你也看在眼里,真不是又陷进去了。”

    吕天明有些着急,巴拉巴拉解释了起来。

    容不得他不重视,真要产生什么误会,那可就不值当了。

    听到吕天明这么一说,林雅这才冷静稍许。

    换一个人这么说可能会觉得是在糊弄,可林雅仔细想想,似乎吕天明说的都是真的,这段时间的奇特她也感受到了,心里也相信了大半。

    悠悠一叹,林雅感慨道:“其实我并不奢求什么太高档的生活,咱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过得舒坦就行了,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让我非常满足了,天明,你知道吗,我实在受够了以前那样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看着你转变过来,我很开心,但也很害怕,我怕你只是一时兴起,哪天兴头过了又变回以前那样,我不想再每天回家对着死气沉沉的家了,那不像生活,更像是坐牢。”

    “天明,咱们现在钱够多了,足够我们一辈子也花不完,咱们不要冒险了好吗,我不反对你做生意,但只求你稳扎稳打一点,别让我再那么忐忑了。”

    只有经历过从前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再重新变得美好,才会感觉到这样的生活有多么弥足珍贵,也更害怕会像做梦一样,一觉睡醒又回去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大概也就这么个道理。

    吕天明点头保证,拥着林雅发誓。

    “都听你的,以后我只做正经生意,再也不会冒险了。”

    虽然,对他来说,这捡钱的活儿不是冒险,但为了让老婆安心,他不介意放弃这种路子。

    赚钱的门路那么多,没了这一条,还有千千万万条。

    气氛有些沉闷,毕竟涉及了敏感话题,许久之后林雅才主动开口,她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氛围。

    “老公,买房的事你决定吧,我和悠悠都听你的,不过我们可以把爸妈接上,这是你个他们拉近关系的一个机会,你也知道妈那性子,很好面子,我们买房让她脸上有光了,她也就好说话得多。”

    吕天明眼前一亮,为老婆的机智点赞。

    岳母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确实如林雅所说,只要给她虚荣心满足了,她就不会太过于为难你,就是这么的简单直接。

    吕天明微微点头:“行,那待会儿你给爸妈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们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接他们,就说是我们年轻,对这些事不懂,请他们帮忙参考参考,把面子给足了。”

    林雅微微点头,给他的机智点了个赞,她很享受现在这种相处模式,两人没什么秘密,把话说开,也就不存在什么误会,共同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这才是一个家!